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人的米飯狂熱

菲律賓的馬路就像菜市場,人人在車水馬龍的道路上怡然自得,悠哉地穿梭在混沌車潮裡。圖為菲律賓馬卡蒂。(圖/shutterstock)

馬尼拉的治安不可怕,塞車才叫真正恐怖!

菲律賓人才不是都叫瑪莉亞,但全是米飯狂熱愛好者。

萬聖節派對當然要在墳墓開,還要陪祖先睡一晚!

距離臺灣兩個半小時航程的菲律賓這個國家,有太多神奇的地方了。

菲律賓的馬路就像菜市場,人人在車水馬龍的道路上怡然自得,悠哉地穿梭在混沌車潮裡,彷彿算命先生已預告沒有人會死於車禍;每到發薪日,所有大型商場鐵定人滿為患,人潮多到宛如末日活屍入侵;菲律賓人認為欠錢不丟臉,生日沒請客才是大大丟臉,就算是魯蛇一枚,到處借錢也要辦生日Party。

菲律賓女生的秀髮不知為何總是溼答答,他們從九月就開始準備過聖誕節,十月會看到萬聖節和聖誕節裝飾同時擠滿每個賣場,一睹聖誕老人加入其他妖魔鬼怪爭奇鬥豔的行列。

「我個人看來,菲律賓是個看起來很危險,實際上沒那麼危險的國家,屬於外表時尚,內心保守那型。」南漂作家如是說。

且看他一一破解菲律賓流言,帶我們一次看盡菲律賓的美麗與哀愁!

「什麼菲律賓啊?我才沒興趣勒。」

這本來是這本書的書名,因為我猜想,這大概是許多臺灣人心中的潛臺詞,但介於有點太過反骨,所以就把它改掉了。我相信拿起本書的你,對菲律賓還是有一絲興趣。

雖然臺灣離菲律賓很近,甚至比日本還近,但我過去對菲律賓是毫無想像的。而且我發現身邊很多臺灣人和我一樣,對菲律賓的認識相當匱乏,甚至不知道長灘島、宿霧都是菲律賓的島嶼之一。

我們可能透過旅遊、電視或電影,對日韓甚至更遠的歐美國家產生一定程度的認識,大夥兒都自許能增進世界觀,但還是忍不住朝先進國家望去,忽略了身旁這位可愛的菲律賓大嬸。

這或許就是我分享菲律賓文化的初衷。

我在菲律賓工作的這幾年,拚命分享任何我在當地觀察到的菲律賓文化,這除了是個人癖好之外,也希望藉由分享這些小發現,讓大家更認識菲律賓;其實不用談到國際觀這麼龐大的概念,只要我們能意識到除了身邊的三嬸婆、九叔公外,世界上還有很大一群人,正過著完全不同樣貌的生活,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不同國家的人都面臨著不同的環境、文化與壓力,但都不約而同地努力生存與生活。

在這些觀察之中,若你能從異同之間悟出一點反思與包容,其實就已足夠;若你還能觀察出人性的底層邏輯,那就不得了了,很有成為世界村村長的潛力。

我希望從自身出發,除了讓大家更認識菲律賓外,同時也能洗刷掉一些對菲律賓的刻板印象。像是菲律賓人都窮得要命啊、菲律賓人都叫瑪莉亞啊、菲律賓超危險之類的。

雖然有刻板印象也不是什麼特別邪惡的事情,但想想外國人一看到亞洲臉孔,就假定我們很會算數學和整天在練功夫,那種被「定型」的感覺是不是挺不爽,明明我們這麼有內涵,這些洋鬼子卻只看到表面。

就讓我們將心比心,一起打破刻板印象,一起認識這位可愛的鄰居――菲律賓。

【精彩書摘】

如果要提一項被我消費最多次的菲律賓人特色,肯定就是他們超愛吃飯這件事。

二○一八年去馬尼拉世貿中心為WorldBex布展時,由於多次在附近的菲式小吃攤用餐,身旁擠滿了菲律賓人,所以每一餐都讓我有機會近距離見識他們驚人的食飯量。

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個人,只點了一小盤豬肉(大概只有五、六塊肉)便在我身旁坐下來,沒多久後便從兜裡掏出一個大約半個Nike鞋盒大小的收納盒。一翻開蓋子,裡面全是白花花的米飯,分量大概比我三天九餐綜合起來的飯都多。

這麼多怎麼可能吃得完?是不是打算分成好幾餐吃?

不要懷疑,他在我離開之前就全部嗑光了,而且你可以從他咀嚼米飯的神情發覺,他沒有絲毫勉強,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歡是隱藏不住的。

身為一個有點科學風骨的社會觀察家,我怎能只單單觀察而不研究事情發生的背後動機呢?因此在這篇文章裡,我將用一些數據與事件,試著釐清到底為什麼菲律賓人這麼愛吃飯,吃到義無反顧、六親不認,吃到一堆菲律賓男人的肚子大到像懷胎五年羊水還一直不破。

探究背後原因之前,先讓我們看看菲律賓人究竟吃掉了多少飯?

根據PSA(Philippine Statistics Authority)二○一五年統計,菲律賓平均一個人一年消耗的米飯量是一百一十七公斤。

一年還吃不到一個俠客.歐尼爾的體重,看來也還好嘛?

數據要經過比較才有感覺,讓我們看看臺灣農委會二○一五年的統計。在臺灣,平均一個人一年消耗的米飯量是四十四.八公斤,同樣將米飯視為飲食大宗的日本,數據則是每人一年平均六十八公斤。

看到差距了吧?菲律賓人的食飯量足足是臺灣人近二.六倍之多!

試著想想你平常吃飯的碗,再多添一碗半之後,就是菲律賓人的食飯量,而且是每一餐都硬比你多上一碗半,完全是壓倒性勝利。俗話說,不怕別人比你優秀,怕的是優秀的人比你還努力,這真是一輩子都追不上的差距。

如此誇張的食飯量讓菲律賓成為世界上第三大稻米進口國,與此同時,他們自己也是世界第九大稻米生產國。入不敷出就是這個意思了,菲律賓人把農民的粒粒皆辛苦,統統牢記在心底。

我一度以為會大量吃飯的菲律賓人多屬貧困階級,可能不是真心愛吃,而是沒有太多選擇,統計數據卻再次顯示我的嚴重誤判。

根據PSA統計,菲律賓多數的米飯都是由Class A&B(我不知道實際標準,但

由富到貧總共分為A到E等社會階級)消耗掉的,平均一年消耗一百二十二.八七公斤米飯,不管是金錢量還是吃飯量都獨占鰲頭,全方位展現M型社會的豪氣制壓。

菲律賓人到底多愛吃飯?我發現他們不只正餐愛吃飯,連點心也常是米飯類做成,像是Kakanin 、Palitaw、Kalamay……

根據World Bank Data資料,有八十%菲律賓人表示自己一天當中有三餐或更多餐都會吃飯,六十%菲律賓人說自己有兩餐會吃飯,僅有一%菲律賓人說自己只有一餐會吃飯。

所以,不僅是當地餐廳提供大量米飯,連從國外輸入的麥當勞、肯德基也都得向這飲食文化低頭,乖乖在炸雞和漢堡旁邊提供米飯。在菲律賓人的字典裡,碳水化合物來源就是米飯,馬鈴薯、麵包、麵條都不入流。

唯有米,才是真理。

菲律賓人說:「Rice is a staple in the Filipino food.」米,就是菲律賓的棟梁。

那麼,菲律賓人到底為什麼這麼愛吃飯呢?

提筆寫文前,我原本預計會找到一些歷史典故或文化軌跡,稍微解釋一下為何菲律賓人這麼愛吃飯,但找了三天三夜都沒有適合的資料,其中內容不是太無聊,就是根本沒邏輯可言。

舉個例,網路上有個說法是,西班牙時期的白米只有有錢人可以吃,殖民結束後,大家都可以吃了,米飯就此變成全民食物─什麼邏輯零分的荒唐解釋,無法接受。

菲律賓人就是愛吃飯。(圖/時報出版提供)

既然無法從歷史宏觀的角度探索問題,我只好從身邊的菲律賓人下手,從一個個菲籍同事口中,聽聽他們對於愛吃米飯有什麼樣的解釋。以下各發言皆出於不同的菲律賓人:

─「因為飯會給你滿滿的能量啊!」

─「要是一餐沒吃飯的話,就像根本沒吃東西耶。」

─「飯很棒啊,很多營養。」(因為我說飯沒什麼營養)「我們的拳王Pacquiao也天天吃飯,他一天三餐都吃飯。」

─「飯就是好吃。」(真是任性的回答)

─「因為有些菲律賓人很窮啊,所以只好吃很多飯,結果肚子就變很大一個。」

「你很窮嗎?」

「不會啊。」

「那你怎麼也每天都吃那麼多飯。」(看向他裝滿飯的飯盒)

「哈哈哈哈,飯很好吃啊。」

─「因為他們很累啊(指的是我們工廠工人),很累的時候不吃飯就沒辦法工作

了;不過,有時候沒在幹嘛的女工也吃一堆就是了。」

─「要是不把飯吃完的話,你的手就會整個變形,然後一輩子都沒辦法工作及享受財富了。」(指的是一個菲律賓傳說)

─「我想是因為我們從小就吃飯的關係,我們的胃已經定型了,變成只懂得吸收米飯營養的胃,若是吃別的東西,即便肚子已經很脹了,還是覺得沒吃飽。」(這是我個人頒布最佳瞎掰獎的得主)

聽了這麼多藉口與理由,我想愛吃飯這件事,就是菲律賓人天性與任性綜合的結果,他們本來就很愛吃飯,加上根本沒打算把飲食均衡這件事放在心上,便造就了對米飯的無比狂熱。

據說菲律賓人煮飯都不需要量杯,手指隨便一插便知道水量需加多少即可達完美平衡。不禁讓我想起倒油翁的故事,熟,果然生巧。

二○一七年曾經發生一個關於米飯的小趣聞。菲律賓參議員Cynthia Villar建議─只是建議而已,還不到修法或任何形式法條補充─餐廳應該取消「飯吃到飽」促銷方案,因為飲食過量的米飯對國民的健康弊大於利。

菲律賓很多餐廳都提供加錢飯吃到飽(Unlimited rice)服務,難得出現一位好議員基於國民健康的考量,提出了如此立意良善的建議。但想也知道,這種與人民興致作對的政策,除非能提出「更誘人」的因應措施,不然就準備屁股洗一洗被網民譙爆了。

果不其然,此建議一出,該議員的臉書與推特隨即湧入大量菲律賓酸民,紛紛跳出來呼籲不能讓這種昏庸的政客掌權,餐廳的飯不能吃到飽,人民要怎麼打拚、如何生存!叭叭!

網民說:「菲律賓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問題,但飯吃到飽,不是其中一個。」而愛民如己出的參議員很快地在一周內做出聲明,這不過只是建議而已,隨便說說,你不喜歡聽,我就說點別的。

倒是有一點我一直不太明白,菲律賓人如此愛吃飯、重視米飯,為什麼餐聽提供的飯還是這麼難吃。先不說麥當勞的飯根本比狀元郎的狗飯還難吃,我每次都心不甘情不願地咬兩口就放棄了,就算是正統餐廳,提供的米飯也不夠講究,常常黏糊糊的,沒有粒粒皆清楚的美德。而且相較於日本米、泰國米,菲律賓的米根本毫無特色,又黏又不香,真是讓人百思不解。我的猜想是,反正這種程度的米就已經全民瘋狂,也就完全不用再多花心思改進了。

世界霹靂無敵大飯桶

關於菲律賓人愛吃飯這件事,大概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但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他們「沒有米飯不行」,起源於上次與菲籍同事到廣州出差。

我們一起去吃麥當勞,菲律賓同事點了炸雞翅套餐。在菲律賓,麥當勞炸雞餐都會配一球飯,但想當然,廣州的炸雞翅套餐肯定沒有飯。

少了那球飯,對我的菲律賓同事來說,簡直就是一場文化震撼教育。他不停追問我:「為什麼沒有飯?為什麼沒有飯?」同時驚呼:「難道你們臺灣人點炸雞餐的時候,只吃炸雞嗎?」

我說:「對啊,單純吃炸雞。」

這回答對他來說簡直不可置信,他的臉像是在說:「天呀,這什麼奇怪的飲食文化啊!居然只單吃炸雞。」

後來他實在忍不住了,追問那肯德基呢。我說也是呀,他再度青天霹靂。

我看他自顧自地搔頭,好像無法自我解釋,後來甚至崩潰地推導出一個奇怪的結論:「中國人不吃飯,所以比較瘦。」見他受了這麼大的震驚,我也不忍再反駁如此荒謬的論點了。

上述經歷讓我真正深刻地感受到,米飯在菲律賓人的飲食光譜中占有多麼狂妄的分量。一餐裡要是沒有飯,就像看豬哥會社卻沒有豬哥亮,是一種不完整的感覺。

我還發現,菲律賓語的吃(Kain)是從飯(Kanin)這個字中提煉出來的。

不能怪我的菲律賓同事如此大驚小怪,畢竟在菲律賓的飲食文化中,一餐裡就是包含了許多米飯與配菜,配菜可以是豬牛羊魚或蔬菜,誰來都可以,反正米飯永遠都是主角,一旦沒了飯,這一餐就失去了重心、跛了腿,再多山珍海味都無法填補缺乏米飯的空洞。

後來我分享了碗裡有剩飯,未來老婆就會是麻子臉的傳說給同事聽,他說他們也有類似的傳說,只不過他們的版本是會被惡魔帶走。

我想,比起老掉牙的惡魔抓小孩,臺灣這種真實性較高且充滿人文風情的傳說還是略勝一籌。

關於菲律賓的飯,可以說的事還多著呢。

(本文摘自《菲律賓,不意外?!南漂作家的文化臥底筆記》/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南漂作家

我是南漂作家,三點水的漂。

我曾經連任過兩屆國小的風紀股長、大學二年級榮獲大胃王比賽第二名、投稿文學獎差點拿到佳作,若要說特別驕傲的事,就是我吃完三媽臭臭鍋後,總是會把鍋子擦得很乾淨,讓店員以為那是新的鍋子。

我因為在菲律賓待了快五年,累積了很多跟菲律賓相關的文字,所以就在一本書都還沒出的情況,自封為南漂作家。

雖然我拿不出什麼厲害的經歷,但我寫的東西很好看,真的好看,不信你把這本書看完就知道了。

更多精彩內容
日本庶民美食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大公開
夢想的開始 搭一座愛的橋樑
你沒你想得那麼老:「老年」的定義正在改變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