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這一年 我們學會的十件事!

黃文博》這一年,我們學會的十件事!(愛傳媒提供)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年終將屆,人人無不冀望2020惡靈惡靈、退散退散。各種回顧、檢討、排名紛紛出籠之際,我也來湊個熱鬧,替大家整理幾件今年新學習到的事情:

一、由於新冠疫情,口罩成為生活必需品。我自己做的統計,一個月內,進出家門與公司118次,忘記帶手機因而折返的次數為5次,忘記戴口罩因而折返的次數高達27次,可見口罩有多累贅,角色有多悲情。

尤有甚者,今年初全民花了兩三個月,看了一堆不同專家的正反說法,才搞清楚口罩的正反,原則上淺色朝內,深色向外。

包括我在內一缸子人,原來一直正反不分,錯戴了幾乎大半輩子。天哪,為什麼生產口罩的廠商從未在包裝標示標準戴法?

疫情讓我們學會,認為凡事無所謂,反正都一樣的人們,其實欠缺分辨正反的能力,對口罩如此,對政治也如此。

二、色盲約佔人口比例8%,其中的紅綠色盲又可分為紅色盲與綠色盲。

從今年發生的幾件準司法事件觀察——說「準」司法,是因為這些案件以偵結、不起訴做收,有違常理。

例如黨鞭之子收到表弟寄的毒品,檢調好用心好用心好用心(因為實在太用心,所以寫三遍)的找出surprise這個字,在輿論surprise聲中宣布結案,有違常理,英文字surprise可以做為罪證不足依據?看來,權責單位現在似乎喜歡查水錶勝過查案情。

台灣的綠色盲普及率遠超國際標準,借用劉家昌做的、劉文正唱的「綠色大地」歌詞:「一眼看過去,一片油油綠」,真貼切。放眼當前,滿眼皆是因綠而做官,因綠而過關,因綠而不被關。

高比例綠色盲讓我們學會,何以紅綠燈的綠燈代表暢行無阻。

三、從今年起,越來越多人開始接受「台灣只有形式上的民主」的說法。起碼,人民選出的政治人物,當選後不甩公投、不理民意,不鳥民情,明明欺矇,還要文縐縐地編派說辭矯飾,是誰都無法否認的事實。

「時空環境改變」,真正意思是:「老娘答應美國了」。

「給人民多一種選擇」,真正意思是:「我不標示,你別抗拒,給我吃下去」。

台灣的民主,只比先進民主國家少了一點,民主的主字少了上頭那一點,於是民主變民王,人民選出的不是公僕,而是個王!

王讓我們學會,台灣政客絕非凡人,他們像乩童,說的話,正常人聽不懂,必須靠「桌頭」解語。

四、印象中,打罵教育是二十世紀的陳年往事,早已禁絕。實際上,打罵教育並沒有銷聲匿跡,它衍生出進階版,以變種型式,在不同領域發揚光大,我名之為:打罵教訓。

政府透過國會多數暴力立法,打壓教訓在野黨,打壓教訓所謂附隨組織,打壓教訓言論尺度,打壓教訓新聞自由⋯⋯

政府官員飆罵教訓民代,發言人飆罵教訓反對黨,小編飆罵教訓媒體⋯⋯看吧,台灣根本沒有脫離打罵教育的陰影,只是發生的場景從家庭、學校換到政壇、媒體、網路。

台灣同時仍困在家父長制的烏雲裡,只是扮演家父長的從老師、老闆換成總統、院長、部長,甚至一枚小編。打罵教訓讓我們學會,台灣人的奴性,並未因掙脫日本殖民統治而減低。

五、為表示對抗中國,效法大衛挑戰巨人哥利亞的無畏精神,今年政府破天荒的幫人民花掉三千多億台幣,向美國獨家購買各式武器。

兩岸情勢緊張,叫陣多,買武器多,宣示要為台灣而戰的「口頭勇」人士也多。解決兩岸僵局,難道別無它途,唯有一戰?

島內囤了那麼多軍火,不危險嗎?不擔心擦槍走火嗎?

很久以前,政府就嚴令禁止囤積炮竹、瓦斯、汽油等危險物品,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現在,政府囤積的軍火,其威力何止燎原,足可滅島啊。

超買武器讓我們學會,人如果把狠話說絕,就得逼自己走上絕路。

六、楚材晉用的成語,提醒主事者留住人材的重要。近來,中國中芯半導體繼延聘前台積電梁孟松後,又延攬同樣出身台積電的蔣尚義,導致梁因自認未受尊重而辭職。

台灣護國神廠出身的高階人材,為對岸半導體產業做出巨大貢獻,典型的楚材晉用。

無獨有偶,台灣內部也發生幾起楚材晉用的案例。

今年,砲轟執政黨失德、失能、失信的強勢火力,幾乎都來自出身綠營者,遠者如孤軍奮戰卻一以貫之揭發假博士疑案的彭文正,近者如萬箭穿心仍堅守原則批判含萊劑肉品的蘇偉碩。

他們以一人之姿,不因顏色混淆是非,不因信仰背叛真理,完勝反對黨全黨之力,雖非晉用,然楚材竟能撼楚,堪令政黨及政府領導人為戒、為恥。

楚材晉用現象讓我們學會,身邊的戰友可能正是最瞭解你死穴弱點的敵人。

七、勞工朋友太辛苦,做一輩子,不管是戶外揮汗玩命的勞工,或是室內抗壓鬱卒的勞工,每個人毫無選擇的讓勞保扣款。

勞工所求不多,期待的不就是退休後能夠領用存下的老本,那時的感覺,一如補給飲料廣告用語所言:啊!福氣啦!

月前爆發勞動基金非法炒股案,內神通外鬼,官員濫權動支勞工血汗錢,配合奸商操炒特定股票,造成龐大投資損失。

錢不是自己的,賺了,參者有份,賠了,關他們屁事。上位者欺世盜名,下位者偷雞摸狗,大哥別笑二哥,強盜莫審竊賊。

抓了一個偷雞摸狗的小小組長,抓得到欺世盜名的大尾嗎?怎麼說,倒霉的還是勞工。

勞動基金弊案讓我們學會,勞工沒資格說:「啊!福氣啦!」,只配說:「啊!厚去啦!(隨它去啦)」

八、中天新聞頻道於12月11日

因NCC不予換照,走入歷史,過程疑雲重重,惹人非議,官方雖振振有詞,亦難逃箝制新聞自由的嫌疑。

關於自由二字的定義,當朝的解釋跟社會清議出入頗大。事實上,早在民國106年總統府送的元旦春聯上,就露了端倪。

春聯寫的「自自冉冉,歡喜新春」,外界不解其意。查賴和原詩應為「自自由由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府方居然誤引書本手民誤植的「自自冉冉」。古有指鹿為馬,今有以冉當由。

現在想想,搞不好府方就是要寫這個冉字啊。冉字,乃由字伸手伸腿。打破自由二字的框架,讓手腳得以破格施展,涉入各個領域。

這裡伸手進去管管,那裡伸腿進去涉足。伸手伸腿到新聞自由,又何怪之有?關掉一個新聞台讓我們學會,執政者對自由二字的嶄新詮釋,早已冉冉昇起。

九、12月24日,政府送給全體國民聖誕禮物,含萊劑豬肉,在前所未有的寬大條件下,明年元旦正式准許進口。

在野黨和極極極少數民間團體,喧嚷了那麼久,希望明確標示,希望學校禁入,希望⋯⋯結果,提案全數封殺。執政者寸土不讓,維護萊豬利益,意志堅強。

截至目前為止,從一人獨斷開放進口的總統,一直在立院舌戰立委的行政院長,一心擁護中央決策的農委會主委,到一群自我打臉的民進黨民代,沒有一個人承諾會吃萊豬。

連曾經在立院公開說:「只要是檢驗合格的,沒有道理說不能吃」的經濟部長,也沒有承諾會吃喔!我不知道總統的私人御廚是否已經在開萊豬菜單?也不清楚民進黨民代聚餐時會不會指定萊豬入菜?

但我非常明白,身邊的外食族、媽媽、幼稚園園長,都很憂慮會吃到,開始把有吃到風險的食物刪除,於是滷肉飯、貢丸湯、肉鬆、冷凍水餃、小吃店的蘿蔔排骨湯,一大堆庶民食物被列入嫌疑名單。

一旦排除掉這麼多有嫌疑的食物,剩下能放心吃的,恐怕為數不多,很煩惱!真是的,如果總統、院長、部長、委員們能夠明確宣示每天吃萊豬,並且願意接受監督,人民還有什麼好怕的?

然而,在挺萊豬的袞袞諸公裡,我還是沒看見有哪個承諾會吃自己擁護的肉。吃萊豬讓我們學會,准許進口這四個字其實是縮寫,全文是:准許老百姓吃進口。

十、這一年,無論你的政黨屬性,無論你的政治立場,無論你的統獨意識,捫心自問,你覺得這個政府有在俯身傾聽人民的聲音嗎?有在弭平族群矛盾嗎?有在為我們的下一代擘劃未來嗎?

我尊重你的答案,我的答案當然都是「沒有!」。我也曉得我們誰也說服不了誰,你認為我唱衰扯腿,我認為你盲從護短。

我發在臉書的文章,有些臉友嗤之以鼻,基於朋友間的禮貌,對我的發文冷處理,你的心情,我懂。

我對待持相反意見的臉友發文,一樣。我明白,久而久之,我的臉書將會變成同溫層,一些立場相左的朋友會轉身離去,但我絲毫不遺憾!

我不肯假裝現在是承平盛世,我不願壓抑吞忍過雲淡風輕的小日子,我更不想當個圓融討好的鄉愿。

在越來越多人因寒蟬效應而噤聲的肅殺氣氛中,我用僅有的撰文技能發聲表態,因為我看不下去台灣被帶到兵凶戰危的險境,看不下去台灣民主被糟蹋成獨裁式假民主,看不下去台灣人成為蹲在溫水裡享受小確幸的青蛙。

我最看不下去的是⋯⋯總統當選人口中的謙卑,早成為台灣近代史上最巨大的謊言。

朋友,無論你什麼立場,你真的同意這位總統心懷絲毫的謙卑嗎?這位總統讓我們學會,「謙卑」,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漢語拼音應為ao man,音同傲慢,釋義為驕傲無禮。

朋友們,告別2020,用戒慎恐懼的心情迎接2021吧。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