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淪家長式心態 傳播學者:中天關台就是政治介入

「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學術研討會」16日在台大舉行,諸多知名傳播與法律學者出席,聚焦討論中天撤照案。圖左為銘傳大學新聞系系主任孔令信,右為台大新聞所所長谷玲玲。(李侑珊攝)

中天新聞台轉戰網路已超過1個月,論及關台事件,批評聲浪依舊不斷。傳播學者直言,中天關台就是政治介入,是蔡政府限制異議的開始,更批評作為主管機關的NCC淪「家長式心態」,缺乏格局與眼界,獨立性深受挑戰,無法接受政府直接以行政指導來規管商業電視台。

「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學術研討會」16日在台大舉行,諸多知名傳播與法律學者出席,聚焦討論中天撤照案。

「政治操作的痕跡非常明顯」,銘傳大學新聞系系主任孔令信回顧整起事件並指出,從總統府去年5月流出的密件,以及這次主審中天案的NCC,以及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反應,「NCC成了這個政策的執行機關,行政法院成了NCC最佳背書單位。」

孔令信認為,在中天案當中,公權力沒有與人民站在一起,反而是支持政府,甚至NCC在審照過程中,也完全沒有討論到新聞自由,只針對行政系統可管理之處有所發揮,「換照本來是攻防,卻變成政治事件,不是專業事件,公聽會NCC扮演的角色,都是自己的人在講話,完全變調。」

孔令信更提到,總統蔡英文對此案至今30多天,幾乎沒有回應,與蘇揆二人只提尊重專業,沒有提到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與面對台大校長案的態度完全一樣,「這個邏輯是有問題的!」

至於中天新聞台轉戰網路,訂閱人數已累積逾230萬,為了生存而努力衝訂閱數,主播經營方式也不同傳統,強調播報與收視的雙向互動模式,呈現的是「主播網紅化」,並且主播也致力變成「集體網紅」,播報變得活潑,但網路經營依舊是內容為王,網路上的議題需要更完整、更有趣味性、議題性與問題性,才能網友注目,另外則是網路沒有廣告收益,收入來源不只也是問題,同時還得繼續面對NCC的「追殺」。

台大新聞所所長谷玲玲提到,我國是全球唯一設有《衛星廣電法》的國家,並重批NCC,面對此案完全不談新聞自由,「主管機關把自己做小了」,強調非常反對行政指導,也對撤照標準有所質疑。

谷玲玲說,她很擔心在中天新聞台被關台之後,政府對媒體的管制將愈管愈多,但如今所有新聞台都有問題,當中最好還是由業界與協會居中協調,但公權力的強勢介入,只會讓媒體政府因此只會滿足官方需求,「大的願景都沒有了」。

前NCC委員、香港城市大學媒體與傳播學系系主任劉幼俐認為,NCC成立至今,管制政策搖擺不定,導致獨立性受到嚴重的挑戰,台灣媒體環境更是難以做到《衛星廣電法》的要求,除了不適用的舊法理應修法,媒體應仍由學界或部分團體來監督,作為自律的機制,「主管機關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嗎?」

對於NCC直接讓中天從電視頻道下架,劉幼琍批評NCC是「家長式心態」,為何能替民眾決定要看什麼新聞頻道,她認為對於新聞台的表現不佳,可以裁罰、警告,「更正了,是否可以給一個機會?難道要一槍斃命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