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衛女藝術家鄭瓊娟 曲折創作路成就堅韌筆觸

鄭瓊娟的自畫像有著自我的剖析與期許。(紅野畫廊提供)

「妳是兒子就好了!」50年代的前衛女子,藝術家鄭瓊娟對於幼時母親的一席話印象深刻,卻也印證了她身為女子的創作路格外坎坷,即便如此,她卻以感恩上天的心情,開創出屬於自己的獨特畫風與哲思。

鄭瓊娟是台灣早期美術發展中,少數的優秀女性畫家之一,於1952年考入師大美術系,師事朱德群、廖繼春、溥心畬等名師,當時的她水墨、書法、篆刻、油畫皆為第一名,溥心畬就曾寫過一幅書法作法送給這位他十分欣賞的聰穎學生,成為日後鄭瓊娟旅居日本時被當地知識份子格外看重的助力之一。

鄭瓊娟曾是「五月畫會」創始會員,正想全心開展創作的大好年華,卻因結婚而遠赴日本,旅居東京長達30年,並且受夫家相夫教子操持家務的傳統束縛,曾十斷創作10年,無法創作的她抑鬱孤寂,仍為了維持繪畫的手感,即使不能觸碰到油彩畫布,她仍持續以炭筆練習人物肖像畫。

近日在紅野畫廊展出的《燁燁 – 鄭瓊娟創作歷程展》呈現她62年來的創作歷程,其中一幅完成於1970年的《郊外風景》是她少數的具像油畫,可以看出她在創作受阻的階段,實未曾放棄過創作,而從用色或筆觸亦可見她不似多數女性藝術家所表達的柔軟細緻,卻有更多的豪爽果決。

鄭瓊娟也不斷地從植物花草的生存意志汲取生活和創作靈感,她觀察家中花園的藤蔓,和自己的處世相彷,碰壁時便轉彎,以向上的意志在找路,因此她的畫作中也多見曲線或漩渦般的筆觸,彷彿氣流般在畫布中流動,她曾表示自己偏愛暖色系如紅色、金色、黃色,透過畫面則暖色中夾雜冷色,在冷色中也帶著暖色,以趨近和諧的調性呈現內在情緒。回台後持續創作的鄭瓊娟,近年的新作則更見熱情與氣勢,發展屬於自己的視覺秩序。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