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騷法》立法 各界意見不一 修法恐難產

國民黨立委葉毓蘭 (翻攝國會頻道)

國民黨立委葉毓蘭今日出席《跟騷法》立法公聽會時表示,紐約警察碰到家暴案就先抓,達到即時介入功能,不逮捕的要寫報告,但台灣是「床頭吵架床尾和」,把很多家暴案當作是破壞家庭的惡法,要求執法單位「即時介入」有那麼可怕嗎?但學界對此意見並不一致。

立院內政委員會今天舉行「跟蹤騷擾行為防治相關法制立法」公聽會,除葉毓蘭外,還包括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鄧煌發、行政警察學系主任劉嘉發、教授黃翠紋、台灣防暴聯盟理事長王珮玲、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等多位民間學者專家出席討論。

跟蹤、騷擾事件每日層出不窮,社會長年期盼訂定相關法律,以達即時預防的功能,相關法規已研議多年,但因制定法律若稍有不慎,容易使人民動輒得咎、易人入罪,因此至今未達共識,仍未定案。

葉毓蘭表示,過去擔任台北市治安顧問時,曾拜託北市警局在刑案紀錄上加註加害人和被害人之間關係是否符合家暴,結果赫然發現,台灣的暴力性,比起歐美,不惶多讓。很多都沒有記錄到法律裡面,但已經對人心造成威脅。

鄧煌發指出,愛意的表達與跟蹤騷擾糾纏行為要如何定義?過去社會往往去苛責加害人,但必要的對象、哪種情境、相關人等,其實都有預防的功能。以因果關係推論,追求可分為初識、仰慕、接納、熱戀、結婚等階段,但過程中可能在某個階段被拒絕,導致關係毀滅。有時加害人和被害人只是一線之隔。法律難以規範一切非善行為,刑罰是最後手段,不要隨意動用。

劉嘉發說,此法要先釐清6大重點,1.跟蹤騷擾(糾纏)行為定義;2.要管誰、保護誰;3.主管機關是警察機關還是法院;4.介入時機是主動還是被動;5.管理方法是警察的警告命令還是法院的禁制令;6.不聽勸阻,要採行政罰還是刑罰。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