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祖宗家法」如何管束宦官?

宋朝的「祖宗家法」如何管束宦官?(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中國史」是「臺灣史」的重要部分!

要回答臺灣怎麼來的,不能不理解中國歷史。

以歸零、新解的思維,扭轉你過去所讀的歷史印象

一套重新理解臺灣、理解中國、理解世界的書──

由唐到宋,中間有個古怪的五代十國。那是藩鎮的更高階段,是武人治國下荒唐又裂解的特殊時期。宋朝立國的「祖宗家法」,明顯是對五代亂象矯枉過正的產物,確立了「重文輕武」、「與士共治天下」的信念,繼而誕生了空前絕後的文人文化。

唐代是外放的,宋代是內向的。由唐到宋,中國正式步入「近世」。棄儒入賈的自由民崛起,高度發達的城市生活,戲文小說等活潑創造;文人、商業、都市,成為最重要的近世元素。

【精彩書摘】

南宋紹熙五年(西元一一九四年),光宗禪位寧宗,擁立有功的趙汝愚當上宰相。趙汝愚是宋太宗趙光義的兒子趙元佐的七世孫,也就是他的七世祖具有宗室身分,算是皇族子孫,即使宗室祖先已經去世近兩百年了,他還是被參奏一本:依照祖宗家法,宗室不得為相。政敵就用這個理由鬥趙汝愚。

如此重重防範,在宋朝歷史上的確發揮了特殊作用。宋朝一路下來,一共出現九次由皇太后或太皇太后垂簾聽政的情況,或因為皇帝早逝,太子即位時還很年少,或因為皇帝患病,也有為了穩定政局的。這在所有朝代中是次數最多、比例最高的。然而對比其他朝代,宋朝並沒有因為皇太后、太皇太后聽政而引發外戚干政專權的問題。

為什麼說在朝代競爭中,宋人格外自豪「祖宗家法」?祖宗家法發揮作用防範了外戚之亂,這一點就勝過絕大部分的其他朝代。宋人的政治意念、政治論述中經常強調:自己的這個朝代沒有宮闈內亂,也沒有外戚之禍。這確實是祖宗家法發揮作用才形成的。換另一個角度看,正因為祖宗家法對宗室、外戚做了那麼嚴格的防範,才使得皇太后聽政如此普遍,不會被視為侵害皇權的嚴重威脅。

為了防堵外戚而有那麼嚴密的宮禁,連帶使得宮中與朝中的互動極度稀少,也極度困難。外面的人,就連太皇太后的弟弟都進不來;后妃不只出不去,甚至連宮中都無法隨意走動,越過界線進到下一個院子都可能被砍頭。如此,還能承擔內外傳訊功能的,就只剩下宦官了。

於是相應地,宋朝宦官人數很多,而且宦官很重要。光是在《宋史》中,就有五十六名宦官有傳。不需讀《宋史》,我們看《水滸傳》,小說裡有一個大宦官童貫,他出場的時候是帶兵的。宋朝的宦官是可以帶兵的。

再看《宋史》,留名青史的五十六名宦官中,他們身上有過的軍職頭銜平均一人超過一個。最高的是童貫曾統領軍隊打西夏和遼國。最低的位子則是「走馬承受」,雖然名稱看起來挺卑微的,但在軍中其實權力也不小。

這反映了祖宗家法用以節制宦官的另一項規定,就是宦官只能管武人,不能管文人。我們很容易以為宦官權力很大,大到甚至可以管軍隊、管武將,但其實應該倒過來看,在文武分途、重文輕武的原則下,祖宗家法限制了宦官,宦官的權力只及於武人武將,不能再向上干預文官。

祖宗家法中管宦官最徹底、最凶狠的一條,是規定宦官不得讀書識字。在重文輕武的制度中,讓宦官絕對無法取得文人的資格,不可能有文人的地位。到了南宋,有受到宦官協助而取得宰相位子的,想要改變這情況,要教內侍識幾個字,卻也仍然被其他官員動用祖宗家法擋住了。宦官可以在軍隊裡監督將領,但因為沒讀書、不識字,也就不可能真的和文官分庭抗禮。

祖宗家法還管宦官必須定額,不可以隨便增加。在現實上,宋朝的宦官是有增加的,但定額規定還是相當程度約束了皇帝的主觀任意權力。想要多用幾個宦官,皇帝必須下一道詔書,說明基於什麼理由、什麼需求。如果交代要多二十名宦官,等到這二十個位子填滿了要再增加,又必須下新的詔書。如此使得宦官人數在宋朝沒有快速且無節制地成長。宋代宦官最少的時候大約五十人,增加到最多時也不過兩百五十人,和其他朝代相比,那真的是很節制了。

還有一項特別規定,宦官的品秩是獨立的,不和文、武官雜混。宦官不會有武資,更不可能敘文資。如此一來,就杜絕了二品宦官去指使三品武官或三品文官的可能,宦官的品秩只能在自家內部比。宦官品秩再高,在朝廷官僚體系中都沒有意義。

(本文摘自《不一樣的中國史8》/遠流出版)

【作者簡介】

楊照

本名李明駿,1963年生,臺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曾為哈佛大學史學博士候選人。

擅長將繁複的概念與厚重的知識,化為淺顯易懂的故事,寫作經常旁徵博引,在學院經典與新聞掌故間左右逢源,字裡行間洋溢人文精神,並流露其文學情懷。近年來累積大量評論文字,以公共態度探討公共議題,樹立公共知識份子的形象與標竿。

曾任《明日報》總主筆、遠流出版公司編輯部製作總監、臺北藝術大學兼任講師、《新新聞》週報總編輯、總主筆、副社長等職;現為「新匯流基金會」董事長, BRAVO FM91.3電台「閱讀音樂」、臺北電台「楊照說書」節目主持人,並固定在「誠品講堂」、「敏隆講堂」、「趨勢講堂」及「藝集講堂」開設長期課程。著有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散文、文學文化評論集、現代經典細讀等著作數十冊。

更多精彩內容
如何對韓愈、柳宗元的成就進行排序?
元稹和白居易筆下的「胡旋舞」
臺灣有了臺鐵之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