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朝強硬派將當家 北韓憂拜登重返「戰略忍耐」政策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美聯社/朝中社提供)

南韓國會情報委員會幹事、共同民主黨議員金炳基27日表示,國家情報院(國情院)在國會情報委員會全體會議上彙報稱,北韓擔心拜登政府重新推行歐巴馬政府的對朝「戰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政策,導致川普政府時期朝美建立的「友好」關係重回「原點」,但與此同時,朝方對拜登先提議與金正恩會面的可能性抱有期待。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已確定將提名前副國務卿布林肯出任國務卿,另任命核心國安幕僚蘇利文接任白宮國安顧問。南韓《朝鮮日報》形容布林肯為「對朝強硬派」,他和蘇利文都強烈批評了直接面對金正恩的川普式對朝外交。特別是布林肯與多次稱呼金正恩為「惡棍」(thug)的拜登有著相同的對朝觀,他還稱北韓為「最糟糕的收容所國家」。今年9月,布林肯在某談話節目上稱金正恩為「最糟糕的暴君」。

在歐巴馬政府時期,布林肯曾領導美、英、法、中、俄5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德國(P+1)、和伊朗之間核協議(JCPOA、一攬子共同行動計劃)方面的工作,他在朝核問題上也是模範人物。只有美國和同盟國團結起來向中國施壓,實行強有力的對朝制裁,才能引導北韓進行實務談判。相形之下,南韓總統文在寅政府則認為有必要提出緩和對朝制裁等胡蘿蔔政策,布林肯有可能因此與文在寅政府的政策產生分歧。

而2018年4月,就在美國與北韓籌備新加坡第一次首腦會談(川金會)時,蘇利文為《華盛頓郵報》撰文稱:「北韓有過做出巨大承諾卻秘密推進核武器和飛彈計劃的歷史。北韓長久以來的戰略是為了獲得經濟上喘息的空間做出一系列承諾,然後再撕毀承諾。」他還在另一篇撰文中說:「有必要制裁與北韓進行交易的中國企業。」

《朝鮮日報》指出,拜登的外交安全政策可以概括為「加強同盟」、「牽制中國」、「恢復全球領導力」等三個方面。和川普交易式的觀點相比,他更重視以價值為中心的同盟政策,預料會動員外交力量重建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一旦拜登政府上台,因川普政府的大幅提高案而近1年未達成協議的韓美防衛費分擔金談判,也很有可能在短期內得到解決。民主黨在今年的政綱政策中表示「同盟並非金錢的問題」,強調公平的防衛費分擔,還表示「撤走駐海外美軍會破壞同盟間相互防衛的信任」。

2016年4月,時任美國副國務卿布林肯訪韓,他在接受《朝鮮日報》採訪時表示,「美國對韓國的防務承諾是『神聖義務』,很難想像無論是明年還是之後的任何一屆政府會拋棄這一義務。」他說:「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很少會達成一致意見,但對於韓美同盟的重要性沒有異議。」

被問到美朝對話的前提條件是什麼,布林肯則表示:「我們不關心北韓怎麼說,只關心北韓為無核化做出什麼行動」。他說:「看看伊朗,伊朗終止了核項目並接受了國際機構的調查團。伊朗核問題協議始於伊朗的決斷,這樣的決斷始於國際社會堅持不懈的制裁。北韓應從伊朗的經驗中吸取教訓。」

2018年5月,川普片面退出伊核協議,並以制裁及軍事威脅向伊朗「極限施壓」,致使美伊極度緊張。拜登則承諾會為伊朗提供「一條可靠的外交迴旋之路」,表示若伊朗遵守協議,美方將重新加入當年歐巴馬任總統和拜登任副總統時達成的伊核協議。

在北韓無核化談判方面,不同於喜歡「首腦外交」方式的川普,拜登認為應該加強務實談判。預料在歐巴馬政府之後,川普政府持續的對朝制裁施壓基調不會改變。拜登還可能會比川普政府更積極地提出北韓人權的問題。

2009年12月,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在評價美國朝鮮問題特使博斯沃思對北韓的訪問時稱,歐巴馬政府對朝政策是「戰略忍耐,同時與『六方會談』中其他相關方保持密切協商」,「戰略忍耐」隨即成為歐巴馬政府對朝政策的代名詞,它主張美國在北韓主動作出讓步之前,拒絕與北韓進行協商、談判,只會把北韓邊緣化。

實際上,此後美國官員在談話中很少提及「戰略忍耐」一詞,而是將美國對朝政策稱作「接觸」與「施壓」並行的雙軌政策。但當年歐巴馬政府的「戰略忍耐」策略,雖然未激化朝鮮半島局勢,也未能阻止北韓進一步研發核武,也未能達到本來目的,因此受到美國右派廣泛批評。

11月上旬,南韓外交部長康京和訪美。康京和表示,拜登當選總統「不會回歸到過去歐巴馬政府時期的『戰略忍耐』」,期待維持現有的朝美對話基調。然而《東亞日報》則指出,面對拜登主政時代,文在寅政府全面重新討論對朝政策不可避免。

《東亞日報》指出,拜登雖然是非常了解韓國、熱愛韓國不輸他人的知韓派,但是他對川普的對朝政策非常批判。他雖然積極支持金大中政府的「陽光政策」,但看到其失敗後,又重新回到了對朝強硬姿態。當然,在擔任歐巴馬政府的副總統期間,拜登還目睹了無視北韓、事實上缺乏戰略的「戰略忍耐」政策的失敗。

《東亞日報》認為,拜登時代的對朝政策不會回到「戰略忍耐」。有一大原因是,北韓已經宣布完成核武器開發,已超過了美國忍耐的水平,其威脅會越來越大。不管是針對北韓的制裁和施壓,還是對話和協商,都必須積極參與。只是這種接近方法與川普完全不同,很難期待「自上而下」式的首腦外交。拜登斬釘截鐵地表示:「只有北韓承諾減少核武器,才能進行首腦會談。」

拜登新政府很可能採取與同盟共同應對、透過中國加強施壓等多方接近方式,來把北韓拉到談判桌前的傳統接近法。朝美談判也將成為從工作級別開始,循序漸進的可預測對話。在拜登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政策再討論期間,再加上堆積如山的國內外懸案,北韓核問題在政策優先順序上被擠到後面的可能性也很大。在此期間,北韓有可能透過核武器、飛彈挑釁,重新恢復冒險主義周期。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