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人間誌異-楔子

示意圖。(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提供)

〈銅錢罩〉:芙蘿

民初撿骨師之孫張睿光兒時奇遇一對母子殭屍,造成家族危機,再加上盜賊侵擾,生死一瞬全繫於銅錢罩……

〈笑〉:龍雲

一個天生愛笑的男人何榮德和一個冷若冰霜的女人高靜恩,詭異的笑與不笑,驚悚情人藏在口罩之下……

〈口罩〉:不帶劍

高中生莊齊偉在父親的高度期望下日復一日,近日發現有戴口罩怪人跟蹤,再加上考試失敗崩潰,恍惚中醒來已在高樓之上……

〈伊達〉:路邊攤

罹患「面部辨識能力缺乏症」的思萱,眼中全是戴口罩的人,卻驚見一名完整五官、臉上沒口罩的女人,隨後倒地不起,被割開的喉嚨頓時噴出鮮血……

〈醒神〉:星子

「耳朵裡的聲音」指示殺人魔阿狼,犯下一件又一件的殘暴懸案,穿腦魔音蠱惑人心,而被追殺數年之久的鍾小晴,只能戴上母親家族祖傳香包卡通口罩套躲避,尋找盟友與對抗之法,一場人鬼魔的大戰即將展開……

【精彩書摘】

無星無月的夜裡,削瘦老人揹著破舊背包,提著油燈和一袋東西,踏進了這不知荒廢多少年的老廟裡。

老人雙腳搖搖晃晃,嘴唇乾裂發白,虛弱喘著氣,走過滿佈塵土、草木叢生的小廟正殿,轉入後房,推開一扇小門,一步步走下地窖。

他在漆黑地窖裡推開第二扇小門,走進一條陰暗坑道,一路走至盡頭,在一座老木櫃前噗通跪下,喘了好半晌氣,揭開櫃門,從中捧出一只漆黑陶罈,揭開罈蓋。

「孩子,辛苦你啦……」

奇異的說話聲從陶罈響出。

「……」老人沒有應答,繼續喘著氣,從隨身提袋裡,摸出一大塊用油紙包裹妥當的東西,他揭開一層層油紙,裡頭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一條手臂和一顆心臟。

「哇。好香哪—」那奇異說話聲聽來開心期待。「你真有心,我有你這徒弟,真是福氣。」

「……」老人依舊沒有應答,又取出一只小瓶,揭開,往罈裡傾下一注殷紅鮮血。

「好香、好香哪—」聲音陶醉呻吟起來。

老人提著油燈瞧著罈裡,只見那鮮血淋在罈中古怪黑灰上,不但沒有沾濕一點灰,反而像是流入異次元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棒、真棒,不夠、不夠呀!」聲音催促起來。「單單喝血喝不飽,我還

要肉,給我人肉哪!」

「……」老人不言不語,從背包中掏出利刃,捧起心,削片,扔入陶罈。

「哦,是人心,人心好吃,百吃不膩。」聲音開心呢喃。

一片片削成薄片的心,落入陶罈黑灰上,像是踩進了流沙的牲畜般,漸漸陷沒,消失無蹤。

小小的陶罈黑灰裡頭彷彿無窮無盡,老人花了很長時間,削完了心開始削人手,削完了人手開始削人頭,削完人頭臉上皮肉,還拿出利斧劈開頭顱,用湯匙舀出腦漿,一杓一杓餵入罈中。

「呼—真是過癮,太美味了。」聲音嚐盡了老人帶回的珍饈美味,心滿意足地呼著氣,對老人說:「怎麼了?你不舒服?還是不開心?怎麼都不說話?」「……」老人默默將殘骨用油紙包妥,蓋上罈蓋,將陶罈放回櫃子,聽聲音追問他身體情況,終於開了口。「我只是……有點累了……」

「辛苦你啦,去睡一下吧,自己找點東西吃。」聲音這麼說。「晚點要施咒啦,吃飽點。」

「是……」老人搖搖晃晃走出坑道、走出地窖,在破廟門後一張躺椅躺下,望著廟門外頭遠方漸漸發白的天空。

他望了好長好長的時間,都沒有闔眼,甚至沒有眨眼。

「我到底……」老人用極低的聲音呢喃著。「在做些什麼呢?」

老人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看著廟外天空,從清晨到正午再到黃昏,從晴朗到大雨再到彩虹。

直到地窖隱約傳來呼喊聲,老人終於下了躺椅。

蹣跚地走回地窖。

「徒弟,徒弟呀,你上哪兒去啦?時候差不多啦,要施大法啦—」坑道裡傳出那奇異聲音。

「……」老人也不應答,緩緩在地窖一角佈置出一塊小法壇。

「徒弟,你身上怎這麼臭?你尿褲子啦?你病得這麼厲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連脫褲子撒尿的力氣都沒了?」聲音拉高分貝問。「師父……」老人喃喃回答:「我累了……」

「好,師父知道你病得重,辛苦你啦—」聲音用哄小孩的語氣說:「等你

施完法,你身體裡的魂會得到幾十年道行,到時候你不病不痛,又能像以前一樣,成天替師父跑腿幹活啦!嘿嘿!」

「……」老人默默無言,褪去上衣,鋪在小法壇前墊著,緩緩跪下,拿起一

柄尖刃,在自己胸腹上刻畫出一枚枚血字。

他沒喊一聲疼、每一筆每一劃都維持著相同的節奏,在整片左胸上刻出一道奇異符籙,那道符甚至延伸至他胳臂,他循著上臂一路劃至前臂,鮮血浸濕了他整條褲子。

「等等—」那聲音陡然自坑道中吼出。「蠢蛋!你寫錯字啦!你怎麼這麼笨、這麼不小心?你寫的這道符不是強魂法,是驅魂法!你會魂飛魄散呀—」

老人充耳未聞,繼續一刀一刀一刀,刻滿了整條前臂。

「喂!你聾了?你沒聽見我跟你說話?你寫錯符啦!」

「師父……」老人刀刃停在左手腕上,喃喃地說:「我很累了……」

「喂!蠢蛋,你做什麼?你、難道你……」

老人刀刃劃開了左腕動脈,鮮血嘩啦啦灑下—這刀,是陶罈教給老人那強魂法的最後一筆。但陶罈卻說老人寫錯符了。

老人似乎不覺得自己寫錯符,只說自己累了。

坑道裡,傳出一聲又一聲呼喊,時而威嚇怒吼、時而溫情喊話。

老人一動不動跪著,漸漸垂下了頭。

(本文摘自《口罩:人間誌異》/奇幻基地出版)

【作者簡介】

星子,19790819。

小時候幻想當太空人,年少時夢想當漫畫家,最後變成了小說家。

出到至今著有《太歲》、《乩身》、《陰間》等數十部長短篇故事。

歡迎光臨:星子的故事書房

不帶劍

1987年出生於彰化鹿港。法律專業,創作是難得的幸運。

每天寫著重量不一的字,試圖記憶人生的深淺。

創作領域多元,曾獲法律文學創作獎首獎,出版十餘本小說,但最得意的還是成為人夫與人父。

驚悚短篇《恐懼罐頭》系列,陸續改編成影視作品上映。

路邊攤

當過職業軍人,熱愛日本怪談及怪奇小說,二○○六開始創作恐怖短篇小說,擅長將怪談及都市傳說融入筆下,並以明快的節奏及電影般的敘事手法將讀者帶入驚恐的世界。自台灣論壇起家,被譽為網路靈異界長青樹,口碑歷久不墜。著有《深夜的路邊攤》《死亡樹海》《黑色手機》《鬼屋食堂》《見鬼社》等書。FB粉絲專頁,請搜尋【鬼話連篇路邊攤】。

龍雲

大家好,我是龍雲,從小就非常喜歡有劇情的東西,舉凡電影、小說、電動,都是我的最愛。而在這些興趣之中,又特別喜歡恐怖、懸疑這類型的題材。在看完貴志祐介一系列的小說之後深受感動,因此也開始跟著創作起來。希望自己的小說可以帶給讀者一場刺激、有趣的旅程。

芙蘿Flo

科技業出身的學習狂,喜愛研究歷史、重案、鑑識和法醫學。

想法總是天馬行空,熱愛創作玄幻冒險、懸疑驚悚和靈異志怪故事,

致力打破玄幻與科幻的界線。希望能一直與讀者分享戰慄和歡樂!

歡迎關注:芙蘿 午夜說書人

更多精彩內容
親身見證相當罕見的「扶鑾問事」
吐丹驚鬼神─姜老師
中元節的狂歡基因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