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規範在政治、經濟上的意義─如果太過於「色情」 繼承財產時將發生問題

性規範在政治、經濟上的意義─如果太過於「色情」 繼承財產時將發生問題(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過去要求婦女貞潔,是為了要鞏固財產繼承制度?

◎古典畫中的裸女都沒有體毛?

◎為什麼非得將青少年與色情隔離不可?

◎印刷普及傳遞知識,卻也與性規範息息相關……

◎抵制色情曾是女性爭取性別平等的籌碼?

「猥褻」一開始根本沒有色情的意思,而「下流」原本是指平民階層的生活型態?對性的限制,最初不是道德問題,而是經濟問題。貴族階級為了確保財產繼承,必須限制性行為以便掌控子嗣繁衍人數,因此色情的規範,其實與封建階級相輔相成。作者白田秀彰以專業法學素養,回溯人類數千年文明中宗教教義與婚姻制度的演變,列舉歐美司法史上重要案例,深度分析性表現規範鬆綁,以及意識形態互相角力的過程。包括基督教教會如何逐步奠定「性即罪」觀念、讓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名著成為禁書的「席克林案」,到開啟性表現與言論自由拉鋸戰的「羅斯案」等等。讀者將從中理解,原來性規範與文明的進展互為表裡,而道德或悖德,從來都是話語權的問題。

這是一本為色情平反的書,從歷史與文化的面向提出了發人深省的質疑。當西方社會對色情的負面觀感隨帝國主義的擴張,深植全世界,同時透過制度化,以支配秩序之名行壓制之實,白田秀彰呼籲,真正危險的不是性,而是對他人自由的侵害。面對道德與法律上的性規範時,我們都應該思考背後的理由,絕不能視之為理所當然。

【精彩書摘】

 由貴族、富裕的市民組成的上層階級,因為其擁有的政治支配權力,自然就會想將自己的生活規範定義為「理想規範」。當上層階級接受了將「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奉為基本教義的基督教後,不僅是原本的宗教教義中被加入了各種不存在於原始典籍的內容,還逐漸成為對上層階級來說帶有「理想規範」的宗教 。 例如:壯麗的建築、豪華的禮教與純潔的思想……都是在基督教的轉變過程中加入的要素 。 但這些要素所顯示出的「理想規範」,打從一開始就是平民或貧民難以實行的,也正因為如此,它們有著作為區別階級的「指標」功能。

  而上層階級之所以能形成,且不斷延續(再生產)的原因,就在於他們的小孩可以繼承長輩的龐大財產。此處講到的財產,不僅僅是指土地、房屋等具體的物體,其他像是社會地位、技能與信用等無形資產也都包含在其中。那麼,對於上層階級來說,所謂的「理想規範」究竟有什麼功能?想當然耳,就是能夠保證他們社會地位的財產能夠安穩傳承、維持以及發展的功能。換句話說,他們的規範是先以政治與經濟的必要性為重,接著才是從背後構築、支撐這些財產的道德。

  於是,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在直到確定財產繼承人為止,都會被要求在性生活上要有所限制。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如果能夠繼承財產的子孫人數太多,就可能造成財產分散,或是帶來繼承紛爭。特別是女性在結婚生子前的純潔,更被人們賦予了很大的價值。而這目的,當然也是為了保證她所生下來的孩子,是真正繼承了擁有財產繼承權的男方血統。

  另一方面,在上層階級中,由於通婚行為伴隨而來的龐大財產,使結婚在財產轉移的意義上成了僅次於繼承的好機會,因此婚姻制度也受到了很大的關注。於是,管理家族內未婚女性的身體,讓她們直到結婚前都保持純潔,對上層階級的世界來說幾乎就等同於財產管理 。後來,這種管理家族的能力,更被視為男子氣概或是男人的能力參考,於是女性的純潔,也就與家族名譽扯上關係 。

  除了這種以經濟利害為由的婚姻規範外,宗教的價值觀也讓人們在婚姻裡不斷地新增各種規範。其中最大的變化,在於十三世紀之後,若男女雙方的結合不被教會認可,那他們就無法在宗教上、法律上正式通婚。既然不能在宗教上、法律上正式通婚,那麼以此作為基礎的財產關係自然也就無法成立。這樣的變化究竟帶有多大影響,顯而易見。

  在十二世紀以前,歐洲社會的結婚與宗教是兩個八竿子打不著邊的領域;對人們來說,結婚不過形同兩個家族間的契約或交易。不過在那之後,人們將基督教所謂的「結婚是無法抹滅的兩性羈絆」概念作為踏板,使得婚姻受到教會控制。經過十三世紀的第四次拉特朗公會議(Fourth Council of the Lateran),結婚成了基督教重要的宗教典禮「聖禮(Sacrament)」之一。除此之外,也因為教會為了實際保障信徒們的優良家庭觀念而推動一夫一妻制,自那時起,結婚、家族,與繼承,就全面被編入了有神職人員介入的教會制度,以及基督教道德體系之中。特別是,人們強調女性純潔與貞節的重要,同時也加強了妻子應該服從丈夫的規範,以維持家族秩序。這個部分的內容,本書會於第二章再詳細描述。

  另一方面,因為下層階級沒有財產,因此也沒有必要實踐上層階級所規定的「理想規範」;而也正因為這種「無法實踐」的緣故,下層民眾就被歸類為低劣的階層。因為沒有可繼承的財產,比起繼承財產的血統,下層民眾更重視維持每天生活所需的經濟單位──家庭。此處所說的家庭,實際上也包含了很多非血親關係的人。在缺乏血統意識的下層階級社會,性方面的純潔自然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價值,所以下層階級的男女,都會在成長的過程中,從兒童的嬉戲,漸進地接觸到包含性元素的遊戲。

  雖然不論男女,下層階級的人們都需要為了生活而從事勞動,不過女性能夠從事的職業類別卻非常有限,工資也非常低,且無法否認,她們所能從事的工作,也包括不需職業訓練、內容單純,工資也比較高的職業──賣春 。

  以上層階級的規範來看,會將下層階級的這種生活視為「下流的」且「猥褻的」,或許也是無可厚非 。 而且,如同先前提過的,當一個人試圖提升社會階級時,會屢次展現出比上層階級的人,還更尊重上層階級規範的態度。所謂的「勢利主義(snobbism)」,就是能在這過程中看見的現象。成功實現階級上昇的人,無非是「理想規範」最強力的讚美者與倡導者;但同時也是這麼一群人,更會去蔑視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近代以來,這類現象頻繁地發生在人類社會中 。

  這個變化,與未曾擁有過政治權力的平民開始得到政治自由的過程有關,即是說,在現代化、世俗化發展的過程中,以往與特定的宗教、階級緊密依附在一塊的規範,會逐漸從原本依附的理由脫離,從而普及為「一位正經、獨當一面的人」所應遵從的行為規範,這過程也可以說是「道德化」。

(本文摘自《「色情就是不行」這種想法真的不行!》/麥田出版)

【作者簡介】

白田秀彰

日本法學者,日本一橋大學法學博士,專長為知識財產權法、個資法,也積極研究法制史、文化史、憲法學。現為日本法政大學社會部教授。

白田秀彰致力於公共活動,樂於與學術圈外的世界對話。經常於個人網站《白田の情報法研究報告》張貼專為一般民眾所寫的研究內容。此外,他自二〇〇二年以來,在東京的Rojina咖啡廳主持不定期的Rojina茶黨集會。本書最初以同人誌的形式發表於《Rojina茶會誌》,於二〇一五年才經亞紀書房正式出版。

二〇〇八年,他以法律學者的身分,發表〈違法的有害表現備忘錄〉,旨在呼籲加以規範與兒童相關的色情媒體。另著文章〈關於性法規〉,認為政府應對包括性暴力在內的暴力表述進行更嚴格的監管,並對日本當前的性表現法規表示懷疑。

著作包括《資訊披露和隱私比較法》(情報公開・プライバシーの比較法)、《著作權發展史》(コピーライトの史的展開〉、《資訊安全》(情報セキュリティ)、《網路法與習俗:奇妙的法律概論》(インターネットの法と慣習 かなり奇妙な法学入門)等。

【封面插畫簡介】

山本直樹

日本知名情色漫畫家。1964年正式被東京都議會通過的《東京都青少年健康培養條例》,其目的是為了保護未成年青少年,遠離一些有害於他們身心健康的出版物,條例要求出版社自律遵守該法條。而山本直樹創作的《Blue》被《東京都青少年健康培養條例》點名,成為官方指定的「有害漫畫」。

後來由山本直樹負責的漫畫雜誌《マンガ・エロティクス・エフ》中,有許多知名漫畫家也表示自己是受到山本直樹影響才走上情色漫畫之路的。在情色漫畫界的地位可見一斑。此外,山本直樹對青年漫畫也有所涉獵。他的《red》以聯合赤軍為題材,宣稱是根據日本赤軍事件相關人士的證言忠實的再現著歷史,筆觸冷峻而殘酷,將那段黑暗重現。

【譯者簡介】

林琪禎

一橋大學大學院言語社會研究科學術博士,曾任出版社外稿譯者多年,目前為和春技術學院應用外語系專任助理教授,文藻外語大學日本語文系兼任助理教授,內容力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譯有《滿州國的實相與幻象》(八旗文化)、《他們的日本語》(群學)、《半路上》(游擊文化)等。

更多精彩內容
一個家庭有兩個媽媽 真的很奇怪嗎?
這次抗疫經驗給未來的借鑑
蟑螂的問題其實在我們身上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