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新聞》關台風波 《聯合報》籲:蔡政府勿羞辱鄭南榕

《聯合報》今天社論提醒「蔡政府不要做出羞辱鄭南榕的事」。(黃福其攝)

《中天新聞》將被關台的說法甚囂塵上,《聯合報》今天社論以「蔡政府不要做出羞辱鄭南榕的事」,提醒國家的民主,始於言論自由,這也是民進黨創黨的主要追求;當年鄭南榕主張「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自焚,被奉為烈士,蔡總統甚至將鄭南榕自焚之日訂為「言論自由日」,宣示「言論自由的社會,才有對假訊息免疫的能力」,現在,蔡政府卻正在做破壞社會免疫力的事。

《聯合報》說,中天新聞台換照案最近鬧得沸沸揚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史無前例地將召開聽證會討論此案,中天要求受命主持的兩名特定立場委員迴避,卻遭拒絕。近日藍營智庫爆料,稱中天「關定了」。諷刺的是,陳水扁也貼出他與鄭南榕的合照,以「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勸誡蔡政府。

《聯合報》說,正如昨天本報社論所言,「民進黨正一步步背棄自己的承諾」,美豬開放如此,南鐵東移強拆民宅如此,政府企圖以中天換照打壓言論自由亦復如此。政府草率開放美豬是罔顧全民健康,強拆民宅是行政暴力,而利用「關台」來威脅並否定一個新聞台的言論和存在價值,則是赤裸裸的反民主,背棄民進黨創黨數十年追求的民主與進步價值。

《聯合報》指出,中天新聞若干節目的呈現或評論方式,從嚴格的標準檢視,確有可以檢討之處。問題是,誰有資格決定它應該因此關閉,不准再發出任何聲音?誰有資格決定它應該改變口徑,說一些更迎合主政者心意的話?是少數的NCC委員嗎?還是更高層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乃至蔡英文總統?如果大家的記憶沒有遺失,關閉報紙或沒收雜誌,是威權年代的飄搖時刻才會發生的事。但在台灣民主化數十年之後,為何今天的政府還想用政治鐵腕來決定一家媒體的生死?

換一個角度看,中天的言論也許讓主政者或綠營人士感到不悅,但它反映的卻是台灣社會一隅的聲音。這類聲音或許只是少數,但民進黨難道連容納這種少數意見的心胸,也已空間不足了嗎?更進一步說,在目前電視新聞台挺獨頌綠一面倒的生態下,中天的親中挺藍立場,不正是一個自詡民主多元國家所需要的不同光譜言論?如果連這點雜音都被消除,蔡政府每天聽到的都是歌頌奉承之聲,當它沈醉於自滿,還會想到如何提升自己的施政效能嗎?

《聯合報》說,在威權年代,只要警總一道命令,或新聞局長一通電話,就可以叫報紙雜誌停刊,甚至撤換媒體人事。聽起來似乎難以想像的事,但今天NCC和行政院的一些舉措,其實正做著同樣的事。蘇貞昌去年剛就任閣揆,即粗聲開罵,迫使NCC主委詹婷怡掛冠求去。如此濫權霸道的閣揆令人不敢恭維,但如此看上級臉色的 NCC,沒有「獨立機構」的腰桿,沒有獨立行使職權的本色,不怕把台灣的言論尺度帶回警總的「一言堂」時代嗎?

《聯合報》強調,一個國家的民主,始於言論自由,這也是民進黨創黨的主要追求。而今,不過是第二度執政,蔡政府已將初衷忘得一乾二淨,以為自己可以任意關閉媒體,只有吹捧唱和者可以活命。這種心態,既可鄙,又可悲。正因如此,竟連陳水扁都覺得自己有資格跳出來「指正」蔡政府,豈不諷刺至極!

當年鄭南榕因主張「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自焚,在遭民進黨冷落多年後,卻因為年輕世代的崇仰而被奉為烈士。蔡總統甚至將鄭南榕自焚之日訂為「言論自由日」,除強調這是他用生命留給台灣的遺產,並宣示「言論自由的社會,才有對假訊息免疫的能力」。現在,蔡政府卻正在做破壞社會免疫力的事。

《聯合報》也提醒NCC委員:你們的責任在制訂良好的遊戲規則,並扮演客觀公正的監督者,切勿自以為是統一輿論口徑的中宣部,或負責行刑的劊子手。否則,這一刀下去,踩過鄭南榕的屍骨不說,民進黨的民主神話也將被劈成兩半。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