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感謝張毅給另一個表演空間!「金馬影后」楊惠姍破釜沉舟離開電影圈

楊惠姍感謝張毅豐富了自己的生命。(盧禕祺攝)
曾連續2年得到「金馬影后」的楊惠姍表示對於電影圈不會眷戀。(盧禕祺攝)

金馬名導、「琉璃工房」創辦人張毅去年11月病逝,享壽69歲,與他相伴40多年的遺孀楊惠姍近日接受本報專訪,她表示很感謝張毅豐富了自己的生命,帶她接觸那些「沒有他我學習不到的東西」,包括離開電影圈,「他給我另一個表演空間,讓我表演的基礎在雕塑這個領域上有更大的發揮」。

談到張毅3年前開始頻繁出入醫院,因為病情相當複雜,心、腎、肺等重要器官都出問題,到後期已經「打針打到沒有血管可以打」,楊惠姍雖然於心不忍,但還是無法輕易放手,「他就算躺在那不能動,我都很開心可以跟他一起,至少還活著,讓我能看到他」,也知道丈夫對生命的熱愛跟渴望,「只要他能夠承受的了那個苦跟痛,我們就不會輕易放棄,可是他的器官已經沒有辦法負荷了」。

憶起最後在病榻旁陪伴張毅的那段期間,楊惠姍每天除了替張毅梳洗全身,還會按摩他腫大的雙腿,「連抱著他胖胖的腳都很開心」,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幫助,但對楊惠姍來說是種安慰,還會苦中作樂地說「哇,你的小豬腳」,也不讓張毅穿醫院裡的病服,還會打開外送軟體問張毅有沒有想吃的東西,就是希望盡一切所能激起張毅對生命的欲望。

楊惠姍在整理張毅遺物時,意外翻出他國三的生活週記簿,幾乎每周都被老師評「你小說、電影看得太多」,楊惠姍表示張毅就像是她的活字典,「我常跟他說『你怎麼什麼都懂』,學校的知識已經滿足不了他」,楊惠姍也很開心地跟著張毅到處探索,並透露2人私下從沒吵過架,「因為我相信他,我們就一路走,我很喜歡他決定很多事情,當然途中我可以提出一些看法」。

至於對電影圈會不會還有些眷戀?楊惠姍說「基本上我們算是都很破釜沉舟,不會藕斷絲連」,也很清楚演員的壽命不長, 曾以《玉卿嫂》獲得亞太影展影后,和憑藉《小逃犯》、《我這樣過了一生》連續2年奪下金馬影后的她表示「走過也得過最高的榮譽,那就夠了,現在重啟另外一個生命跑道,就全力去做」。不過從小對電影相當熱愛的張毅每天晚上一定會和楊惠姍一起看一部電影,但對於自己的作品他們卻是拔腿就跑,「我們的個性都是面對自己影像會很害羞,能夠避開就避開」。

而張毅也不會用一般的語言去說「我愛你」,但會說「永遠沒有來不及的愛」 ,想起2人之前相處的點點滴滴,楊惠姍不禁哽咽「從以前我就知道愛的越深,將來面臨的痛苦就會越大,只是沒想到會那麼痛,他雖然都一直在我心裡,他走了更是在我心裡,可是沒辦法,我還是在一個人的欲望裡,佛教裡說的『貪嗔癡』,雖然已經學佛30年了,還是要繼續修行讓自己解脫」。

認識夫妻倆數10年的前台中市新聞局長石靜文也表示,這幾年看到楊惠姍這麼細心照顧著生病的張毅,讓她非常感動,「張毅三頭兩頭進醫院,接到病危通知進加護病房,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惠姍其實只要她能想到的都會去做,每天整理檢查的數據、精準計算食物的卡路里、均勻分配每天的藥」,甚至到後期張毅腳腫到走路有困難時,楊惠姍還會親自背著他,去年幾乎一半以上的時間都住在醫院裡,堅持自己照顧張毅,不請看護。

石靜文也說當年認識楊惠姍,覺得對方很安靜,這陣子她發現楊惠姍好像有被張毅潛移默化影響,不僅文章越寫越好,話也越講越好,讓石靜文忍不住虧現在每天戴著張毅帽子的楊惠姍就像「張毅上身」,變得越來越精明。也心疼好友最近比較辛苦,「突然要面對琉璃工房這麼龐大的經營,要花很多的心思跟體力,以前這些都是張毅在處理」,並透露已答應會幫助楊惠姍,繼續推廣張毅的生前的文學、電影、琉璃各個藝術方面的作品。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