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在電車不讓座的真正理由

日本人在電車不讓座的真正理由。(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最了解台灣的日本記者野島剛,從社會脈絡、文化層面深入剖析,提出46個令人深思的觀點,帶大家從日本思維看台灣,也由台灣視角理解日本。

在比賽中,日本人認為「美學」比「勝利」更重要;志村健的本名竟是源自德川家康;日本天皇登基晚宴為何每次都堅持用法國酒?

長期來往兩岸三地的資深媒體人野島剛帶大家從日本看台灣,從台灣理解日本,在本書中提出46個深度觀察,包括:唐鳳在日媒受寵的理由、日本按摩為何變得比台灣廉價、日本超商的24小時營業會走入歷史嗎……等。種種精闢的見解及不同角度的反思,都能讓人產生恍然大悟或會心一笑的連結與共鳴。

【精彩書摘】

我討厭人潮擁擠的電車,所以都盡量避開通勤時間搭乘。

我不是因為怕被誤認為「電車痴漢」(色狼),這種情況也不曾發生過,而是因為經常看到年輕的學生或上班族不讓座給老年人,每次心裡都覺得很不舒服,造成精神壓力越來越大。明明老年人就站在自己的跟前,可是座位上的年輕人仍自顧地滑手機,這是電車裡的日常風景。

當我目擊到這種狀況時,一股正義感上身,心裡總是會如此想道:「我如果跟這位年輕人說:『嘿,請你讓座給這個人』,即使那個時候年輕人站起來說:『好』,可是老年人一定會很客氣地說:『不用不用,我站著就好。』這樣一來,三個人僵在那裡,我的面子也完全掛不住,怪自己多此一舉。

如果是年輕人不耐煩地說:『少囉嗦,和你沒關係吧,這個人又什麼都沒講,你是多管閒事?』,這樣又變成在電車裡大小聲,真是麻煩。」

我就這樣子東想西想,心裡很糾結的時候,電車到了下一站,而老年人也下車了,年輕人還是坐在那裡,而我什麼都沒說出口,話又往肚子裡吞下去。正義之魂才要燃燒而已,就被澆熄了。

如果是我自己有座位,站起來禮讓就好了,事情很簡單。可是,要如何讓別人讓位給需要的人,真的很費神。我想這樣的煩惱,台灣人一定無法理解吧。

搭乘公共交通運輸工具時,要讓座給老年人或身心障礙者,這是非常理動說:「年輕人,起來讓座給我這個老人家。」這個地方就和台灣很不一樣。

在台北的捷運裡,除了老年人以外,很少人會去坐博愛座。即使有人坐了,老年人一上車也會主動開口:「這裡是博愛座,請讓一下。」實際上,這樣子真的很輕鬆,因為不用為該不該讓座而煩惱。如果有需要讓坐的人,我也很樂意讓出位子,事情就很簡單了。

來到日本的外國人經常會感到困惑:日本人很親切,可是為什麼在電車上就是不讓座。那個時候,他們會覺得日本人的親切是不是表面工夫,其實內心是冷酷的人,而因此感到不安。然而,這完全是誤會一場啊。這跟日本人親不親切無關,而是不喜歡惹是生非卻又在意他人眼光的日本人,在電車裡為了不要被認為是正義魔人,心裡不斷掙扎,因此遲遲開不了口,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日本,當我們思考要如何解決該不該讓座給老年人的這個問題時,希望有需要的老年人能夠自己鼓起勇氣說:「 喂,你沒看到嗎?讓個位子。」

建立起這樣的風氣,這一點可能還需要跟台灣多多學習。如果不讓年輕人覺得「老年人也是不好惹的」,他們就永遠都會坐在博愛座,一直滑手機玩遊戲吧。

二十年後,我到七十歲的時候,一定要以身作則!

《看見不一樣的日本》/時報出版

(本文摘自《看見不一樣的日本》/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野島剛

資深媒體人、作家,大東文化大學特聘教授。1968年出生,就讀日本上智大學新聞系期間,曾赴臺灣師範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交流學習。1992年畢業 後,曾任職於朝日新聞社,擔任駐新加坡、臺北特派員。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後擔任東京本社政治部記者。擅長採訪報導兩岸三地華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議題。

2016年開始成為自由媒體人,2019年就任大東文化大學特聘教授。著有《伊拉克戰爭從軍記》、《兩個故宮的離合》(聯經)、《謎樣的清明上河圖》 (聯經)、《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聯經),以及《銀幕上的新台灣:新世紀台灣電影中 的台灣新形象》(聯經)、《故宮90話》(典藏藝術家庭)、《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時報)、《原來,這才是日本》(時報)、《漂流日本:失去故鄉的台灣人》(游擊文化)、《野島剛漫遊世界食考學》(有方文化)等多部作品。目前為 《蘋果日報》、《天下雜誌》、《報導者》與《轉角國際》專欄作家。

2014年將中文漫畫《中國人的人生》譯為日文,榮獲日本文化廳藝術祭漫畫部門優秀作品獎;2016年以《台灣十年大變局》原文著作『台湾とは何か』榮獲樫山純三賞;2018年榮獲臺灣第17屆卓越新聞獎,創下史上首次外國人獲獎的紀錄。

更多精彩內容
日本的拉麵又鹹又油又膩 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覺得很好吃
日本遊學生才知道!一定要買來囤貨的美味泡麵TOP5
風起臺灣 Be Sky Taiwan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