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名導三池崇史追悼《悲情城市》製片張華坤 「最值得尊敬的男子漢」

《十億追殺令》女主角松嶋菜菜子跟著台灣高鐵一起入鏡(安可電影提供)
張華坤(左)和日本名導三池崇史合作廿餘年,都是片場拼命三郎(城市電影公司提供)

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電影《悲情城市》製片張華坤上周六因肺腺癌辭世,告別式將於明(7)日舉行,與他相識合作長達26年情誼的日本名導三池崇史,因疫情不克來台致意,特別透過友人傳來感人至深的悼文,內容就和他的電影風格般直接有力,三池推說他不會哭,但看過悼文的影圈好友,都被這段鐵漢導演獻給鐵漢製片的話給弄哭了。

三池崇史的悼念文如下:

「致遠行的張先生 — 張大哥華坤,您的遠行我沒有落淚。因為我知道我如果落淚,您會罵我說:「有時間難過的話,怎麼不用來拍電影!」在我心中您是最棒的製片人、也是最值得尊敬的男子漢!謝謝您!」

(日文原文:旅立った張さんへ,張華坤兄さん。俺は泣かないよ。「泣いている暇があるなら、映画を撮れ!」と貴方に叱られるからね。『最高のプロデューサー』そして、『最高の男』でした。ありがとう。)

風格鮮明的日本暴力美學名導三池崇史,被國際影壇譽為亞洲昆汀塔倫提諾,早在1994年尚未有大銀幕電影作品前,來台拍攝的錄影帶片《修羅的啟示:保鑣Mr.牙》(1994),就由張華坤擔任台灣製片,兩人在片場都是拼命三郎的個性,從此一拍即合,每次三池來台拍片都要找張華坤當製片,而張華坤也因此引介許多台灣演員如:李立群、戎祥、高明駿、高捷、戴立忍等人參與三池執導的日片演出。

三池向來以拍片的拼勁有名,一年可執導4到5部電影,2002年更創下一年內推出7部電影的紀錄。如此的能耐,最重要的就是拍攝現場的效率,在他心中,張華坤帶領的台灣製片團隊,總是能使命必達,讓他安心創作。如2013年的日片《十億追殺令》,大手筆將台灣高鐵台南站陳設為日本新幹線車站,佔了全片四分之一的場景。當時三池向日本大製作公司指名,一定要找張華坤協拍,因為三池相信,如此煩瑣協調又需高度保密的拍攝任務,只有找他才能安心。

《十億追殺令》入圍當年坎城影展競賽,男女主角大澤隆夫、松嶋菜菜子在坎城記者會上,還特別感謝台灣的協助,讓此片得以順利拍完。

李立群曾演出三池1997年來台拍攝的第一部大電影《雨狗》(日本片名《極道黑社會》),昨晚他讀到三池的悼文十分激動,他說這是鐵漢導演獻給鐵漢製片的悼念,他永遠記得當年拍片現場上,三池與張華坤聯手克服各種拍片困難的拼勁。憶起張華坤他說:「我們是在生命中最熱誠的年輕歲月就結識的朋友,一交30多年,沒想到華坤這麼快就走,從我得知他走了的消息到現在,生命中就好像少掉一塊什麼」

榮獲12座金馬獎定的台灣影壇錄音大師杜篤之,憶起張華坤說:「他是我心目中最講義氣,夠意思的朋友。台灣電影聲音的演進也都是因為坤哥的支持而得以完成,第一部現場同步錄音,第一個杜比立體聲,第一個杜比環繞音效,第一個杜比數位聲音,種種都是因為 坤哥。」

 

杜篤之說,早期台灣還沒自己的杜比混音棚年代,「坤哥」就支持我們到日本錄音室混音,常看到他用混混流氓式的日語跟日本朋友,溝通弄得大家很開心!「我何其有幸參與了坤哥製作的大部分電影,受他照顧,他做事嚴謹但不拘小節,做人守信從不虧欠,做朋友誠懇義氣,每次碰到新的事物新的要求改變,他總是能有辦法克服萬難,成就我們的期望,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依靠與支住 。」

 

當年隻身來台以《戲夢人生》日文翻譯入行的日本製片小坂史子,與張華坤相識27年,前天也從東京傳來悼文:「從你身上,我學到的一個原则就是:人要為自己的尊嚴而活。我永遠記得有次你跟日本合作的製片起衝突,你直接回絕對方不合理的要求說:『我被打死都不會出賣我的導演,拍好的素材不會給你的!』坤哥,謝謝您!」 張華坤告別式將於明(7)日下午在臺北市立第一殯儀館一館永愛廳舉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