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費率漲幅 安全準備金餘額成關鍵

健保費率漲幅 安全準備金餘額成關鍵。(示意圖/資料照)

 健保會明天將討論健保費率調漲,今年受疫情影響,各方經濟條件不佳,但這次健保費調漲,連付費者代表都認為應面對健保財務問題,費率有其調整的必要,健保財務存在政府未實質支付健保支出36%、總額成長率高於GDP、安全準備金餘額水位及幾年平衡的爭議,其中又以安全準備金餘額在討論費率時,最易有著手空間,安全準備金降低一些,健保費率就可以少調一些,將成為此次費率調漲多少的討論重點。

 健保委員滕西華表示,過去健保費的調漲,多受政治等因素干擾,這次疫情使得民眾及企業經受到影響,外界均認為不是健保費調漲的時機,但難能可貴的,付費者代表並不因而干擾不去面對健保財務,且有相當的意願支持健保費率調漲,只是調漲多少而已,這分理性討論健保費的收取是史上第一次,大家應要珍惜,也要給予肯定。

 健保財務一直存在一些問題,其中又以政府未實質支付健保支出36%最受到詬病,全國產業總工會會員代表、健保委員趙銘圓認為,政府安全準備金之所以處於低水位,原因在於政府未遵守《健保法》規定,明定政府每年度負擔健保的總經費,不得少於每年度保險經費扣除法定收入後金額的36%。

 但近年政府負擔健保經費,政府曾於2016年12月23日逾越《健保法》,修訂施行細則第45條,新增「其他法律規定」補助款項,將原住民健保費、65歲以上離島地區居民健保費、中低收入戶健保費等補助保險費列入已負擔保險費,混淆社會保險與社會福利經費,造成健保經費收入縮減。近年政府負擔健保經費實質比率為2016年33%、2017年33%、2018年32%、2019年32%。若能回歸政府負擔36%的規定,就不必調費率。

 健保前委員謝天仁表示,健保費率調漲應與政治脫勾回到財務面,二代健保講求收支連動,健保費率是否應每年小漲微調或是以一屆委員任期2年調漲一次,大家應要來思考討論。政府未實質支付健保支出36%是長期以來的問題,一直在吃健保的豆腐,若能補實,健保費率或許就可以不用調了。

更多精彩內容
健保費調漲2方案曝光 月薪4萬以上每月多支出百元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