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元豪:現代覺青歌頌「執政黨好棒棒」 像共產黨文化大革命

廖元豪(見圖)認為國民黨可以保守、溫和,但要找到一個進步的趨勢,社運團體是可以合作的,他相信國民黨也有社會正義的概念,「至少要跟人家站在一起」證明國民黨不是完全的保守。(郭吉銓攝)
國民黨青年團團長陳柏翰(前右)因表態參加台灣同志遊行引發黨內反彈,陳28日再度出面表示,青年團將如期參與遊行,強調報名過程非上級授意,完成報名手續後才向黨中央報備,屆時將邀請曾為同婚發聲的黨籍立委、歷任青年團長一同出席。(郭吉銓攝)
青年團將如期參與遊行,強調報名過程非上級授意,完成報名手續後才向黨中央報備,屆時將邀請曾為同婚發聲的黨籍立委、歷任青年團長一同出席。(郭吉銓攝)

國民黨國際部今天舉辦第二場「民主沙龍」,邀政大法學院副教授廖元豪暢談社運經驗。廖元豪表示,他那個時代的年輕人、社運界都討厭國民黨,反對執政黨、反政府是正常的,哪像現在所謂的「覺青(覺醒青年)」都一面倒地歌頌「執政黨好棒棒」,他覺得很奇怪,因為這種現象只有共產黨的文化大革命才會出現。

他也建議國民黨,至少要和社運團體站在一起,證明自己也有進步的正義力量,不是全然保守。

廖元豪演講時一開始就說,30年前他參與社運活動,社運界的青年都是「反對執政黨、監督執政黨」。過去國民黨執政時,這些人都是社運人士,但輪到民進黨執政,很奇怪的是,這些人有很多都變成綠營智庫的一份子。

廖元豪也指出,民進黨發起的「靠北左膠」,就是利用一群年輕人去幹譙另外一批不滿政府的年輕人,因為民進黨執政了,因此對一些因環保、正義等議題出來抗爭的年輕人都稱之為「左膠」,要避免閒雜人等插手公共事務。

廖元豪說,其實30年前他就曾反對軍人組閣,罵過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和行政院長郝柏村,「總統就是要給人家罵的,哪有像現在,都不能罵的?」解嚴之後他也夜宿抗爭過刑法100條,其中對於涉及共產主義和顛覆政權即便是和平行動也要被抓起來,這當然要站出來反對。但批評政策歸批評政策,如果他們當年做出某件對的選擇,他現在仍會保持敬意。

他也舉例,當年他讀東吳法律系,曾和陳師孟一起抗爭過,「但現在他們變成什麼樣子」?

廖元豪指出,或許社運界比較綠,不跟國民黨做朋友,也可能是國民黨太保守、不懂合作,社運團體幾乎沒有跟國民黨交朋友的經驗。他近年反思,立場比較藍的朋友常對於社運不以為然,認為都是綠營的側翼,也許大多是事實,但講這些都沒意義,重點是為什麼國民黨一直是社運的敵人?他並不覺得國民黨真的反對勞工運動、人權運動。

他表示,社運常會在兩黨之間找縫隙,找一個政黨做策略性合作,但跟國民黨卻很難合作,因為國民黨做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周全,社運卻不跟你來這套,工運就站在工運這邊,不管什麼勞資和諧,因此國民黨總是跟進步運動絕緣,連假裝熱情或策略性熱情都沒有,導致什麼都不敢做。

廖元豪舉例,國內第一個辦理同志遊行的人就是馬英九,當時民進黨除了前立委尤美女之外,有幾個人支持?民進黨執政,從頭到尾要的就是伴侶制度,但也不敢講,從2016年被罵到2018年,但為什麼最後功勞都變成民進黨的?為何現在就可以變成同志救主?國民黨應該檢討。

廖元豪說,國民黨可以繼續保守溫和,但找到進步的趨勢,社運團體是可以合作的,他相信國民黨也有社會正義的概念,「至少要跟人家站在一起」;社運團體或許是少數,但確實能引領風潮,也能證明國民黨不是完全的保守,現在國民黨是國內第一大在野黨,應主動聲援各個社運團體、尋求各團體支持。民進黨是用「信仰」做事,最後成功;國民黨則太「理性」,他認為國民黨應該「先求有,再求好」,否則永遠離社運團體太遠。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