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不再是禁忌之愛 厭世姬畫出自由的新聲

新世代創作者厭世姬成長於多元包容的台北,塑造出她直來直往的個性,奠定她受歡迎的主因。(攝影/蔡耀徵)

簡單的黑色線條勾勒出動物形體,在雞、貓、豬、兔子的可愛外表下,臉上卻都掛著一雙死魚眼,配上一句嘲諷職場、生活的內心話,直言的厭世風格,精準地講進大家的心坎裡,療癒了一眾無奈的年輕世代,這些創作全出自圖文作家厭世姬。出生於網路世代的她,在多元開放的社會氛圍中,以創作跨越禁忌界線,追求自由發聲的出口。

厭世姬以中性的動物作為插畫主角,跳脫男、女二分的角色刻板印象。(圖/厭世姬)

直來直往的圖文創作風格

在公開場合總是戴著面具示人的厭世姬, 摘下面具,露出一雙大眼睛和白皙臉龐,看來就是一位時髦的都會女子。30 世代的她, 因網路媒介而成名,2016 年在臉書開設粉絲團「厭世動物園」,靠著獨特的黑色幽默吸粉超過20 萬人,成為新一代的厭世天后。

2019 年5 月24 日,台灣同婚專法施行的第一天,厭世姬與同志伴侶劇作家簡莉穎, 成為台灣第一批登記結婚的同志之一。她在過去還未公開出櫃時,就曾以自己的圖文創作聲援婚姻平權運動,其中,讓她一戰成名的作品,便是一群比著中指的厭世動物們站在彩虹旗前,配上一句嗆辣的「別人結婚, 干你屁事」,直白表述引發熱烈回響,吸引超過2 萬人次按讚。

今年同婚一週年時,厭世姬又以圖文回應一則同志常見的FAQ。總有人問她:「你是不是因為被男生傷害才變成女同志?」只見代表她的主角「阿雞」不疾不徐回答:「你是不是因為被男生傷害才變成異性戀?」又是一句坦率的直球對決。

「我畫的都是生活中想抱怨的事,同志議題只是其中之一。」厭世姬直率地說。網路起家的她觀察,網路插畫是新的創作方式, 所受的限制相對較少,現在許多創作者都很勇於表達,就像她可以大剌剌畫出中指,因此相較於過去的同志作品,「最大的差異還是在於那個禁忌感。」

左:表情厭世的「阿雞」公仔別上象徵平權的彩虹徽章,以創作力發揮倡議的目的。右:厭世姬(左)於2019年與伴侶簡莉穎完婚,並在粉絲團上曬出唯美婚紗照,吸引許多網友按讚、表達支持。(圖/好好結婚事務所)

同志愛情蛻變為浪漫文學

封閉年代的同志作品,總有一種挑戰權威、衝撞體制的意味,「以前看同志愛情作品,總會冠上一種『禁忌之愛』的感覺。」她還記得國中第一次看曹麗娟的《童女之舞》,這本書對許多女同志來說是啟蒙之作,裡頭的同性之愛,在社會壓力下面臨的掙扎、阻礙,也同樣衝擊了她。但隨著時代演進,社會觀念越趨開放,同志作品也越來越多元,「現在兩個男生或女生談戀愛,已經被視為一種浪漫的愛情文學形式,不會再被視為禁忌,或是不能被人家知道的事。」

但在大鳴大放的網路時代中,厭世姬反而對於性別呈現更加注意,「尤其現在網路上很多快速創作的東西,常常都會帶有性別偏見。」最常見的例子就是取笑女生開車技術很差,或是一些網路短影片,常以「女朋友的幾個反應」為題,「我就很不喜歡,為什麼只有女生生氣會這樣?這類創作會加強性別刻板印象。」這也是為什麼她選擇以中性的動物作為創作的主角,「假設有個角色很討厭,我在畫的時候就會想像這個人的模樣?是男的、女的?用動物創作就沒有這些困擾。」

在多元開放的氛圍中成長

厭世姬在台北出生、長大,這裡多元開放、友善同志的氛圍,讓她能毫不避諱用作品幫同志發聲,也成為滋養她的能量,讓她一直活得舒服自在。她觀察,台北友善同志的地點很多,咖啡廳紛紛掛上彩虹旗,西門紅樓也有一整排同志酒吧,相較於其他城市可能需要特別創造這樣的友善空間,在台北的同志很容易就能找到歸屬感,「從小就常在台北看到很多同志情侶,你可以感受到這個城市的人們,對同志是比較接受的。」

配合10 月的台灣同志遊行,厭世姬與台北市觀光傳播局合作打造彩虹地景公仔「雞本人權」,屆時在台北市政府前的市民廣場上,就能看到公仔「阿雞」拿著彩虹旗,出現在象徵幸福之路的彩虹地景上。在北市府前畫上彩虹,完全體現了台北繽紛多元的城市形象,「我很樂見北市府願意將一個同志的創作放在政府機關外的開放場域。」

前輩作品解答人生疑惑

另一方面,台北圖書資源豐富,同志創作觸手可及,因此學生時代的厭世姬常在圖書館翻看前輩作品,幫助她解答人生疑惑。

厭世姬的另一半簡莉穎是她交往的第一個同性伴侶,而她第一次察覺自己喜歡女生是在國中時,念女校的她,偷偷暗戀班上一位可愛的女同學。當時年紀還小,厭世姬並不了解愛是什麼,「以前的大眾作品都以異性戀為主,小時候看公主、王子的故事,就會覺得如果自己是公主,也會跟王子在一起, _你會有這樣既定的觀念。」

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後,疑惑蜂擁而至:為什麼有些女生會像男生?我對女生的喜歡, _是朋友的喜歡,還是戀人的喜歡?相愛的男生和女生最後會結婚,那女生喜歡女生最後會走向哪裡?甚至她也曾自我懷疑,是不是喜歡男生才是對的?「我對多元的性取向認知不多,所以才想探索。」

她還記得以前看過張娟芬的《愛的自由式》,講述女同志的心路歷程,「說實話, _那時書裡寫了什麼,現在也不記得了,但看完後會覺得比較安心,體認到自己不是奇怪的人。」曾經,這些藝術作品指引了厭世姬人生方向;現在,她也用自己的畫筆,畫出屬於當代的聲音,給予這一輩同志朋友更多勇氣。

在台灣同志遊行隊伍中,常能看到厭世動物園與其他單位合作製作的旗子,或是粉絲自行印製的標語。(圖/厭世姬)

(本文摘自《台北畫刊10月號633期》)

更多精彩內容
我們的北投溫泉記憶—作家林文義x作家郝譽翔
走過晦暗時光-王小棣聚焦多元性別的映像
連結青春的夜市小吃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