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反陸之際 北京在非洲大打疫苗外交恐成芭樂票一張

隨著西方國家反陸意識興起,北京積極運作疫苗外交,但卻為非洲國家看衰,恐成「芭樂票」一張。(圖/路透社)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0日分析,隨著西方國家因貿易戰、人權等議題,對中國大陸產生極為強烈的負面情緒;這時非洲國家因在各個主要國際機構擁有關鍵投票權,而成為中共積極爭取的重要盟友。面對新冠病毒恐在非洲橫行,北京趁勢大打疫苗外交,承諾將非洲疫苗接種列為北京「優先事項」。但事實上,最後恐是「芭樂票」一張。

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各地大流行,富裕國家開始為其公民大量採購並儲備疫苗,試圖將疫情影響降到最低。此時,非洲國家無不希望仁慈的北京能伸出援手,幫助非洲大陸擺脫大流行的影響。對此,大陸也抓緊機會增加對非洲國家的影響力。

先是企業家馬雲等人向非洲捐贈大量口罩、篩檢器材與醫療設備,隨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也承諾非洲疫苗接種將成為北京的「優先事項」。不過,本週甫結束非洲行的王毅,在整個走訪行程中,卻沒有針對疫苗作出具體承諾,讓非洲國家只聞樓梯響,未見疫苗影。

賴比瑞亞前公共工程部長摩爾(W. Gyude Moore)便直言,大陸關於非洲疫苗的承諾根本是假的,「沒有時間表,只有空頭支票。今天,我不知道有哪個非洲國家正在運送大陸疫苗」。

至於大陸外交部,則不願回應非洲疫苗的相關問題;但國營媒體則駁斥疫苗將成為「談判籌碼」,以擴大北京「政治影響力」。

王毅的非洲之旅走訪奈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波札那、坦尚尼亞與塞席爾等國。這樣行程維持中共外長30年來的傳統,即每年首個外交訪問都前往非洲。不像西方世界往往忽視非洲,甚至將其視為勢力範圍下的衛星國家;中共的做法證明每個非洲國家都很重要。

自1991陸非簽署首項協議以來,大陸已快速成長,但王毅此行前仍堅稱雙方都有「開發中國家的身分」、雙方都慘遭大流行的「橫禍」。實際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陸於2020年擺脫赤貧狀態,還將疫情成功控制住,並開發首批冠狀病毒疫苗;相較之下,非洲依舊貧窮、缺乏疫苗,抑情死亡人數近7萬,兩者其實大大的不同。

雖然王毅走訪的國家病例數不多,但這可能是篩檢器材不足的關係。然而,疫情對經濟造成嚴峻影響,許多非洲國家正逢衰退與不斷加劇的債務危機。光看尚比亞,該國成為數十年來首個債務違約的非洲國家。高達120億美元的外債中,有4分之1是欠大陸的,而大陸卻拒絕債務減免。

此外,大陸與非洲關係近日因疫情而緊繃。在廣州,非裔人士因疫情而遭到歧視引發整個非洲的憤怒。

另一方面,摩爾認為,非洲在採購疫苗上需要尋求更多代理,才能自由決定疫苗何時交付。不然,僅靠大陸或世界衛生組織的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北京已簽署協議),都只會讓非洲國家「缺乏槓桿地位」而任人宰割,最後無法決定交貨時間。甚至,COVAX的計畫在最初階段,能獲得的劑量僅足以保護20%的非洲人口,讓非洲各國必須考慮俄國疫苗等其他選項。

再者,王毅走訪的塞席爾雖然是第一個接種疫苗的非洲國家,並已收到捐贈的5萬劑大陸疫苗;但諷刺的,這些疫苗不是大陸贈送的,而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捐贈。當習近平夸夸其談非洲人民接種疫苗將是大陸「優先事項」的同時,非洲國家卻不清楚「優先事項」所指為何。

全球公共衛生資深研究員黃嚴忠(Yanzhong Huang)認為,大陸絕對有幫助非洲國家的動力;一來,是改善自身形象;二來,擴大大陸製疫苗在市場上的佔有率;三來,疫苗將成為戰略工具,特別是對北京有戰略意義的國家。

事實上,大陸絕對有實力推展疫苗外交。除國藥集團的1款新冠滅活疫苗已獲批准並上市外,還有另外4款後選疫苗目前已進入第3階段臨床實驗,距離批准前的最後測試僅剩一步之遙。與市面上的其他疫苗不同,大陸疫苗主打無須超低溫保存,使其更容易在發展中國家運輸。

儘管自深圳至伊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的冷鍊物流也已建立,疫苗生產也早已準備就緒,大陸疫苗隨時可直奔開羅;但是,大陸從未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進行疫苗第3階段測試,這有助於加速當地國家取得疫苗的速度。至於王毅的非洲行,更讓當地人不清楚何時才能拿到大陸疫苗,或大陸要開何種條件才肯送出疫苗。

摩爾認為,非洲國家需要疫苗不只是健康考量,還有經濟因素。「我們很快會生活在2種世界中。一種是西方國家普遍為其人口接種疫苗,而暢行各地;另一種則是發展中國家世界,因缺乏疫苗而無法進入世界其他地區」。

經濟學人分析,2022年4月以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陸大部分地區仍不太可能獲得疫苗。然而,當疫苗之雨無法降下,非洲人民因病毒橫流無法走出邊界時,大陸推銷的「患難與共」說法,就很難讓非洲大陸買單。

更多精彩內容
美國深陷選舉混沌 CNN:大陸趁亂茁壯
瑞典、法、德、英逾6成民眾對陸印象差 智庫分析3大原因
大陸政經之手全面伸進南亞 美智庫點出印度對策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