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 我的性別:無

比起「天才IT大臣」「腦控大師」這類充滿奇幻感的稱號,或許唐鳳真正令人仰慕的,是她凡事願意「選每一邊站」的洞悉與包容。(圖/美麗佳人提供)

比起「天才IT大臣」「腦控大師」這類充滿奇幻感的稱號,或許唐鳳真正令人仰慕的,是她凡事願意「選每一邊站」的洞悉與包容。這位全世界首位公開承認跨性別身分的官員,如何看待台灣的性別教育與社會現象?且讓鳳姐親自解答。

「可能有記憶以來就會好奇吧,家裡有很多這方面的書籍,人類學、生物學、昆蟲記,大概都會提到性別,很多不同動物都會有好幾種性別啊。」唐鳳說,自己天生雄性荷爾蒙較少,第一次青春期約13歲左右,雖然有變聲,但其他發育並不明顯。

20出頭時,她去量睪固酮濃度,醫師說大概介於人類雌性跟雄性中間。24、25歲,她接受雌激素治療讓身體重新發育,猶如經歷了第二次青春期。之後,她在部落格宣布自己的跨性別身份,改了中英文名字,從唐宗漢成為唐鳳,Autrijus 成為 Audrey。

性別不只二選一

唐鳳很小就發現,比起真實的人類世界,網路世界對性別的想像反而更有趣寬廣,「我八、九歲開始寫程式的時候,電腦也不會管我性別。12歲玩BBS,當時還是撥接喔,註冊的時候不但有男性、女性可以選,還有植物、礦物。即使我社會化了,在線上參與社群的時候,也有很多人選擇當外星人什麼的。其實,性別不是二元的,它是填空題的感覺。」

二元對立往往像個拙劣的枷鎖,侷限了人類思考的可能性,「14、15歲已經是比較中性的打扮,家人其實蠻鼓勵我的。我母親小時候也是當成男生養,我爺爺是非常溫柔的一個人,在軍隊也被叫『妹子』。我本來就不覺得性別氣質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多重選項,甚至是複選,你可以一次選好幾個,一方面很溫柔,很有傾聽的能力,但二方面又勇猛自信,很願意承擔等等,這些維度都不是互斥的。」

採訪撰文/林侑青

更多精彩內容
她們是─無國界醫生
徐熙娣,當女人好過癮
免出國逛日本道後溫泉還能試穿浴衣 少爺列車與熊本熊在這裡等你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