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史料說話 白先勇邀廖彥博為父立傳

青年史家廖彥博(左)或知名作家白先勇(右)賞識,獲邀一同為白崇禧將軍立傳。(廖彥博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一直想為父親白崇禧立傳的作家白先勇,因緣際會結識青年史家廖彥博,兩人便投入書寫白崇禧傳記的大工程。廖彥博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談到,白先勇一度在信史與家史的書寫立場中擺盪,最後堅持必須有所本,多次往返兩岸與前往美國,調閱大批歷史紀錄,就是要讓「讓史料說話」。

40歲的廖彥博,自政大歷史所取得碩士文憑後,便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大學攻讀歷史系博士班,愛好中國近代史與民國史的他,已推出多本歷史相關著作。2012年回台,獲白先勇邀請,合寫《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

談起如何結識白先勇,廖表示,2012年一場講座,邀請白先勇與台大外文系榮譽教授齊邦媛對談,分享彼此對父親的回憶,他擔任講座記錄而結緣。

白先勇自1990年代開始,便計畫為白崇禧寫傳記,「白長官對文史興亡繼絕,有很強的使命感」,白看準廖具民國史專長,便邀請合寫白崇禧傳記。對於能與白先勇共同著作,廖直說:「我怎麼敢與一代大文豪比肩,非常高興他肯定我。」

廖提到,兩人合寫第一本著作是《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主要是白先勇在電視新聞看到二二八倖存者蕭錦文先生的訪問,提到乃因白崇禧制止濫殺命令而免於一死,於此讓白先勇決定書寫白崇禧在二二八事件的歷史,白、蕭兩人為此相約在台北中山堂咖啡廳見面,「當天兩位老先生是邊談邊掉眼淚。」

對於呈現白崇禧傳記,廖指出,白先勇堅持要讓史料說話,甚至每一句話都要有史料支持,因此《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套書,以小時為單位呈現白崇禧赴台經過,「雖然歷史很難客觀呈現,解讀難免有自己的立場,書推出後,輿論卻少有攻擊,就是因為我們用史料說話。」

至於最新著作《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呈現蔣白二人恩怨情仇。廖說,白先勇從美國加州大學退休後,曾與《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談到想為父立傳,余便與白簽約,支持書寫,其後隨著蔣介石日記開放,白認為時機成熟,決定「還原歷史真相」,為父立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