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鴻出新書《鴻食代》喊話當台版文學界羅蘭 好友王月揪瞿友寧拍電影

陳鴻15日舉行新書《鴻食代》發表會,王月擔任特別來賓,兩人交情超過20年,彼此相知相惜,陳鴻笑說:「不知道怎麼感謝大家,從《阿鴻上菜》到現在,我都已經年過半百,我爸也回來了,感謝我的另外一半王月,未來互相推對方去送安養,今天身分不是阿鴻,我代表台灣的文學界羅蘭,感謝這些包養我的恩公們。」當年提攜他的張小燕也送上花籃,讓陳鴻相當感動,吳米森導演看完也喊話想將新書拍成電影。

陳鴻談到王月表示:「我私下都叫她月嫂,台灣模仿界當中,第一個可以在美食節目做山寨版天后,她是我所有《阿鴻上菜》系列中效果最好的組合,她還叫我去屏風,當然不要,我是溫室裡的花朵。」王月笑虧:「你就太安逸。」他直點頭,「我是少爺呀。」隨即有感而發,「我們沒有刻意保持聯繫,但她到上海第一個連絡的就是我,其實被她拉拔的人好多,包含城城(曾國城)都是」。

陳鴻舉行新書《鴻食代》發表會。(盧禕祺攝)

陳鴻感嘆如果沒有這些貴人,他可能還是媽寶,現在則是晉升成為靠爸族,「我跟父親30年之後可以有目前的關係非常感恩,感恩我來得及,以前把自己逼到絕境,現在張持有度的過程中不要超過自己的負荷,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上下限,一直到父親告訴我:『你應該要退休了。』才發現父親用這個方式在疼我,但如果沒有他30多年前讓我獨立,今天我也無法這樣。」他坦言:「過去我們都羨慕別人的家庭、別人的條件,但都沒想到過往,今天出這本書不是告解,是跟我自己和解,沒有完美,只有怎麼去設停損點。」

而王月分享近況,她傳承已逝丈夫戲劇大師李國修的精神,持續將作品翻新,「我知道很快李國修這個名字,可能會讓年輕朋友感到陌生,所以除了屏風以外的團體,我們也合作授權,像是亮哲文創、果陀、表演工作坊,目前也打算往電影跟電視劇這方面走。」她很高興今年劇本開發,屏風拿到最高補助,她在柴智屏女兒的婚禮,把《婚姻信行為》劇本請瞿永寧看過給意見,對方也確實給了不少寶貴建議,最後更直接邀瞿導來編導,目前他正與《刺蝟男孩》詹傑編劇一起編寫劇本。至於是否擔心步澎恰恰後塵,她沉思許久回應:「可能還有一些內情。」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