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怪物

那個怪物。(圖/時報出版提供)

散文 短詩 攝影 寂寞 狂歡 華麗的頹廢

對於創作,HUSH的態度更像在玩,在這個世代玩耍,賞玩旁人,玩弄自己,無論音樂、文字、照片,他總能一針見血道盡都會人的孤獨、落寞與蠢蠢欲動。本書從散文、攝影出發,循著作者日常生活的腳步,看見21世紀整個都市在快速膨脹的疏離中崩解,明明身處泳池,卻像獨自泡在浴缸中無法離開;孤單彷彿養分,想逃,卻發現是賴以生存的唯一方式。原來我們一樣孤單。

【精彩書摘】

反正已經沒有什麼能夠阻止我年復一年地提醒自己的孤獨了。

因為打電動結識的異男朋友阿樂,前陣子送我一個害他東西掉光光的厄運布章。是一個綠巨人浩克的頭像,上方寫著Forever Alone. 當下當然直覺且玩笑地回說,誰想要永遠孤獨。

誰想呢?

告別了欣賞對象,工作結束,從下過雨的台中,回到台北家裡的那個晚上,一個瞬間突然以為自己明白了。

浩克在復仇者聯盟裡說,他變身的祕密,就是隨時維持在憤怒的狀態。也許在李安時期,浩克仍然是那個探索自己的怪獸,任憑憤怒牽制,毫無理智。但在加入超級英雄聯盟之後,他學會了與憤怒共處,即便變成了醜陋的怪獸,仍然能分辨誰是敵是友。

臉書前幾天又冒出那種時不時的動態回顧。這一次是三年前發的圖文。大致看了一下,口吻與現在沒有差多少。也許古今人們對孤獨或寂寞的抱怨總是口徑一致,千篇一律。不過這樣說,也只是試圖讓自己躲在大眾的層次底下而已。也想過,老是發這些闡述自己孤獨的文章,終是會讓人退避三舍的。嚇不走的人彷彿也只是奢侈品罷了。物以稀為貴,悲傷說多了總顯得廉價。沒人稀罕,就沒人同情。

那個回到台北的晚上,迷糊間貫通的,就像是浩克的憤怒。

就像每一次被啟動變身機制,成為一個巨大而瘋狂的悲傷怪獸時,心底都明白,永遠是孤寂在驅動著我。無論去愛、去悲傷、去遠離或接近。那些不可逆的孤寂分子觸發了身體裡的細胞,讓自己在某些免疫脆弱的時刻與場合裡,變身成那個怪物。

有段時間我很不愛回家,總是在朋友的店裡待到只剩下員工了才走。現在回想起當時的心境,就像是害怕回到一個人的房間。因為那個怪物就在房間裡等我。凌亂的房間是怪物的巢穴,散落的衣物就是怪物蛻變而脫下的皮。每一天,那個怪物都有些不同,但表情總是相同的。

如果總是無法避免成為那個怪物,我想,在這個怪物毀掉一切之前,也許得先讓孤寂不毀掉自己。

如果要變成浩克那樣的怪物,我希望自己是白色的。

(本文摘自《娛樂自己》/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HUSH,台灣男歌手、詞曲作者。哲學系肄業,熱衷星象、塔羅等神祕學事物,詞曲創作經常以哲學角度出發詮釋生命與愛情,被譽為「音樂哲學家」、「創作鬼才」。曾為張惠妹、孫燕姿、A-Lin、徐佳瑩、丁噹、林宥嘉等歌手創作。2015年為徐佳瑩創作「尋人啟事」入圍第26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娛樂自己》/時報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
練習說再見
都是別人的錯?不要當思想魯蛇! 學習工程師的思考
害怕出糗而不敢嘗試?其實沒有人Care你的尷尬!唯一的錯就是你沒有行動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