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螞蟻金服退出 網貸業者瓜分市場瞄準底層民眾

大陸網貸市場龍頭螞蟻金服退出市場後,網貸業者把螞蟻的危機看作是自己的轉機,更是網路業者難得的重大發展機遇。(圖/螞蟻金服官網)

近來中共官方動手扼殺的螞蟻金服IPO,同時對阿里巴巴進行反壟斷調查,許多人認為官方整頓網路市場,將讓殺戮多年的戰場獲得短暫平靜,但情勢發展卻出乎多數人意料。這兩天網上傳出消息,螞蟻金服下架所有金融存貸商品後,空出來的市場份額正引來現存網貸業者的覬覦,摩拳擦掌地準備分而食之。其中還包括已拿到牌照的新進網貸業者:《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與網路叫車業者滴滴出行。

大陸出重手整治螞蟻金服與淘寶,阿里集團股票連續大跌,螞蟻暫停花唄、借唄等網貸業務後,外界原認為業者擔心步上阿里後塵,行銷手段可能稍為收歛,不料市場回應卻是完全反向操作。網貸業者把螞蟻金服的危機看作是自己的轉機,是網路業者難得的重大發展機遇。

目前在網貸市場上角色都大有來頭,除了被整治的螞蟻金服花借唄,還有京東集團的京東金條、騰訊的微粒貸、百度的有錢花、360借條、小米貸款、美團生活費/借錢、攜程的借去花和拿去花、蘇寧的任性貸、國美易卡等等。花唄原來擁有最大市佔,停掉後留下的市場份額,已成為各方搶食的目標。2周前,新進網貸業者《今日頭條》已在其APP上的「備用金」項目做了授權書更新,可能以「放心借」進入網貸業務;滴滴出行則是在「滴滴月付」項下提供小額消費貸款。

市場人士分析,螞蟻花唄退出後留給其他業者搶奪市場份額的機會,而字節跳動的加入則刺激業界有了全新的思維方式。過去網貸市場主要對像是初入社會的年輕人,經過多年的經營,大量的年輕人成為消費性網貸的主力,但這些年輕人也差不多人人都背了幾萬至十幾萬人民幣的債務,再壓榨的空間有限。而每年新進的社會新鮮人總數已開始逐年減少,如何爭取拓展更大的業務開發對象,成為網貸業最主要的課題。字節跳動很明顯地將以其運用數據演算法的專長,開拓出全新的網貸客戶層。

許多人已經觀察到,已有一段時間在《抖音》、《快手》等網路短視頻平台上的貸款廣告愈來愈多,以近乎野蠻的方式在開拓一向不為人注意的社會底層市場。其中一些貸款廣告因為情節過於荒唐、品味極其惡俗,遭到各界的批評,例如京東的廣告中有一位農民工搭飛機為盡孝心需要用錢,但身上現金不足,旁人出手相助,拿農民工手機在網上借了15萬備用金後解決燃眉之急,並說「以後你急用錢,不需要再看別人的臉色」。這個廣告招致如潮的惡評,京東也出面為此廣告道歉,其他廣告也差不多類似的套路,有些誇張離譜的程度更甚。

很多人因此懷疑,這種荒唐的廣告太蠢了,到底能有什麼吸引客戶的作用?殊不知這正是一般人的理智與機器演算法的差別,投放廣告者根本不在乎你的看法,他們用的是《抖音》、《快手》慣用的演算法,把這些吸引不了你的廣告投放到最容易上當的使用者身上。換言之,從《抖音》開發大量底層使用者的慣性與技巧來判斷,他們瞄準的是過去不被重視的底層民眾,這些民眾可能出手金額較少,但群體的量很大,償債意願也比都會區年輕人更好,也更「好騙」,是網貸業絕對值得開發的新客戶群。

這種業務策略並非完憑空想像,善用數據的業者當然重視紮實的數據做為依托。據大陸央行公開發布的2019年金融調查報告顯示,收入越低的家庭,其資金運用杠杆比率越高,年收入6萬元人民幣(台幣26.7萬元)以下的家庭的平均杠杆率286.9%,是年收入36萬元(台幣160萬元)以上家庭平均杠杆比率89.0%的3倍多,同時也明顯高於其他收入水準的群組。這意味著,越窮的家庭越需要借錢,而越借錢也導致越加窮困,成為惡性循環。

底層民眾不只比較需要錢,也比較容易騙,而且還有大量的欲望未被開發,他們是現代文明與大消費主義的處女地,統計他們的行為模式後對症下藥,就會有一定比例的人群上鉤。此外,這個族群話語權低,吃虧上當後通常申訴無門,給業者帶來的麻煩較少。

總之,網貸市場因螞蟻金服退出而發生巨變,網貸主力年輕人也用得差不多了,網路巨頭就把手伸向底層民眾,以精準而強大的網路力量吸引他們上鉤成為債奴。這種現象擴大之後勢必會有嚴重的社會問題,在強化反壟斷的同時,應予預先防範。

更多精彩內容
頭條揭密》解讀阿里反壟斷調查:網路巨頭太囂張 影響商業秩序
阿里巴巴涉商業壟斷行為 陸監管機構正式立案調查
頭條揭密》整頓馬雲旗下金融商品 拯救債務地獄裡的年輕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