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書院原團隊撤出 山長林谷芳期許禪空間為文化座標

台北書院山長林谷芳認為以虛作實為台灣最具優勢的文化能量。(郭吉銓攝)

座落於台北中山堂這座國定古蹟內,由林谷芳擘畫並擔任山長,並由中華道與藝學會管理營運的台北書院迄今已9年,該學會將於近日撤出台北書院的營運,其在中山堂內所經營之望月茶坊,也將於8月31日結束。

對於台北書院的設立及其9年來所發揮的作用,作為山長的林谷芳指出,台北書院的設立應是「隱性台灣」的具體典範,既是古典文化的傳承,亦是台灣在面對大陸時得以引領思想與風潮,展現出文化高度的座標。「台灣近年一些具優勢的文化符號正在失去」林谷芳提出兩個座標,則是放眼台灣在中華文化圈中仍能一枝獨秀的文化標杆。

「一是儒道釋三家均衡、三家匯通的活體傳承;二是傳統智慧的當代對應。」長年遊走兩岸的林谷芳觀察,大陸近年雖力推文化復興,但仍未能在短期內具足「生命性與生活性」的典範,且只言儒少言道、釋,仍未似台灣能夠在台北書院等文化場域,展現出三家均衡的大家之姿。

一開始便定義台北書院為禪空間,因此空間使用也實踐了古典文化「無用大用」的精神,「外在空間的空讓內在空間也有餘裕」林谷芳指出,因為台北書院刻意經營的無用大用,「即使坐滿都賠錢!」雖自覺對經營團隊「極度虧欠」,但這樣的「無用」卻適足以表現台灣的文化質地與高度,使得台北書院成為近年來日本、大陸菁英訪客心目中的台北文化地標,疫情爆發前,每季的茶會都有外來訪客專程搭機來台聆賞。

「文化必須以虛作實」林谷芳強調,大陸近年文化場域動輒投入「實」的作為,包括大空間、大規模的設備、裝置,但仍缺乏台灣這種溫潤能沉澱,展現生命安頓價值依歸的情境,這也正是林谷芳認為台灣文化仍具優勢的「虛」。「過去我說台北是十步之內,必有芳草,陋巷之中,就有春天」林谷芳認為未來不論主事者與團隊如何更迭,台北書院的存在,就要讓人能看見台灣的雖小猶大,並成為台灣人認知外部觀點的窗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