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童遭父拿藤條渾身是傷 阿嬤不忍大義滅親怒告兒子

6歲童遭父拿藤條渾身是傷 阿嬤不忍大義滅親怒告兒子。(示意圖/pexels)

家住桃園的陳姓男子,自稱為了管教6歲兒子,動輒拿藤條拿藤條、木棍痛毆,不連妻子與男童的兄長也都群起模仿,導致男童小雙耳、後頸部及手臂、腳掌等都有瘀青棍打痕跡,祖母發現愛孫全身是傷而不斷追問,才知道被兒子打傷,氣得大義滅親帶愛孫去報案,男童清楚的描述每個人打他的部位及傷勢,但父親卻裝傻,審理時陳卻裝傻對法官表示「不知兒子傷勢怎麼來的」,桃園地院審理後,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傷害罪,判父親拘役58日,可上訴。

根據判決書記載,陳男再107 年8 月底,因管教兒子未能如意,竟逾越管教目的,以徒手或手持竹棍、藤條等相類之物毆打,導致兒子雙耳淤青、頸部多處淤青挫傷、左上臂及前臂多處棍打痕跡等傷勢,案經祖母發現後才向警方報案。

男童向法官表示,爸爸拿細的棍子打我,頸部後側瘀傷是爸爸用竹棍打的,因為我做錯事爸爸才打我;左右側耳瘀青也是爸爸用竹棍打我的;胸腹部及手臂咬痕是哥哥咬我的,我在寫作業時哥哥就咬我一下,表哥沒有咬我;左手大拇指受傷是媽媽用棍子打我的,因為她不准我喝飲料,但還是我喝飲料;手臂是爸爸用藤條打的,我和哥哥、表弟都有被處罰,表弟沒有咬我;背部後面跟屁股的傷是哥哥用的,腳掌是媽媽 用藤條打的;爸爸說我頭上的傷是跌倒造成的不算,我說的才算。

法官認為,男童雖年僅6歲,卻對於父親有徒手或使用竹棍傷害其耳朵、頸部及手臂等情節前後證述一致,且並未一味將身上之傷勢歸咎於父親,對於被傷害的原因,身體哪部分是被誰以何種方式傷害的,均能區辨且證述明確,足見其證述並非任意編 撰或受他人影響,有相當之可信度。

法官審酌男童父親對於管教幼童應尋理性溝通之方式,卻未顧及兒子為未滿12歲之兒童,身心均尚未臻成熟,就徒手或手持竹棍之方式,造成男童受傷,且犯後否認犯行,未見悔意,因此判刑拘役58天,仍可上訴。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