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之筆寫苦悶心聲 作家七等生過世

曾獲國家文藝獎的作家七等生離世,享壽81歲。(本報資料照片)
作家七等生5月透過媒體刊登手寫聲明稿,指在27年前收錄其作品出版《台灣作家全集》的前衛出版社,以不平等合約及積欠版稅損害作家權益。圖為《七等生集》。(鄧博仁攝)

 知名作家七等生於24日逝世,享壽81歲。他在60年代末期以短篇小說《我愛黑眼珠》、《沙河悲歌》奠定文壇地位,以獨特的「散文體小說」聞名,作品普遍反映人性內在的掙扎衝突,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學獎。逝世消息一出,也令不少作家震驚不已。

 作家季季表示,自己與七等生結識於1966年,他的性格十分堅持自我,對作品態度亦是如此,「我在人間副刊當編輯時,他連載《譚郎的書信》,部分段落寫到文壇作家,就有作家打來抗議。我請他不要寫得那麼直,他告訴我:『我只會用這樣的方式這樣寫。』」

 季季表示,七等生善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處理小說人物與小說題材,長篇小說《沙河悲歌》則是她心中的七等生代表作,「《沙河悲歌》描寫他的家鄉與哥哥,是七等生所有小說中少數寫實作品,使用許多獨特風格去敘述戰後台灣的氛圍。」

 《沙河悲歌》為七等生於1976年推出的作品,曾改編為同名電影,並得到第37屆金馬獎評審團特別獎。本名為劉武雄的七等生,出生於苗栗縣通霄鎮,為家中十名子女的次子,自中學就開始在自己所編週報上署名「七等生」,畢業於台北師範學院(現為台北教育大學)。

 七等生自1962年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失業‧撲克‧炸魷魚〉後,陸續推出《我愛黑眼珠》、《僵局》等作品,更和作家陳映真及尉天驄等人創辦《文學季刊》,並在2003年宣布封筆。近期登上新聞版面,則是今年5月透過親筆聲明控訴前衛出版社積欠多年版稅。

 作家吳鈞堯表示,七等生作品中流露的現代主義,啟蒙不少民國70年及80年的學子,小說結構與行文敘事上給年輕一代很大的衝擊,激盪了保守年代,「那時還未進入資訊時代,但他已經預見未來人們需要思索群體與個體的意義。他善於書寫內心陰暗面、與社會格格不入又抽離的情境,像顆暗扣將我們的內心與社會內在情境扣在一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