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異議人士 舉著笑臉紙板被控妨害社會秩序

新加坡社會運動者范國瀚。(圖/路透社)

新加坡社會運動者范國瀚(Jolovan Wham)星期一早上在新加坡一家法院出庭,他被指控「個人式非法集會」,他在今年3月,獨自站在警察局門外,舉著一張畫著笑臉的瓦楞紙板。雖然聽起來沒什麼,但是新加坡法律規定,任何帶有意見訴求的標語牌都屬政治集會。

半島電視台報導,今年3月,范國瀚帶著一張紙板站在警察局外面,隨即用麥克筆在紙板上畫了一張笑臉,並展示給來往的行人。據他所說,他是表達對全球氣候變化的關心,然而不久後,警察以「單人抗議」的名義取締他,這是個公訴罪,他在今天出庭。

范國瀚在今天上法庭時,穿著一件上面印著笑臉的白色T卹,以及上面印有笑臉的黑色口罩。

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寫道:「我的罪惡感很強烈。」

如果被判有罪,范國瀚將面臨最高5,000新元(折合10.6萬新台幣)的罰款。

根據新加坡法律,只有在「演講者之角」(小型公園的一部分的集會區),民眾才可以在未經許可情況下參加公共集會,其他部分都是禁制區。

這些規定特別嚴格,2018年,表演藝術家西蘭·帕萊(Seelan Palay)創作一部戲「32年:審判之鏡」,主要是講新加坡著名的政府犯謝太寶的故事。帕萊僅是舉著一張鏡子,在藝術館和國會前和平抗議,就被關押2星期,理由也是「個人的非法遊行」。

范國瀚被起訴後,他在臉書上發起「微笑互助」的活動,請求其他人也張貼帶有笑臉圖案的照片,以表示支持,有不少新加坡人響應。

許多人知道新加坡對於塗鴉的處罰相當嚴格,但多數人不知道新加坡政府嚴打塗鴉的主要原因不是為了市容,而是擔心這些塗鴉是某種政治行動的暗號,因此特別在意。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