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伯特》作者:別讓「藝術的堅持」阻礙成功

《呆伯特》作者:別讓「藝術的堅持」阻礙成功。(圖/時報出版提供)

──時代變了,思考是你最強大的武器──

如果你不曾質疑下列事件,你可能已經身陷輸家思維:

.科學家預測石油產量已經達到頂峰;

.科學家說臭氧層破洞已經嚴重到無法修復;

.專家說2000年的千禧蟲會癱瘓全世界的電腦系統。

20年前,如果媒體報導某件事的事態嚴重,我們必須嚴陣以待;如今,如果媒體宣稱某件事很可怕,那八成一點都不可怕。學會如何思考是我們在這個時代脫穎而出的利器。

【精彩書摘】

自尊問題

看待自尊有效的方法是,把它當成一種工具,不要去認為它反映了真實的自己。如果你把你的自尊當成工具,你便可以有所選擇,在需要的時候放大一點,在其成為一種障礙的時候,就把它縮小一點。

當我們人類對於自己的能力所做出的評價,高於事實所能保障的程度時,如此的心理狀態會在某些方面帶來最佳的成果,包括運動、考試、戀愛、社交生活、事業和其他。這是因為自信心跟成功與否高度相關。自信心要運作到最好,就是即便缺乏有效證據的支持,還是要相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多更好,卻又不至於多到瘋狂的程度。

舉例來說,我不會讓我的自尊告訴我,我有一天可以打進 NBA,我這樣想的話就太瘋狂了。不過,我可能會允許我的自尊告訴我,我可以變得相當富有,足以讓我買下一支 NBA 球隊。這種結果的可能性也是相當的低,但還不算是百分之百的瘋狂,有鑑於我本身的個性就是野心勃勃,並且已經算是小有財富。在這個例子裡,我有自信認為自己可以戰勝這個極低的可能性,這樣的信心可能會讓我充滿動力,讓我以一種具有生產力的方式,向著那個方向前進。

舉一個目標小一點的例子,像是在面對一個許多人都想爭取的工作機會時,說服自己、相信自己是眾多應徵者中的佼佼者,這個信念會讓人覺得你充滿自信,正好是面試工作時最好的狀態。有自信的人在壓力下會表現得較為出色。只是你也不會想要過度放大你的自尊,因為這麼做會給人一種目中無人的感覺,對自己撒一點小謊──來提高你的自尊──可能會是相當有成效的,但不要做得太過火了。

縮小你的自尊

人生會給你各式各樣的情況,讓你可能會想要降低自己的自尊,例如,當你發現自己在工作上或是社交生活上與人意見分歧的時候,提醒自己一件事可能會頗有助益,即有可能這一次對方才是對的。這也是我之所以建議要記錄下這種狀況發生頻率的原因之一。我建議你記下自己有多常對一件事情非常確定,之後卻發現自己大錯特錯。舉例來說,如果你認為某個政治情勢會朝著某個特定的方向發展,那麼你就做出一個明確的預測,並寫在日記裡、在社群上分享,或是跟一個親愛的人分享,假如你說得不對,日後這個人很可能會提醒你。這裡很重要的地方在於,你要對那些基於自己對世界的觀點所做出的預測,有所付出並做出承諾,且認真以對,如此你就比較不容易忘記。把你的預測內容從腦袋裡拿出來,放到實體世界裡,能讓你有機會在經過一段時間後,再回來審視這些預測是否準確,而不會遇到選擇性遺忘這種問題。

如果你跟大部分的人一樣,你就會體認到,你對未來所做出的預測,成功預測的紀錄比你所想像的次數要來得糟。這種謙遜認錯對於你能否逃出自己的精神監獄至關重要。讓自己記得幾個鮮明的錯誤實例,如此,在未來遇到其他狀況時,你就會適度地保有謙卑的心態,不再認為自己是全知的。

當你可以毫不費力地,把過去的錯誤視為一種學習經驗的時候,就別把它當成是一種缺失,因為這些錯誤的的確確就是學習的歷程。一旦你可以張開雙臂,擁抱那些隨著犯錯而來的學習價值,你便會發現,在面對任何情況時想想:「但這次我可能是錯的」會變得更容易。

你會遇到一些場合,會讓你想要縮小你的自尊,避免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混蛋。舉例來說,有時候你可能會需要在其他人面前假裝你對自己的意見也是存有疑慮,即便你其實沒有。否則就會看起來像是個目中無人、自以為是的萬事通。如果是情勢所需,不必猶豫,就裝一下謙虛吧。但也不要做得太過火,整體而言,人們還是比較喜歡有自信的人。

如果有一個人認為,自尊反映了真實的自我,而非一種可視需求放大或縮小的工具,那麼他所擁有可以通往成功的路徑就會比較少。

大眾常常問我,怎麼做才能進入漫畫這一行?他們經常會向我展示他們的漫畫作品,而大約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我的建議會被否決,單純只是出於自尊心上過不去。自尊這個詞從來不會出現在討論裡,但幾乎總是隱含著某種形式的「藝術上的堅持」,這對我們的目的來說,兩者是同一件事情。想要吃「藝術」這行飯的人,並不想要聽取大眾需要的是什麼,他們想要聽到的是,他們的主意是多麼地令人驚豔,即便事實並非如此。這就是自尊。當你的自尊在替你做決定時,就是輸家思維。

數年前,有位年輕的漫畫家,當時尚未取得多少商業成就的他請我吃了頓午飯,想要從我這兒取經。我跟他談了兩個小時,給了他我在這方面所能提供的、最好的建議,他邊聽邊做筆記,中間停下來追問了幾次,釐清了一些東西,之後,對於我所提出的建議中的許多項,他皆付諸實行。他的名字叫做斯蒂芬.帕斯蒂斯(Stephan Pastis)。他的連環漫畫《對牛彈琴》(Pearls Before Swine),現在已是世界最頂尖的連環漫畫之一,而他也成為了千萬富翁。

你可能會認為斯蒂芬.帕斯蒂斯這個人缺乏自尊,因為他將我的商業建議無縫地融入了他的藝術作品。然而事情遠非如此。他大可像你見過的幾個人那樣,放大他的自尊。但我觀察到,他在顯然有需要時才會這麼做,當自尊的出現會造成問題,他就將其縮小。對於帕斯蒂斯而言,自尊是一種工具。如此的心態加上令人印象深刻的才能讓他變得富有。我見過很多想成為漫畫家、才華橫溢之人。但是,很少能找到一個知道如何擺脫自尊監獄的人。

1989年,我自己的連環漫畫《呆伯特》首度被刊登在報上時,我針對的主題都是那些我自己覺得很好笑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吸引了我的注意的通俗笑話;但是我的受眾們用上千封的電子郵件告訴我,他們比較喜歡那些呆伯特在辦公室裡的漫畫,假如我當初把自尊心視為自我核心價值的一種展現,而非一種工具,那麼我的「藝術上的堅持」很可能就會阻止我去聽取受眾們的意見。但是我當時的工作經驗以及教育養成主要都是屬於商業範疇;在這個領域裡,客戶就是老大,只要實務上可行,無論什麼時候,客戶要求什麼就得做什麼。我當時就是這麼做的,我的自尊是種工具,不是座監獄,掌握了這點就等同擁有一把鑰匙,讓我開啟了我所擁有的價值,並以此為世界做出奉獻。

當你的環境中充斥著不經意的殘忍,那些認為自尊反映出自我的人就會想要打退堂鼓。

我經常會觀察到一種人,他們急切地想要在一些政治爭論中取得勝利,卻深陷自尊的囹圄。人們都希望自己是百分之百正確,同時還希望把對手說成百分之百錯誤,這有時候會讓你置身於荒唐的境地,並使得你對理性和事實全然蔑視。(受到自尊驅使)因而產生的、需要自己是對的這種需求,會排擠那些讓自己變得有說服力的機會,但這才是辯論的重點所在,在有成效與自尊之間,選擇自尊的話,就是典型的輸家思維。

成效比自尊重要得多了。

(本文摘自《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史考特.亞當斯 Scott Adams

《呆伯特》的創作者,是史上最紅的連環漫畫之一。他在科技產業待了 16 年,服務過的公司包括克羅克國家銀行以及太平洋貝爾公司,自 1995 年起,他成為全職的漫畫家。他有許多暢銷的著作,包括《呆伯特法則》、《狗伯特的最高機密管理手冊》、《要怎麼樣幾乎做什麼都失敗卻還是大獲全勝》、Whenhub 的共同創辦人,目前住在舊金山市外郊。

【譯者簡介】

陳映竹

義大利波隆那大學、法國上亞爾薩斯大學雙碩士,現任專職英/法/義口筆譯,熱愛文學,更熱愛文字。譯作有《專注力協定》等書。

更多精彩內容
輸家思維:戰不贏對方 就先幫他們貼上壞蛋標籤
成就人生的關鍵在自己手上
疫情下的歧視 科學有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