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俊化說書人 隔離情阿姆斯壯也懂

奧地利籍藝術家楊俊(左)與日本藝術家松根充和(右)的共同作品《過往即他鄉》,以日本紙戲劇「紙芝居」形式,拿著一張張歷史照片,宛如說書人,從個人生命經驗出發,娓娓道來阿姆斯壯登月等大事紀。(台北藝術節提供)

隔離生活下的煩悶、憂愁,不只因疫情煩惱的人們理解,連1969年達成登月壯舉的太空人阿姆斯壯也懂。奧地利籍藝術家楊俊表示,大眾熟知阿姆斯壯一行人登月後廣受民眾愛戴,但卻不知道每幅氣氛歡騰的歷史畫面,其實都是他們歷經近1個月的隔離生活才有的光景,對比現今世界,也格外有意思。

2018年,楊俊與在奧地利相識已久的日本藝術家松根充和,在韓國光州雙年展演出共同作品《過往即他鄉》,以日本紙戲劇「紙芝居」形式,拿著一張張歷史照片,宛如說書人,從個人生命經驗出發,娓娓道來阿姆斯壯登月、日本鎖國歷史、南北韓領導人高峰會等大事紀。

藉由回望歷史,兩人探討了友誼、衝突、區域等議題。隨《過往即他鄉》將在台北藝術節演出,楊俊發現,這齣2018年的作品對照當今世界,竟有不少意外巧合之處,「像是日本鎖國歷史,我們很難想像一個國家曾經有限制人民出境、入境的規定,違反了還會受到懲罰,與現在各國限制出入境的狀態非常相似。阿姆斯壯曾受隔離也非常有趣。」

楊俊表示,當時科學界未能預測月球上是否會有未知的病毒,為避免將病毒帶到地球,便祭出了嚴格的隔離手段,讓阿姆斯壯等3位太空人在隔離艙待了近1個月,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還曾站在隔離艙的透明窗前,打電話向3人問好。

楊俊表示,隔離狀態下,讓人更能體會到人與人之間聯繫的意義,即使數位科技越來越發達,但什麼才是真實存在於身邊的人事物,更需細細思索,疫情帶來的空白時光更是適合重新檢視自我。

本為兩人共同演出作品的《過往即他鄉》,此回因松根充和無法來台,反而更激發兩人的創作靈感,衍生出下半場姐妹作《親愛的朋友》,兩人各自寫了4封信給對方,楊俊則會在台上朗誦自己的信件,依靠網路與松根充和隔空同台演出。楊俊表示,《過往即他鄉》呼應了隔離狀態,《親愛的朋友》則是重新描繪今年疫情下的生活。

楊俊長年於奧地利、日本、台灣、大陸間來往居住,4歲隨家人搬到維也納的他,過往創作多為影像、裝置、公共空間計畫等視覺藝術作品,他也曾獲奧地利奧托默爾藝術獎。漂流、四海為家的狀態使他格外關注歷史下的議題,他認為,藝術作品具有反映社會的意義。

《過往即他鄉》將在9月1日及9月2日於中山堂演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