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之女 陸仲雁自幼習於禮上往來

長期在台推動國際文化外交的陸仲雁(右),今年獲頒法國文化部「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陸仲雁提供)
陸仲雁(二排左1)受勳所穿的旗袍,修改於她於巴拉圭國際學校高中畢業時,母親為她的畢業典禮親手設計的禮服。(陸仲雁提供)

穿著一身銀白色旗袍出席授勳儀式,這身旗袍對她別具意義,是陸仲雁於巴拉圭國際學校高中畢業時,母親為她的畢業典禮親手設計的,前襟還繡有一團同色祥雲暗花。懂得看場合穿衣,從穿著中展現自我文化,是身為外交官之女的她,從小在國外生活的美學養成之一。

父親陸斌軍旅出身,自學考上外交特考,陸仲雁在7歲時就隨著父親外派,而全家搬遷到非洲喀麥隆,「我至今記得飛機要降落在非洲大陸時,眺望出去第一眼所見,是一大片綠油油的森林」,她和雙胞胎妹妹也就此接受文化衝擊,「第一次看到黑人,兩姐妹雙雙大哭到精疲力盡睡著」;進入當地小學就讀,陸仲雁猶記得同學們喜歡拔她的頭髮當書籤,驚訝世界上竟有這麼直的頭髮!

為了融入當地學校生活,陸仲雁每日要接受嚴格的校外家教修習法文,此外,仍不能落下國字的學習。母親特別請外公從台灣寄國民小學的國語課本及習作、每日放學返家後,抄寫完才能玩耍。1969年,喀麥隆宣布與我國斷絕外交關係時,大使館及外派人員的居所皆被武裝的士兵駐守,當時因禁足而家中斷糧,陸仲雁雖是個小女孩,帶著笑容成功與看守在家門外的士兵交涉,放行到對街的麵包店,買到長棍麵包。

從喀麥隆、海地、巴拉圭到智利,陸仲雁一路念當地的學校,而非如有些外交官子女,就讀美國學校。憶起10歲時在海地,為了小學入學考試,必須先K厚厚一本海地歷史,使孩時的陸仲雁深刻意識到一個國家對自我歷史的尊重,是別具深意的;此外,海地聖路易小學的「國際日」,會讓每位外籍孩子穿上傳統服飾,讓陸仲雁深刻體會展現自我文化的重要;15歲時到巴拉圭,從頭開始學西班牙文,老師在課堂授課沒有課本,全靠上課時抄筆記,為了跟上進度,每次向同學借筆記本回家抄,母親會準備些小香包、小宮燈作為謝禮,讓陸仲雁也習於禮上往來。

自幼的外交官家庭薰陶,讓陸仲雁在進入台北故宮後,除了對語文持續精進、追求最適切的用字遣詞,也一直抱持著對自己文化專注認知,了解國際友人在地文化的理念,與國際大館維持友好關係,推動文化外交。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