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富二代卻「點蠟燭讀書、河邊洗澡」!謝佳見痛揭童年創傷

謝佳見出席「寒士吃飽30」愛心運動。(創世基金會提供)
謝佳見出席「寒士吃飽30」愛心運動。(創世基金會提供)
謝佳見出席「寒士吃飽30」愛心運動。(創世基金會提供)

出道多年、戲約不斷的謝佳見,之前被起底是馬來西亞連鎖超商少東,是個家產百億的富二代,不忘投入公益事業,得知邁入31年「寒士吃飽30」愛心運動,今年受疫情影響,取消團圓宴,改「送禮到家」,24日日化身送禮大使,與創世工作人員前往清寒單親媽媽家中,獻上祝福年禮及紅包,呼籲各界年關將近,請支持寒冬送暖活動,關懷苦難無助的弱勢家庭。

從馬來西亞來台發展邁入第7年的謝佳見,從小父母離異,由爺爺奶奶帶大,經常因父母不在身邊而被親戚欺負,遭受冷言冷語,更曾經度過「點蠟燭讀書、在河邊洗澡」的苦日子;謝佳見表示:「小時候,因為單親,過得很沒有安全感,也碰到很多無助的時候,不知道能向誰求救,因此我告訴自己要變得強大,才有能力幫更多需要幫助的人。現在,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都會盡力去幫助他們」。

他在活動上講到「紅包」時一度傷感泛淚,他事後表示,因為想起小時候身處單親家庭,在奶奶家長大,過年沒有爸媽在身邊買新衣服給他穿,一個很疼他的叔叔久久回來一次,就拿了1000元給奶奶說「帶他去買新衣新鞋吧」,這讓他興奮到爆炸,一位不是爸爸的人卻對他這麼慷慨、在過年過節時可以給他這份愛,這樣一份紅包真的會讓人家記住、感謝你一輩子。他說,因為當時身邊沒有爸媽,在鄉下地方這樣的小孩會過得特別辛苦,所以直到17歲他才有自己的第一顆生日蛋糕,知道過生日是什麼滋味,也因為小時候曾經有這樣的創傷,他一直告訴自己考試讀書都要保持前三名、一定要比別人更強,一路以來都是抱持著這種一定不能輸、很衝的心態,無法讓自己停下來,期許自己一年比一年更好,「我不想再回到以前,因為一直被忽略的感受,真的非常痛」。

謝佳見有感而發表示,這一年相較起來步伐很慢,所有的事好像都變很慢,也不能去大陸拍戲,「但反而步伐慢的時候,可以做很多不一樣的事情。以前拍完一檔接一檔,現在則有時間思考做不一樣的突破,可能是以前你叫我演、我不想演的,除了歌舞劇,還有前陣子演的《酷蓋爸爸》也跟以往接演的偶像劇完全不一樣;現在台灣趨向較寫實的類型劇、職人劇,我也很想去演,但可能我在大家心目中仍偏向偶像,之前就需要更多時間讓大家接受,我一直想要突破這一塊」。

他因為疫情關係,已經從今年農曆年後至今都沒有回馬來西亞老家,「因為回家要隔離,我想要到隔離就有點痛苦,因為我是無法在一個空間待太久的人,一想到回去要7天、再回來要14天,我就要瘋掉。但我爸幾乎每天都叫我回家,問我為什麼還不回家?待在台灣幹什麼?催促我東西整理好快回家啊!最近用的理由是從小看我長大的伯父80大壽,26日辦壽宴,他要我回去參加,而且他自己也不在馬來西亞,是我要我代表他參加!」

此外,他已經習慣待在台灣,也一直覺得自己有點像台灣人,不管是工作或生活都很融入,以前因為拿居留證,必須至少一年出境一次,今年三月已經拿到台灣永久居留,「我算是半個台灣人了,等了七年!今年終於審核過了,超開心!不用再一年至少出去一次了。而且也因為拿到永久居留,所以也拿到三倍券,超開心、興奮的!早就都用在請朋友吃飯上了,因為三倍券只能用到年底,我很怕會忘記」。以前在台灣過節、跨年,因為有點像遊客心態,所以都會跟朋友在外狂歡、倒數看煙火,「今年心態是台灣是家的感覺,有種歸屬感,所以我想要待在家,找朋友來家裡吃飯共度,好好享受在家的感覺」。

他說爸爸之前要幫他買房被他拒絕了,而且爸爸也覺得在台北買房CP值有點太低,「因為太貴了!如果照我想要的坪數30-60坪,可能要4000-6000萬,在台北買一間,我可以在馬來西亞買兩、三棟透天厝,他希望我找板橋或桃園的房子,但我因為工作,還是想要比較方便的地方,不過最近有點想要去桃園,因為開車來台北只要29分鐘」。

他說因為自己不能住在小空間,剛來台灣時住的小套房只有6、7坪,後來導致他有點憂鬱症,不能關在密閉空間,當年著小套房時就幾乎每天都往外跑,回去就只是睡覺,睡完一張開眼睛就跑出去,「因為我受不了狹小空間」。

不過他又說,最近又有新的想法,是想拿爸爸要幫他買房的那筆錢去拍戲,「因為今年國片非常強,腦海中一直有故事想要拍出來,想要身兼製作與導演,會不會自己眼還不知道,但故事是從年輕演到大的,很苦的少年,有點像是自己的故事,有些覺得不可告人的、不能說的,希望等有機會時拍出來,相信很多人會想要看,因為我的童年真的滿慘的,像是必須到河邊去洗澡,凌晨3點起床去割香蕉,當時只有讀小學9、10歲左右,很暗很黑所以很怕有蛇,大家又說有鬼,這讓我心理的創傷和陰影陰影很深」,他覺得拍這故事也算自我療癒,「走不出來、講不出口的事,需要有一個方向去釋放」。

被問未來一年新希望是否想要有個伴,他說一直以來都把事業當成自己最主要的目標,除非想要生小孩,否則不會覺得需要一個伴,但之前拍完《酷蓋爸爸》後的確父愛大爆發,想要立刻有個一個小孩,覺得當爸爸好像滿好的,但冷靜之後就覺得責任感很重要,還是不要亂來、不要亂生!不過他希望明年表演事業上可以轉型成功,接演類型劇、職人劇,過去可能大家想到他就覺得他無法演醜、髒或頹廢,其實他都很能接受,畢竟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相信心理層面可以做到,「我可以體會寒士生活」。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