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舞家胡鑑口述影像 讓舞蹈聽得見

編舞家胡鑑作品帶領啟明學校學子,體驗口述影像,學子們除了戴上設有聲音裝置的眼鏡,聽口述描述舞作內容,也坐在舞台上,近距離感受舞作《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舞台,以及舞者舞動時的動態。(黃翊工作室+提供)

 近來因疫情緣故,興起Podcast風潮,反映了純粹的聲音表演,能帶給現代人更多想像空間。黃翊工作室共同創辦人、舞者胡鑑,近期為作品《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編創口述影像,讓視障人士以及其他觀眾,多了一種欣賞表演的選擇,可透過耳機裡的描述,聽見一部舞作的內容。

 胡鑑表示,他為舞作編寫的口述影像文稿,多了一些舞蹈演出沒有的詮釋觀點,「這部舞作從情侶的接吻,談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彼此牽制對方,舞蹈看起來很甜蜜,但在口述影像裡的內容,卻多了一種孤獨感的視角,聽起來就像是一個人,幻想著另外一個人,陪伴著自己。」

 

 胡鑑出生於1984年,畢業於北藝大舞蹈系。《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裡的雙人舞,舞者必須在一張地毯大小的空間裡活動,緊緊相依,其中包括長時間的接吻。

 胡鑑表示,編寫口述影像的文稿,要讓聽者像是打開一本立體的有聲書,他採取加入大量形容詞,描述觸覺、形狀,期望激發觀眾的想像力,「像是舞者的扭轉動作,我會以『兩個人變成像是毛巾一樣轉在一起』,接吻的動作,我的形容是『親吻親到像是兩隻接吻的小魚』,試著以具象的方式,描述口述影像。」

 過去為舞作《黃翊與庫卡》、《長路》編寫口述影像文稿的黃翊表示,團隊一直思考如何讓口述影像的品質更好,近期則開始使用具有聲音裝置的特殊眼鏡,讓觀眾體驗,「如果耳朵不被任何東西擋住,可以聽見口述影像的內容,又能聽到舞台現場演出的聲音,進而感受到現場空間,這是我們期待可以做到的事。」

 29日在新北市藝文中心參與體驗的啟明學校學子表示,過去使用導覽機,耳機大多會塞住一邊耳朵,「但戴了有聲音裝置的特殊眼鏡,再傳到耳朵,聽了很滿意。」也有學子表示,一部作品的時間往往很長,「長時間配戴耳機並不舒適,現在聲音從特殊眼鏡傳到耳朵,讓聲音變立體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