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創作僅收數千元!陳子鴻、陳建騏挺「音樂霸」版稅透明化

資深音樂人陳子鴻、陳建騏13日出席全新數位華語音樂管理平台「音樂霸」記者會,兩人有感於過去音樂創作版權不時發生盜用侵權等問題,特別到場力挺「音樂霸」發表,陳子鴻提及30年前創作一首歌,創作人僅拿幾千元就簽下「讓渡書」,無從得知該曲之後使用狀況且再無任何收益,如今音樂數位化已是趨勢,為了讓更多新世代的音樂創作者獲取應得的收益,決定支持愛徒、「音樂霸」創辦人丘旺蒼;好奇由「音樂霸」整合管理創作人版權,對傳統唱片公司影響?陳子鴻說:「不會有影響,這是趨勢,我寧可由一個好的平台發行、整合市場,實體減少但數位增加,其實是正面往前看,是不錯的發展。」透露韋禮安、張芸京等歌手之前翻唱的歌曲,已透過音樂霸成功發行。

曾擔任北京喜歡音樂總經理的丘旺蒼,是陳子鴻的愛徒,也是陳建騏的軍中同袍,提到他創辦「音樂霸」平台,陳子鴻第一個念頭是:「你瘋啦!」陳建騏則是:「太佩服,這麼厲害的想法。」音樂霸於5年前開始籌備,陳子鴻欣賞丘旺蒼(旺旺)為理想付出一切的傻勁:「我蠻佩服旺旺可以做這個事情,花那麼多時間還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從建立到成形,我記得好幾年了,鍥而不捨得精神讓我還滿佩服的。」並盛讚20年交情的丘旺蒼:「人格我絕對相信,做事又正派,為人可百分之百信任!」看好「音樂霸」前景,「資料透明,可幫我們省去很多人為疏失」。

陳建騏大學時就認識丘旺蒼,都是玩團的,當兵時,旺旺先一步進入藝工隊,「是他把我選進去當鍵盤手,有同袍情誼。」又說:「他退伍後成立一個錄音室,2003年我做《地下鐵》音樂劇原聲帶,他很阿莎力地出借錄音室,讓我錄完整張專輯。」陳建騏覺得丘旺蒼有理想又聰明,創立「音樂霸」平台還自己寫電腦程式,提到入行以來是否在版權上吃過悶虧?陳建騏說:「不確定是否有悶虧,詞曲版權公司網絡非常健全、廣大,可全世界收到,從美國收到的錢不是直接進台灣,可能要先進過亞洲區,或從澳洲到新加坡再到台灣,經過非常多手。容易造成報表不即時,而且經過會費、手續費、稅金這麼多道費用,音樂霸的作法可減少損失。」

陳建騏表示:「音樂人很多都沒有版稅概念,透過網路簡單地整合大家的想法,比如編曲、樂手、錄音師可以各分多少版稅。」認為在這個平台上,只要參與的人都同意,甚至用平台可認識到不認識的音樂人一起共創,「藝術家性格有時比較踏不出去,但透過此平台的社群功能及好玩的介面,可看到每個計畫,歌手是誰和製作人是誰」。串聯不同的人,在網站上把合約內容定得非常清楚,沒有糾紛,陳建騏說:「我是很推薦的。幾乎所有訊息都是透明的,透過版權公司收版權費要兩、三個月才收得到,在平台上可以每天上去看,不管錄音版權或重製權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音樂霸算中間處理的平台,但可以看到原始資料,看到分配。」

陳子鴻(右)與陳建騏今出席記者會。(Music Bravo音樂霸提供)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