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淌著家人和捐贈者的愛」 八年級正妹無懼抗癌走出困頓

黃珮瑜毅然剪去長髮,與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正面迎擊。(藝曜行銷提供)

對於多數大學畢業生而言,23歲意味者即將踏入職場一展所長,然而對於黃珮瑜而言,23歲這年,卻是與死神搏鬥的第一個年頭。在2017年1月,黃珮瑜因為四肢莫名出現瘀青、貧血、容易疲勞等原因到醫院檢查,豈料被醫師告知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需要緊急住院治療。「媽媽以前就是因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病逝,雖然心裡早有所猜測,但確認自己也罹患血癌後,走出診間的我還是忍不住大哭一場,嚇到昏厥!」黃珮瑜緩緩地說:「剛接到台北世大運選手體育服設計案的我,為了治病不得不辭職,就此與人生里程碑擦身而過。」

對未來感到惴惴不安,在父親如同定海神針的鼓勵下緩解了焦慮。黃珮瑜含淚說:「爸爸說,他會不計一切代價的治好我,他不會再讓血癌把他最愛的家人帶走。」在父親的鼓勵下,黃珮瑜含淚剪去一頭長髮,展開近半年的化療。療程結束後,黃珮瑜恢復良好,但在三個月後癌細胞復發,黃珮瑜再次住進病房。

咬牙撐過治療副作用卻不見天晴 抿著嘴、強忍淚水與父攜手走過治療荊棘路

由於國內外骨髓捐贈資料庫配對不到適合捐贈者,所以當癌細胞捲土重來時,主治醫師建議找親屬進行配對,最後確定其父親及姐姐適合捐贈。憶起爸爸義無反顧的要求捐贈骨髓時,黃珮瑜又氣又感動,她說:「爸爸年紀大、又曾經生過一場大病,大家都擔心爸爸的身體會撐不住,但最後還是沒人拗得過他的堅持,成為了我的捐贈者。」移植父親骨髓的黃珮瑜,原以為就此治癒,然而,癌細胞半年後再次復發,且病程惡化更快速。

「當時我覺得自己好不了,甚至開始跟爸爸、姐姐討論我的告別式要怎麼舉辦。」黃珮瑜紅了眼眶說:「我心裡知道爸爸聽了這些話有多傷心。因為他跟我一樣,都是咬著牙、抿著嘴,苦撐著與病魔拉鋸。他不只要面對捐贈骨髓的不適,當我出現治療副作用時也要忍受我的遷怒,甚至也處於隨時會失去我的恐懼中。」為了不讓父親及家人傷心,黃珮瑜選擇再次迎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回報父親無條件的付出。

從失望中找到未來希望 癌友也能很不一樣 重拾理想人生你我都可以

有鑑於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屬於頑固型,黃珮瑜採納醫師建議,以標靶藥物合併化療藥物進行治療。在新藥助攻下,黃珮瑜進行四次治療即達到完全緩解,治療副作用也大幅減少;在完成了第二次的骨髓移植手術後,終於治癒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已有一年沒有復發跡象。

走出生命低谷且重新返回職場的黃珮瑜,希望透過自身經驗,鼓勵其他癌友:「雖然我們的血液裡曾經或現在遭受癌細胞的侵犯,但也流淌著家人以及捐贈者的愛,充滿重生的力量。千萬別被癌症患者的刻板印象限制了美好未來的想像。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已有多元治療方式,預後更好、副作用也更少。請大家一定要積極透過正規療法對抗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我們都有希望在疾病帶來的困頓裡,撐出一片屬於自己的璀璨明天。」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