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保扶、老鼠藥成毒鳥禍首 引發生態失衡

加保扶對鳥類毒性特別強,農民將稻穀、玉米參入加保扶為誘餌讓鳥吃,直接或間接吃的鳥都被毒死,農地現場常見到大批死鳥,慘不忍睹。(洪孝宇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二代老鼠藥是抗凝血劑,屬慢性毒,老鼠吃了會慢慢內出血,5到7天死亡,以老鼠或鼠屍為食的猛禽也跟著中毒。(洪孝宇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2020台灣國家鳥類報告》出爐,其中「鳥類中毒危機」章節由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研究員洪孝宇負責撰寫。毒害鳥類最嚴重的為農藥加保扶及二代老鼠藥,雖然防制農田的鳥害及鼠害,卻也造成生態失衡。

《2020台灣國家鳥類報告》內容涵蓋台灣鳥類保育和研究的重要議題,參與撰寫的作者近50名,經5年多的規畫、撰寫、編輯終於完成,是台灣鳥界重要的里程碑,其中「鳥類中毒危機」章節統整2012年來,鳥類受毒害的研究結果。

洪孝宇說,加保扶引進在1980年前後,剛好就是台灣黑鳶大量消失的時間點。加保扶對鳥類毒性強,農民將其參入稻穀、玉米為誘餌,造成麻雀、斑鳩等「害鳥」死亡,食腐類猛禽如黑鳶吃了鳥屍後也被毒死。

據社群網站「農地毒鳥回報社」統計,2014至2018年共有250筆毒鳥案例,中毒死鳥有26科51種5957隻。加保扶的毒是立即性,現場常能見到大批死鳥,慘不忍睹。防檢局雖於2017年禁用高濃度加保扶,但未禁的低濃度仍會造成鳥類死亡。

二代老鼠藥是抗凝血劑,屬慢性毒,老鼠吃了會慢慢內出血,5到7天死亡,以老鼠或鼠屍為食的猛禽也跟著中毒。據統計,2010至2018年21種221隻台灣猛禽死亡樣本中,有10種136隻在肝臟中驗出殺鼠劑殘留。

其中主食為鼠類的黑翅鳶檢出率高達89.2%居冠,平均殘留濃度也最高,腐食性的黑鳶75%第二,領角鴞、鳳頭蒼鷹等也有。另外主食為蛇類的大冠鷲雖檢出率41.7%不高,但平均殘留濃度居次,顯示蛇類也成為殺鼠劑在食物鏈中傳遞的重要環節,顯然比農藥更容易在食物鏈中累積和傳遞。

洪孝宇提出4點建議,包括對野生動物高風險的農藥逐步退場、加強殺鼠劑的販售和使用限制、投入友善防鳥鼠害的研究、擴大慢性危害農藥和其他環境汙染物對鳥類健康風險的研究。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