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張愛玲取經 從紅玫瑰、白玫瑰看婚姻

舞蹈空間舞團取材自張愛玲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的舞作《紅與白》,以紅玫瑰與白玫瑰,隱喻婚姻關係裡的相處,讓人學習發掘不同面向的自我。(舞蹈空間舞團提供)

「娶了紅玫瑰,久了就變牆上的蚊子血;娶了白玫瑰,最後成為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今年適逢作家張愛玲百年冥誕,舞蹈空間舞團取材自張愛玲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的舞作《紅與白》,將翻新再重演,藝術總監平珩表示,「舞蹈以紅玫瑰、白玫瑰,隱喻婚姻裡的相處模式,每個人都是狂野的紅玫瑰,也是內斂壓抑的白玫瑰。」

 平珩表示,婚姻是一支很難跳的雙人舞,「最難之處,在於兩人既要在一起,卻又要讓對方保持獨立個體。」平珩說,她與夫婿在一起26年才結婚,婚姻之道是不束縛對方,「讓對方有真正的自由,像是在外頭和朋友用餐聊天,回家時間晚了,也不用特地打電話跟對方說,回來晚了,一定是有事,這是我們的雙方默契。」

 《紅與白》是編舞家鄭伊雯2014年作品,她表示,當時未婚的她,像是一朵艷麗的玫瑰,嚮往自由,如今步入婚姻,卻發現自己也有白玫瑰軟弱的一面,「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就是這個社會真實的寫照,我在婚前覺得自己是紅玫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婚後發現自己有白玫瑰的一面,會依賴先生和家人,讓我不禁困惑,自己究竟是誰呢?」

 鄭伊雯表示,婚前她解讀紅玫瑰,應當是像影星鍾楚紅,那樣艷麗、勇敢、外放的形象,白玫瑰則是清純白淨,「但婚後我認為,紅玫瑰雖然冶豔,但卻也有她細膩的一面,而白玫瑰雖然溫婉,但是她內在也有高張的情感和慾望。」

 因此,6年後翻新再重演,《紅與白》裡,原本坐在馬桶上顧影自憐的白玫瑰,變成坐在椅子上,和三名陌生男子舞動的白玫瑰。劇中原本一段白玫瑰、紅玫瑰與男主角振保的三人舞,新增了一名黑衣人,鄭伊雯表示,這個黑衣人象徵關係裡的外力,「兩個人在一起,並不是只要面對彼此就好,會有很多外力和他者,以不同的方式影響這段關係。」

 特別的是,鄭伊雯在舞作裡新增舞者大談自己的感情觀,「他們在舞台上會說出尋找心中理想對象的對白,最後舞者們扒光身上的紅白黑服裝,再重新搭配衣服,在舞台上穿回來,做自己最喜歡的樣子。」演出將於9月18日至20日登場。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