溫昇豪背使命感演《茶金》大時代戰俘 吞安眠藥助眠

薛仕凌、連俞涵、溫昇豪主演《茶金》。(盧禕祺攝)
溫昇豪帶著使命感演出《茶金》。(盧禕祺攝)

公視與客委會聯手推出客語時代生活句《茶金》,24日在台北大稻埕開拍,主要演員郭子乾、溫昇豪、連俞涵、薛仕凌、李杏、朱陸豪、洪都拉斯等人連袂出席開拍儀式。「客家一哥」溫昇豪因著使命感作祟,開拍前已研讀大量文史資料與紀錄片,壓力大到失眠10多日,必須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眠。連俞涵因同時練客語、日語和鋼琴而變憔悴瘦一圈,透露衣服尺寸已從S變成XS,還得到「學客語會變瘦」的結論。

溫昇豪說,失眠不是因為角色難度高,而是他背負著使命感十字架在身上,把自己搞得很累,「這是一種情懷!」他當初一拿到劇本,覺得很難得有這樣的題材,就開始自主做了很多功課,查看史料、紀錄片,又為劇本角色做了很多補強,「這是代表我們祖輩、50年代阿公那個年代的縮影,因為時代背景很大,覺得如果只是扁平演出,很容易被劇本輾壓過去,會對不起祖輩、先人過去數十年為我們奠定的基礎」,他希望透過自己更立體的演出,表現出在這塊土地生長的人都有頑強的生命力,讓大家看到祖輩原來是這樣胼手胝足走過來、看到這片土地的希望。

薛仕凌、連俞涵、溫昇豪、李杏、郭子乾主演《茶金》。(盧禕祺攝)

製作人湯昇榮爆料,飾演大時代戰俘的溫昇豪,一開始被嫌外型太帥、太白面書生 ,定裝多次、加上刻意曬黑、蓄鬍,才是後來呈現的滄桑大叔樣貌。溫昇豪也說,這角色就是要有滄桑感,就算在笑也是「世故的笑」,因為他是看盡人世的戰俘,不僅曾在戰場上死了很多同袍,家人又在台北大轟炸中全部被炸死,他是一個沒有根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活著的動力。他的出場戲原本要前往印度大吉嶺拍攝,卻因疫情無法出國,目前劇組還在考量如何取景。

該劇演員開拍前就積極投入各項訓練與見習,劇中因使用海陸腔客語、閩南語、上海話、華語、英語、日語等六種語言,成為演員們最大挑戰。郭子乾劇中飾演連俞涵的爸爸,是台灣最大茶業出口商「日光公司」董事長吉桑,精通多種語言。他因母親是客家人,從小耳濡海陸腔,略能聽懂幾分,但從來沒跟媽媽說過客家話,沒想到年過50才因為拍戲回頭去學說媽媽的母語,「我很開心,媽媽也很開心」。

連俞涵為準備演出《茶金》瘦一圈。(盧禕祺攝
李杏飾演京劇名伶。(盧禕祺攝)

連俞涵也為了紅頂女商人角色,做了許多事前訓練,不僅要上客語、日語課,還要上鋼琴課,讓她自嘲「覺得人生有點白活了,這部戲裡面會的東西都剛好是我不會的,我過去會的東西都用不上。」她笑說客語因為發音的位置和平常講中文不太一樣,會讓人壓力大到變瘦,直呼「這是客語減肥法」;而學鋼琴則讓她體會到能從曲中感受到音樂家的情感,鋼琴老師還說如果她戲拍完仍對鋼琴有興趣,願意提供她終身免費教學,眾人聽了直呼羨慕。

薛仕凌則顛覆螢幕形象,從庄內唯一的大學生演到精悍茶商。他笑稱自己這次「完全被客語綁架!」也跟連俞涵一樣,練客語練到變瘦了!祖籍江浙的李杏在《茶金》中首次挑戰上海話,飾演京劇名角,讓她大嘆「學習京劇唱戲登台,這真的好難好難!」前期花了兩週在YouTube上自學「貴妃醉酒」,直到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附設京劇團上完第一堂課,才真的深刻體會到「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為了練功,她更買了水袖及扇子在家苦練,郭子乾還好心提醒她:「農曆七月最好不要練習!」

郭子乾、連俞涵演父女。(盧禕祺攝)

《茶金》描繪臺三線的新竹北埔地方仕紳、人稱「吉桑」的張福吉(郭子乾飾),所經營的「日光公司」紅茶出口占臺灣總量的三分之一,日光八座茶廠養活了北埔七成的茶農。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後,接受美援,臺灣茶金時代進入另一個轉折,吉桑的獨女張薏心(連俞涵飾)要如何一肩扛起龐大的家族事業,在一個沒有「女商人」的時代,該如何在各方角力的「茶葉戰爭」中,帶領日光茶廠走向世界呢?《茶金》全劇共十二集,預計2021年於公視及客家電視台播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