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大觀園人物上戲台 「紅樓.夢崑曲」21日登台

臺灣本士的臺灣崑劇團的「紅樓.夢崑曲」,將於21日演示中國文學經典名著紅樓夢中的豪門興衰起落。圖/臺灣崑劇提供
臺灣崑劇團的「紅樓.夢崑曲」將於21日在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演出。圖/臺灣崑劇團提供

臺灣崑劇團於2019年推出「紅樓.夢崑曲──紅樓學者與崑曲藝術家的對話」,以學者主講搭配選段劇目的演出形式,展現《紅樓夢》書中出現的崑曲;今年進一步以主題企劃推出「獻給女兒家──2020紅樓.夢崑曲」,聚焦故事中兩大場景「元妃省親的那一夜笙歌」、「黛玉離世的最後生日宴」,以紅樓學者康來新及朱嘉雯作為主講,再由與臺崑的優秀演員演出完整的精彩的折子戲,展現角色人物中關於「女兒」、「家的一份子」的意象,將觀眾帶入大觀園觀戲的情境,在劇場中猶如穿越時空,回到了大觀園。

2020的「 紅樓·夢崑曲」——獻給女兒家策劃更具主題感與意識系統感, 也就是以小說紅樓夢關鍵詞之一的「女兒」來連結演出的曲目。紅樓學者康來新表示,書名「 紅樓夢」, 在小說中是曲名,而曲名的紅樓夢更是曹雪芹為女兒群體編製的全新之作。第5回寶玉轉大人 , 在夢裡備受警幻女仙 的禮遇和教誨;禮遇他茶酒薫香、天機檔案以及——紅樓夢曲十二支,凡此種種,莫不美麗非凡,但也預示了寶玉所愛所親女性的無比悲運,警幻便藉此教誨寶玉及早脫女歸男循正道。十二支曲十二釵,其中的枉凝眉屬於眉尖若蹙的黛玉,一個遠離 家、常想家、寄居外婆家的女兒家,一個仙籍身分名絳珠、下凡只為還淚來的女兒家。

以「獻給女兒家」為名的2020「紅樓·夢崑曲」,11月21日「元妃省親的那一夜笙歌」及11月22日「黛玉離世的最後生日宴」計有八齣戲 分兩天演出,均有其對「紅樓夢」家族及其角色的隱喻與預告,兩天兩場演出的命題均為紅樓夢中重要的章回,21日是賈元妃回家省親,賈府為了迎接現在身分為皇室的女兒,竭盡所能辦了一場豪華奢侈的宴席,就如現今富豪的派對少不了樂隊或舞者,當時賈府所養的戲班子,為回來省親的賈元春慶賀,此段可說是賈家最為風光的時候,但書中人物所點之戲,則暗暗的隱喻了賈家接下來的遭遇,《一捧雪·豪宴》伏賈府之敗;《長生殿·密誓》 伏元妃之死:《 牡丹亭·離魂》伏黛玉之死,而《邯鄲夢·仙緣》則伏寶玉歷經家變和情殤的看破紅塵。 其中《一捧雪·豪宴》隱喻最為特別,因其可說是雙重隱喻,《豪宴》中是以戲中戲的形式演出,而其中演出的是中山狼傳,描寫的是忘恩負義的故事,其中隱喻了《豪宴》中主角的遭遇,但同時戲外也隱喻了賈政遭遇奸邪小人賈雨村,雙重隱喻中可說是非常特殊,此齣戲也是11月21日當日相當大陣仗的戲,共有9位演員演出,並由31屆傳藝金曲獎得獎演員朱安麗主演,可說是處處有看點。

22日的戲標題雖是「黛玉離世的最後生日宴」,實際上不是為了黛玉而辦的生日宴,是剛好在黛玉生日這天,賈政辦了慶賀升官的宴席,賈家親戚為了慶賀也送來了戲班子,點的戲也恰恰隱喻了劇中人物接下來的遭遇,黛玉最後的生日戲再次伏筆作用,《琵琶記·喫糠》隱喻人妻人媳寶釵艱苦的守護著出家丈夫的家,講述達摩一去不回頭的《祝髮記·渡江》隱喻寶玉出家剃髪的江邊辭父遠去,而《蕊珠記·冥昇》則將黛玉比做嫦娥未嫁而逝回到天上的家,《占花魁·受吐》隱喻襲人與蔣玉菡一念鍾情的結果。

團長洪惟助在中央大學成立戲曲研究室、崑曲博物館,做崑曲的 資料整理、研究展示。在臺灣,百戲之祖──崑曲有全方位的發展,期盼大家共同努力, 崑曲在臺灣有亮麗的成果是所有臺灣人的驕傲!2020年是臺灣崑劇團成立二十週年, 二十年來臺灣崑劇團不斷地培養一代又一代的演員、 樂師並進一步培養編劇、編曲人才。今年演出是一份來自臺灣崑劇團的獻禮,獻給喜愛紅學及崑曲的藝文同好,20年的努力,臺崑由傳習計畫所開花結果的甜美果實,獻給處於全球疫情仍努力不懈的臺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