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錫珽秃筆繪11連屏 時間動態入畫自成新山水

周錫珽的山水畫將傳統「白」變革為畫滿後再疊上雲霧,創造流動感。(周錫珽提供)

和前台北縣長周錫瑋相似度近百分之百,周錫珽身為雙胞胎哥哥,創作之路也較弟弟早。15歲便拜師開始畫水墨,仿古12年,2017年首次舉辦個展,周錫珽便從古畫中走出自己的現代風格,將「時間過程」也得以入山水畫。

受到母親任職歷史博物館的影響,周錫珽看著諸多館藏書畫,13歲便央求著想在館內習畫,年紀太小原本被拒絕,最終拗不過他的誠懇,讓他進入山水班拜師范伯洪。「16歲開始仿古畫,從沈周、唐寅、郭熙、石濤,仿古畫了12年。」周錫珽不僅從前人畫作中學習技法,更彷彿是與古人的精神交流。

「第一次進故宮看到李唐的《萬壑松風圖》,在畫前簡直呆若木雞」周錫鋌憶當時被畫面中山石、樹根的生命力震撼;又如他最欣賞,也仿過最多幅作品的石濤,周錫鋌直言最喜歡的是其佈局筆法保留拙趣不刻意求美的意韻。

多年前赴緬甸習佛接觸禪修,讓周錫珽更清晰自己的創作要從仿古轉換為自己對自然萬物的感知,「中國的文房四寶也都是從自然中得來的」從仿古到以當代手法創作,周錫珽坦言有段時間「愈想和過去不同就愈難看,怎麼看都不順眼」最終打開眼耳鼻舌身意去感受,找到自己的創新。

2017年便舉辦過《仿古墨新》展,周錫珽自成風格的當代水墨,特別希望將山水風景的動感表現出來,讓觀者在作品前彷彿看到雲的飄動、風的吹拂,他不似傳統留白作法,而是畫滿後再層層堆疊,以塗白、刷白、填白手法表現雲霧在山森間的動態。

對現在的周錫珽而言,繪畫不必一家一派,更不重工具,他曾以一隻秃了三分之一的筆畫完10公尺長、2公尺高的11連屏《晨曦》,「畫完後筆已秃了三分之二!」今年周錫珽將再度分享畫作,17日起於台北美福飯店藝術空間展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