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宇宙中的地位

人在宇宙中的地位。(圖片來源/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星星不解地在宇宙的角落對我們眨眼,經過幾千年,我們仍在凝視它們,搔著頭皮,一樣地懵懂迷惑。在《預知宇宙紀事》裡,著名的科普作家提摩西‧費瑞斯透過歷史去解釋天文物理學,他也帶領讀者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科學新領域。

大爆炸理論確定了宇宙演化論的可能性;科學家又想出統一場論,結合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量子力學和萬有引力的奇妙力量;新的超弦理論建構了十度空間的粒子世界;愛因斯坦把世界化約為能量,而下一世紀的我們確認為我們是由宇宙本身組成的。我們對宇宙的觀念會影響到我們在這星球上的生活,或許我們指示世界的一個部份,或是說,一個粒子。

在下一個千禧年裡,我們會發現在宇宙中,我們不是孤獨的。我們的大爆炸只是永遠的連續泡沫中的一個輕響。宇宙不斷地膨脹,宇宙理論也不斷地再進化,我們得到愈多的答案,疑問也就愈多。

【精彩書摘】

最近鐘擺有了不一樣的方向,科學家和哲學家開始重新思考,在這遠為廣闊的世界裡,我們的存在是否真的那麼無關緊要。哥白尼革命孕育著一種宇宙學原理(cosmological principle),這原理拒絕把人類安置在宇宙的中心或其他特定的位置。如果主張大霹靂是在一個預先存在的特定空間裡發生的,而我們又剛好在這爆炸的位置上,所以那些星系都遠離了我們,這樣的說法就牴觸了這宇宙學原理。到目前為止,這宇宙學原理仍然是大家所接受的,但是我們懷疑它是不是太過片面性了。如果有第二個原理,宇宙學或許會完備一些——這樣的原理在思考我們的存在時,假設我們確實有什麼特別之處。人本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正是這樣的理論。它假設人類的存在是既有的事實,而後才去搜尋宇宙中生命存在不可或缺的線索。

在探討這個觀點時,我們提出兩個問題,是關於人類和宇宙之間的關係:我們是不是孤單的?生命是遍布宇宙的,或者只是寥寥無幾的?人類的智慧是個偶然的僥倖,或者是宇宙火燄的一點耀斑?

我們的存在是否反映了宇宙的某些實相?人本的進路假設那是肯定的,並且嘗試以生命存在為起點去認識宇宙。

我們在宇宙中是不是孤獨的,這問題由來已久。所不同者,是我們會有一些工具,在回答這問題時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現有的電波望遠鏡可以偵測到四分之一的銀河系裡任何其他生命文明所發射的訊號。下一代的太空望遠鏡(optical space telescope)藉著接收來自太陽系之外的星球的光譜,將可以辨識生命的種種跡象——特別是二氧化碳,它可以顯示大氣層的存在;水,意味著海洋;以及臭氧,是氧氣的另一種形式。而未來的太空探測也可能就在這太陽系裡嗅到其他生命形式或化石——或許隱藏在土衛六(Titan)朦朧的雲層下,或是潛伏在火星的冰凍層(tundras)裡。(關於火星生命存在的探究,在一九九六年的太空探索裡挹注了新的動力,航太總署的科學家發現一個想像的證據,一千六百萬年前從火星上剝落的石塊中的顯微化石,或許是由於小行星的撞擊,在十三年前掉落到地球上,一九八四年在南極被發現。)除非這探究有明顯的突破或推翻,否則關於其他星球上的生命的討論,仍然只是思辨性的。當科學對於我們星球上生命的活動和起源有更多的理解時,這樣的思辨性質確實有些許的改善。

(本文摘自《預知宇宙紀事》/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

提摩西‧費瑞斯(Timothy Ferris)

著名的科學作家,NASA顧問,在四所大學任教,是加州柏克萊大學的榮譽教授。他的著作曾獲提名美國國家圖書獎和普立茲獎。著有《預知宇宙紀事》以及暢銷書《星系:銀河的未來》(1989年獲美國物理學院獎、提名普立茲獎)、《新的天空》(1992年紐約時報年度好書)。

【譯者簡介】

林淑貞

政大外交系畢業。譯有《牛頓的蘋果》、《性、演化、達爾文》、《探索大地之心》、《生命中的戒指與蠟燭》、《如果中共跨過台灣》、《海蒂報告》、《林村的故事》、《母親與女兒的戰爭》、《作父母,也要作情人》。

林宏濤

台灣大學哲學系碩士,德國弗來堡大學博士研究。譯著有:《鈴木大拙禪學入門》、《啟蒙的辯證》、《菁英的反叛》、《詮釋之衝突》、《體會死亡》、《美學理論》、《法學導論》、《愛在流行》、《隱藏之泉》、《神在人間》、《眾生的導師:佛陀》、《南十字星風箏線》、《神話學辭典》、《與改變對話》、《死後的世界》、《正義的理念》、《與卡夫卡對話》等作品。

更多精彩內容
達爾文主義對宇宙演化的重要含義
看到自己眼中的約翰藍儂 卻看不到別人眼中的
既沒有八個老婆 也沒有點到秋香─悲情文青唐伯虎的戲劇人生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