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水用秧苗死卻未納入停灌範圍 農民哭紅眼

立委林思銘協調各部會前往北埔鄉說明停灌作業,北埔、峨眉不少農民前往反映心聲。(莊旻靜攝)
北埔、峨眉灌溉水源多為大坪溪,因上游有自來水公司取水口,導致農民無水可用,稻田逐日乾渴,灌溉水渠也同樣沒有水。(莊旻靜攝)
北埔、峨眉灌溉水源多為大坪溪,因上游有自來水公司取水口,導致農民無水可用,稻田逐日乾渴,卻因未納入停灌範圍,導致農民既無水用、也無補助。(莊旻靜攝)
北埔、峨眉灌溉水源多為大坪溪,因上游有自來水公司取水口,導致農民無水可用,稻田逐日乾渴,卻因未納入停灌範圍,導致農民既無水用、也無補助。(莊旻靜攝)
峨眉鄉農會總幹事陳冠義批評停灌標準、認定範圍不一,農民無水可用卻又無法領到停灌補助。(莊旻靜攝)
在北埔鄉三代務農的水稻班長謝鴻喜,眼見灌溉水圳沒有水、稻田逐日枯死,正值抽穗期的秧苗無水可用奄奄一息,他急紅了眼。(莊旻靜攝)

新竹縣北埔鄉、峨眉鄉種植稻田面積達56公頃,灌溉水源為大坪溪,為大埔水庫上游,未納入此次桃竹苗停灌範圍,但因水圳上游有自來水取水口,導致農田無水可用,正值抽穗期的秧苗枯死,農民領不到補助又眼睜睜看著水稻死亡,立委林思銘23日舉辦會議,邀集農田水利署等單位,期望協助農民。

農委會農田水利署副署長陳衍源解釋,此次桃竹苗停灌面積為1.9萬公頃,亦有其他鄉鎮農田位於水庫上游,同未列入停灌範圍,若農民稻田乾裂,農委會亦已宣布,可採天然災害補助方式救濟。

北埔鄉長莊明增表示,下游納入補助範圍,上游沒有水卻無補助,「是什麼邏輯?」他也說明,大坪溪有自來水取水口、臨時取水口,均位於灌溉用的南埔圳上游,導致兩鄉農田無水可用,卻又未納入此次停灌範圍,農民血本無歸又無補助,是什麼道理?

水利署雖解釋,此次停灌範圍均為公共用水水庫,鄉親反映的大埔水庫則為農業用水,「這個部分可能就要檢討」。峨眉鄉長王增忠則反批,大埔水庫設於峨眉鄉,受水庫影響,許多建設、用地均有限制,且下游為停灌範圍,上游卻無,讓農民情何以堪?

北埔鄉農會總幹事莊烘岡則指出,大坪溪水圳取水口上游就有兩個自來水公司的取水口,單日抽走3200公噸,導致灌溉無水源可用。北埔鄉水稻班班長謝鴻喜更手持農田乾枯、水圳無水的照片,難掩傷痛的說,等於每天看著秧苗逐日死亡。

峨眉鄉農會總幹事陳冠義也反映農民心聲,大坪溪同為民生用水水源,農民受此之害,卻不適用停灌範圍補償。林思銘則要求經濟部、農委會重新檢視停灌範圍標準,大坪溪同作為民生用水取水口,影響廣泛;此外也要求經濟部及水利署調查,大埔水庫是否也提供工業用水。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