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再曝招生醜聞,華商被控賄賂讓兒進哈佛

哈佛大學(路透)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美國麻州聯邦檢察官週一稱,馬里蘭州富商趙捷利用財務陷入困境的哈佛擊劍教練的布蘭德(Peter Brand),採取賄賂方式讓兩個兒子進入哈佛大學。

檢方說,在五年時間裡,趙捷為布蘭德買車,為這位教練的兒子支付大學學費,為布蘭德在波士頓郊區的房子還清了抵押貸款,最後還以高價買下了這棟房子。布蘭德在坎布里奇購買了一套更貴的住宅後,趙捷又出錢為其裝潢。

哈佛大學 (圖取自哈佛大學網站)

檢方在一份刑事起訴書中說,作為回報,布蘭德將趙捷的兒子招進哈佛擊劍隊,幫助他們獲得入學資格。檢察官稱,趙捷支付給這位擊劍教練的款項總計150萬美元。

週一,在一家電信公司擔任首席執行官的趙捷和布蘭德被捕,並被控犯有賄賂罪。他們可能面臨最高五年的監禁。

哈佛招募的所有運動員都要經過招生委員會審核,該委員會大約有40名成員。然而,特招運動員被錄取的機率遠遠高於學習成績相似的非運動員。

趙捷的長子於2018年從哈佛大學畢業,小兒子是該校大四學生。當被問及這兩人是否會受影響時,哈佛大學發言人戴恩(Rachael Dane)說,兩人「都是通過哈佛的全員招生程序被錄取的」,這指的是他們經過招生委員會的審核,並接受過招生官員或校友面試官的面試。

布蘭德和趙捷的律師說,趙捷的兩個兒子是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取入學資格的。

「兩名學生都是學術和擊劍明星,」布蘭德的律師布魯克斯(Douglas S. Brooks)在聲明中說。「布蘭德教練在他們被哈佛錄取方面上沒有做錯任何事。他期待著法庭上能夠真相大白。」

趙捷的律師魏因雷布(William D. Weinreb)稱趙家兄弟是「高中時期的學術明星,也是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擊劍運動員,憑自己的實力被哈佛大學錄取」。他還說,「趙先生堅決否認這些指控」。

這對兄弟入學時的排名低於哈佛通常錄取的擊劍運動員,該校的男子擊劍隊一直是美國最好的隊伍之一,招收美國國家隊運動員。在美國青少年選手排名中,許杜哈佛擊劍選手都位列前10名,但趙家兄弟似乎沒有進入前50名,有些年份甚至根本沒有進入排名。

去年,聯邦政府對大學招生欺詐行為展開了大規模調查,全美的大學紛紛對此做出響應,哈佛在這個時候解僱了布蘭德。這起調查引發了人們對體育招生的質疑,以及教練是否多多少少會通過出售招生名額致富。

波士頓聯邦檢察官辦公室起訴了50多人,其中包括好萊塢名人費利西蒂·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勞林(Lori Loughlin),以及一些知名商界人士。

哈佛大學並沒有捲入這起名為「校隊藍調行動」(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案件,但在《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的系列文章曝光了趙捷購買布蘭德住所的奇怪情況後,哈佛大學開始對布蘭德進行調查。

檢方稱,馬里蘭州商人趙捷為布蘭德在麻薩諸塞州尼德姆的房子還清了抵押貸款,後來買下了它。

檢察官說,為了讓兒子們進入哈佛大學,趙捷實際上還花了更多的錢,大約240萬美元,因為還有一名同謀者拿了趙捷90萬美元。

在刑事起訴書中,檢方表示,趙捷希望自己的大兒子——一名成績優異的高中擊劍運動員——去哈佛讀書,但在2012年,布蘭德一開始對是否招募他「不置可否」。這位教練對該同謀者說,他需要「良好的激勵」。該同謀者是一所擊劍學校的創始人,曾在趙捷的兩個兒子上高中時擔任他們的教練。

檢方沒有透露這個現居維吉尼亞州的同謀者的名字,但表示他向政府提供了信息,希望獲得豁免權。

檢方表示,趙捷的第一個提議是為哈佛大學擊劍隊捐款,但布蘭德拒絕了這個提議,因為他希望個人能夠從中獲益。所以,檢方表示,趙捷和同謀者因此策划了一個計劃,讓這位商人向一個擊劍基金會捐贈100萬美元,然後將這筆錢轉給布蘭德運營的一個慈善機構。

但是,檢方說,該基金會由這名共謀者運營,他保留了其中大部分資金,其中包括用於自己兒子哈佛學費的3.1萬多美元。

檢方說,在那之後,趙捷開始尋找能令布蘭德直接受惠的方法,包括支付他的購車費用、其子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學費,以及他的排污費和水費。2016年,趙捷以98.95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布蘭德在麻薩諸塞州尼德姆的房子,比評估價值高出44萬多美元。

檢方說,虛高的價格令該市評估人進行了現場檢查,他在筆記中寫道,這筆交易「不可思議」。

交易完成幾個月後,趙捷的小兒子愛德華(Edward) 和他的哥哥埃里克(Eric)在三年前一樣,以擊劍運動員特招生的身份被哈佛大學錄取。埃里克·趙曾是哈佛擊劍隊隊的聯合隊長,獲得全藤校獎(All-Ivy)第二名。他的弟弟是替補隊員,很少登場。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