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新油案更審結辯 多人哽咽落淚 旁聽社福團體:頂新被起訴很牽強

台中高分院外觀(圖/本報資料照片)

頂新越南大幸福油案,台中高分院更一審今天辯護終結,檢方論告主張發回部分應判被告有罪,各辯護律師一一舉證說明四名被告是真實無辜,律師與被告們細數6年司法冤屈,數度出現台上哽咽、台下拭淚場面,到場聲援魏應充的社福團體說:「兩天聽下來,發現政府起訴頂新的理由很牽強。」

頂新製油2013年到2014年間依台灣及越南兩國法規,陸續合法進口多批越南大幸福公司豬脂原料油回台製成食用油,不料當年越南工商部出具函文稱「大幸福公司沒有食品安全條件合格生產廠商證書」,導致頂新成偵辦及起訴對象。

檢方當年主張頂新進口油品不具備人體食用品質,一審法官認為檢方各項指控無具體事證,判決全案被告無罪。二審改判頂新製油前負責人魏應充等人8到15年不等,三審部分判決定讞,多數發回更審,台中高分院昨起展開犯罪事實答辯、結辯等審理程序,不少社福團體成員特別到場替魏應充打氣。

律師們主張,全案有十多項可證明被告無罪的新證據在二審後出現,包含可推翻判決基礎的越南農業廳等函文,可以證明大幸福是合法食用油出口商,且依照越南法規不需該證書,但這些證據未被納入最高法院審理,當初證詞被檢方曲解的大幸福負責人呂氏幸現在也已願意出面作證,希望合議庭重新調查並審理全案。檢方主張已判決確定的部分無討論意義,更審部分仍為有罪主張。

原在大陸擔任專業經理人、在大統長基混油案發生後,臨危受命回台灣擔任頂新製油總經理的被告陳茂嘉,在結辯時對於這6年的遭遇相當感傷,他哽咽說,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讓法官相信他的清白,如果在古代,或許可把心剖開給法官看,「但父母年邁,如果法官可以等…在我父母百年後,可以把心剖給法官看。」

陳茂嘉的辯護律師楊玉珍也哽咽說,這幾年看著陳茂嘉明明是清白的、自己身為法律人卻無力幫他找回清白,到後來陳被部分判決定讞入獄,她根本不敢去看陳茂嘉,因為不知道怎麼面對一個清白的人在她眼前坐牢。陳的律師賴柏翰則說,他還有十幾年以上的法律路要走,希望法官們能公正審判,給他這樣的年輕法律人信心,知道我國的司法是可以還給無辜的人公道。

魏應充的辯護律師余明賢說,2014年10月16日凌晨他陪魏應充到地檢署應訊,當天他很緊張,但魏卻淡定說我們就照實說就好了,隨後魏開始閉目養神,快到地檢署時打開隨身包包,他以為魏要拿出紙筆來討論案情,沒想到魏是拿出一個包子問他餓不餓。魏應充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但媒體卻將他塑造為萬惡不赦的人,他對於本案被告明明無罪、司法正義卻無法獲伸張感到徬徨,魏應充始終以信心、毅力及勇氣追求清白。

魏應充說,清白是第二個生命,他常跟團隊說「沒有悲觀的權利」,去年智財法院守住法律尊嚴,在大統長基混油案還給頂新清白,現在越南油案已找到許多新證據、讓被告看到曙光,希望合議庭可以還本案所有被告清白。

連兩日從南投到場旁聽的龍眼林福利協會總幹事廖振昌說,魏董熱心公益,默默捐助中寮災區十幾年,怎麼可能賣問題油?兩天聽下來,發現頂新當初被起訴的理由很牽強。合議庭今天傍晚6時許辯護終結,審判長宣布11月26日宣判。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