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無根據 川普律師遭法官慘電過程全曝光

《華盛頓郵報》指出,即使川普期盼在法律戰翻盤,但其盟友早已認了這根本為徒勞之舉,而在法院上,川普律師對於選舉舞弊的指控,也一一遭法院打槍駁回。(美聯社)

在主流媒體普遍預測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贏得本屆美國總統大選後,總統川普一再聲稱拜登是靠選舉舞弊與非法投票才勝出,並在多處提出選舉訴訟,企圖扭轉大選結果。不過《華盛頓郵報》指出,即使川普期盼在法律戰翻盤,但其盟友早已認了這根本為徒勞之舉,還有共和黨人透露「遷就一下川普也無妨」;而在法院上,川普律師對於選舉舞弊的指控,也一一遭法院打槍駁回。

報導指出,例如川普律師宣稱共和黨支持者無法監督賓州開票,並要求停止計票。雖然川普律師一再避免承認有川普支持者可以在賓州監督開票,不過法官戴蒙德(Paul S. Diamond)犀利提問下,川普律師才承認觀察室內看開票的人數並非零,讓戴蒙德火大,「很抱歉,所以你的問題是?」。

隨後,戴蒙德拒絕川普陣營要求,但也達成協議讓不同60名來自不同政黨的觀察人士監督開票。而根據6日在賓州的開票人士表示,當時下午已有12位共和黨人與5名民主黨人在看計票。

川普陣營的另一名律師戈德斯坦(Jonathan S. Goldstein)也遭到法官的盤問。報導指出,法官問:「你所提出的請願書就在我面前,我讀了好幾次,你沒有在其中聲稱有任何投票者或該郡委員會是違法或詐欺的,這樣說正確嗎?」

戈德斯坦表示:「庭上,指控別人詐欺是相當大的動作。我很少說一個人是騙子,也不會說民主黨全國委員或其他有關的人是騙子,每個人都是懷著善意,努力完成選舉。我想選舉有錯誤,但我們認為是一個致命錯誤,這些選票不應計算在內」。

法官接著問:「我明白。我正在問你一個具體問題,並尋求你的確切回答:你正在宣稱有任何違法舞弊行為,與這些592張選票相關嗎?」。

戈德斯坦表示,「據我所知,至今沒有」。法官再問:「你是否宣稱這592張選票對選民有任何過度或不當影響?」,戈德斯坦稱,「據我所知,目前為止沒有」。

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也是川普陣營打選舉官司的另一戰場,並要求當地停止計票,並引用共和黨的選舉觀察員康納恩(Jessica Connarn)表示,一名身分不明的人稱晚寄到的郵寄選票的郵戳日期遭往前修改,故這些選票應視為無效,但法官一再表示這是道聽塗說的傳聞證據,但原告律師赫恩(Thor Hearne)辯稱這並非道聽塗說。

法官接著問:「所以我想確保我理解你的意思,口供人並非了解這件事的人,這一點是真的嗎?」赫恩回答:「口供人對於選舉觀察員間的溝通和他們提供的文件,有直接第一手資料」。

法官表示:「好吧,這通常就會被視為道聽塗說,是吧」。

赫恩則回:「我不認為那是道聽塗說,庭上。這是康納恩親身的第一手觀察,我們還取得一個物證,就是她收到便條的複印件」,並指出在模糊的便條紙條上寫著「將11/4/20的接收日期改為11/2/20」。

不過,法官看了紙條後怒氣上來了,表示「我仍嘗試了解,為何這不是道聽塗說」,讓赫恩陷入支吾:「這個麼,我…」。

法官表示,自己完全了解口供人稱他聽到某人向他爆料這件事,「但事實是,你們要追究的是那裏確實有不法行為出現,因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這些說法與本案有何關聯」。

赫恩回答:「庭上,就我來看,『道聽塗說』這一點而言,這是康納恩女士的第一手事實陳述,她的陳述就是基於自身的第一手物證與知識」。

法官反嗆:「『我聽到某人說某件事』,告訴我為什麼這不是道聽塗說,少來了」。隔日,法官在書面判決中,抨擊原告是「不可接受的道聽塗說」,雖然赫恩又提出上訴,仍遭法官打槍,直嗆「很遺憾通知你們的提交有缺陷」。

報導最後指出,這一連串選舉訴訟的指控,其內容實際上與川普所宣稱的「猖狂投票詐欺」有巨大差別。畢竟這些律師不像川普,要上法庭的他們必須掌握確實證據。

更多精彩內容
才剛說會有「第二任」川普政府 蓬佩奧改口了
賓州傳選舉舞弊?爆料人士認了:全是瞎掰的
川普推特瘋罵假選舉都是演的?幕僚曝神隱多日內幕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