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集體貪汙案 經濟部官員稱:蘇震清關心最多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經濟部國會聯絡組組長魏士綱作證稱,SOGO案蘇震清(中)關心最多。(本報資料照片)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今(25)日下午就藍委陳超明涉案部分,傳喚經濟部國會聯絡組組長魏士綱作證。魏證稱,他從6年前接這個工作,就一直在應付SOGO案,其中關心最多的就是綠委蘇震清及藍委廖國棟,雖然沒有義務要配合,但也不會去挑戰、質疑立委,只能見招拆招。

魏表示,調查官偵訊時,他雖稱不太記得陳超明有打電話關心SOGO案,但後來回去查看與陳的辦公室主任梁文一的LINE對話紀錄,想起來的確有這麼一回事,不過確詳細通話內容已不記得,大概是陳要經濟部給個面子,隨便派一個人出席公聽會應付一下。

檢察官質疑魏身為國會聯絡人,立委的請託怎麼會記不清楚?魏說,他從2014年接這個工作,就一直都在處理SOGO案,主要都是蘇震清和廖國棟在關心,且自今年3月迄今,立院已開了30幾場類似的公聽會,對於單一一場公聽會,並會認為特別重要,印象真的不太深刻。

魏指出,召集委員對行政部門最大的影響力,就是議程的安排,排早排晚都會有影響,但好壞不一定,有時確實需要拜託召委幫忙;持平來說,陳超明身為經濟委員會召委,雖然經常修理經濟部,但這是在野黨的天職,陳在請託事情的時候,態度還算友善。

魏說,正規公聽會是由召委召集,署名委員會或立法院主辦,SOGO案是由東吳大學發文,在立院召開「法律鑑定會」,本身就是很奇怪的會議,但如前所述,這樣的非正規公聽會半年多來就有30幾場,「立院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委員如果真的關心某個案子,通常會直接約談行政官員,否則都是書面往來,陳超明在SOGO案只有那通電話,其他時候沒印象有討論過。

魏強調,立委如果發出邀請,目的就是要他們派員參加,他們的立場當然是希望不要去,「但幾乎沒有凹成功」,只能協調出席層級越低越好;立委邀請、約談行政官員或向他們請託,雖然沒有法源依據,但基於尊重國會,他們不會挑戰,再奇怪都要當一回事。

陳超明的律師說,依魏所述,可證明陳從頭到尾只有打1通電話,國會聯絡人也是當一般請託處理;陳的辦公室主任梁文一則說,陳從來就不是會施壓的委員,都是用請託的方式跟行政單位合作,包括他在內,幫陳做事的團隊,自然也不會用施壓的態度去對待行政官員。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