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梅克爾主導 中歐投資協定趕在黃金窗口完成談判

習近平如果要對抗美國,必須拉攏歐洲,而要拉攏歐洲就得搞定梅克爾。(圖/路透)
川普在G7峰會時對其他與會國家領袖耍蠻,梅克爾帶領歐洲各國領導人與川普對抗其加徵關稅政策。(圖/美聯社)

中國大陸與歐盟以令人吃驚的談判速度推進投資協議談判,竟然也能趕在2020年結束前宣佈完成。外界看待這次中歐投資協定今年以來進程似乎顯得倉促,特別是在接近年底之際迅速跨越重大障礙,乃因2020年底確實是完成談判的黃金窗口,它正處於美國川普政府停擺、當選總統拜登未就職前,以及推動此項協定最力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尚在執政中,也是她擔任歐盟輪值主席結束前2天。

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可說是全球最主要3大經濟體改變國際經濟格局的重要協議,中歐宣佈協議談判完成後,美國朝野為之跳腳並試圖說服歐盟回心轉意,等待拜登上任後再以歐美聯手方式向中國施壓,以獲取更大的談判成果,但歐盟顯然冷漠以對。中國大陸對達成協議高聲歡呼,全球分析人士皆認為這是中國在地緣政治上的重大勝利。

若從中國大陸在全球與區域經濟的角度觀察,不久前才簽署了有15國參與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為這個全球成長最快速的區域超級經濟體的領導者,緊接著又與歐盟達成全面性的投資協議,未來在面對與美國的貿易戰或是經濟蕭條時各國築起貿易壁壘時,都有了足夠的保障得以從容應付。因此大陸有分析認為,雖然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但RCEP接連中歐投資協議兩項在年內分別達陣,可以說是近數十年來少見的完美收官。

不過,這個近乎完美的成果也是在十分驚險的狀態下完成的。今年雖然各國都受到新冠疫情大流行衝擊,但中歐之間進行投資協議談判的次數高達10回合,是過去幾年一倍之多。很多分析都認為,2020年底可以說是中歐投資協議完成談判的黃金窗口,第一個個因素就是它趕在美國當選總統拜登1月20日就職前,如果協定拖延到20日就職後,拜登勢必出手強勢阻撓。歐盟也明白,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及魯莽作為加劇美歐裂痕,是歐盟趁機與中國完成協議談判的最好時機,歐中雙方先造成既成事實,兩邊領導人隆重宣佈,即使拜登上任也難以要求歐盟撕毀協議。

第二個因素是歐盟內部問題。這些年歐洲除德國之外,經濟都相當低迷,許多國家都債台高築,加上難民的衝擊,右翼的民粹勢力快速抬頭,傳統建制派的支援度搖搖欲墜,其中狀況最嚴重的就是德國。而右翼勢力一向反對全球化、傾向激烈的種族主義,也敵視共產主義。推動中歐投資協進程著力最深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執政已近尾聲,可望接班的人都比較偏向右翼,因此若要為德國製造業尋找廣大的市場與穩定成長的投資環境,梅克爾必須在僅剩的任期內敲定與中國的投資協議。

此外,最後一個黃金窗口的時間因素也在梅克爾身上,談判必須在2020年完成,晚一、二天都可能會有變數。因為梅克爾擔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的任期是由2020年7月1日到12月31日為止,因此中歐雙方的談判就趕在12月30日宣佈達成協議。下一任的輪值主席已於1月1日由葡萄牙總理科斯塔接任,梅克爾在宣佈達成協議的時程上,很明顯的獲得戰術上的成功。

這次中歐投資協定完成談判,對歐洲、中國與全球來說都是重要的經濟事件,做為領導歐洲製造業的德國而言,必須尋找更大的市場才能支持德國乃至歐洲的繁榮,因此梅克爾使盡全力,排除萬難,幾乎是拖著整個意見分歧的歐洲來與中國談判。早先就有分析指出,習近平如果要對抗美國,必須拉攏歐洲,而要拉攏歐洲就得搞定梅克爾。從川普得罪梅克爾與習近平拉攏梅克爾的操作來看,在籠絡歐洲這個重要的政治經濟實體上及長期盟友上,川普確實把事情完全搞砸了。

更多精彩內容
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告捷 幕後最大推手即將功成身退
踩到華盛頓痛腳了!美朝野痛批歐盟與中國達成投資協定
美中新冷戰關鍵戰場在哪? 《紐時》作家弗里曼:柏林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