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新流行 是以軍事、兵法來比擬下棋

宋朝的新流行 是以軍事、兵法來比擬下棋。(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中國史」是「臺灣史」的重要部分!

要回答臺灣怎麼來的,不能不理解中國歷史。

以歸零、新解的思維,扭轉你過去所讀的歷史印象

一套重新理解臺灣、理解中國、理解世界的書──

作為宋代文人,不可能和琴棋書畫絕緣。文人的「琴」不假設聽者,只為知音而奏;圍「棋」簡單卻高度抽象,中國遊戲遂重視大腦超過重視感官;「書」追求框架中的自由,宋人好臨帖,蘇軾卻強調以個性寫字;文人「畫」則是將現實經過減形、減色後的心象反射。

禪宗和理學是思想上的兩大異彩,彼此競爭著助人安頓身心的權威。禪宗是「破」的運動,「棒喝」教法使其風格有一種瘋狂喜劇性;理學則從儒家觀念中尋找新的存在解決,它不是文章之學,而是生命之學。

【精彩書摘】

從唐朝開始,圍棋不只是遊戲,還取得了更豐富的意義。連帶地也就開始出現圍繞著圍棋而產生的種種傳說,更增添圍棋的神祕感,以及從神祕感而來的分量。

後世流傳了一則虯髯客和李世民下棋的故事。說虯髯客原本是隋末的一位俠客,認識了晉陽縣令劉文靜。劉文靜和李世民關係密切,兩人時常關起門來討論當時的天下大勢。為了怕人家偷聽,兩人就假裝是在下棋。

有一天虯髯客去找劉文靜,央求他代為引見李世民。劉文靜就問李世民:「有一個人想跟你下棋,可以嗎?」李世民答應了。虯髯客來了,和李世民對座下棋。一開始,虯髯客就將四枚黑子放在四個角的星位上,然後說:「老鬍子我『四子占四方』。」李世民持白子,下在正中央的「天元」位子上,然後說:「小子我『一子定乾坤』。」棋局未完,虯髯客就表示拜服,打消了自己想要在隋末亂局中爭雄的念頭,甘願追隨李淵和李世民父子。

這當然不是真正的棋局,而是用棋局來做比喻,表達看法。杜甫〈秋興八首.其四〉也說: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 直北關山金鼓振,征西車馬羽書馳。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詩中一開頭就用下棋來比喻時局,形容其難以捉摸,百年之中,就像原先白子所占的地方,如今都換成黑子了。因而要表達人生難以掌握、時局難以控制,最適合用圍棋做比喻,因為圍棋的變化可能性最多,幾乎無法估算。

唐朝有王積薪,宋朝也有大棋手劉仲甫。劉仲甫是另一個棋痴,人生最大的志願就是考上「棋待詔」。到了宋朝,考試制度愈來愈完備,就連棋待詔也有正式的考試,而且就像科舉的所有項目一樣,要考棋待詔的人也大幅增加,很難考取。

宋人何薳的《春渚紀聞》中就記錄了這麼一則故事:劉仲甫想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如何,是否達到足以考上棋待詔的程度,就前往極為繁榮的大城市錢塘,每天早出晚歸,觀看當地高手對弈。幾天後,他忽然在旅館門前掛上一面牌子,囂張地寫著「江南棋客劉仲甫,奉饒天下棋先」,再將身家財產換了三百兩銀子,買了價值三百兩的銀盆酒器,表示誰有本事能下得贏「奉饒天下棋先」,誰就可以將這些東西帶走。

錢塘市裡引起了騷動,有好事者就去找來一位他們公認最會下棋的人,當地富豪更聚資準備了三百兩,表示也不占劉仲甫的便宜,要跟他對賭,輸贏三百兩。兩人開始下棋,下到五十幾手,劉仲甫已經屈居下風,下到一百手,來挑戰的這個人得意地說:「局勢已定,不用再下了。」劉仲甫卻說:「勝負未卜,勝負未卜。」又多下了二十手,劉仲甫突然舉起手來,一下子將棋局打翻了!

四周圍著那麼多人看,當然為之譁然。怎麼可以沒風度到這種地步,覺得局勢不利,沒有等到下完就搗亂棋局?輸不起耍無賴嗎?劉仲甫解釋,自己絕對不是輸不起。接著他重整棋盤,開始從到錢塘之後所觀看的第一局棋擺起,從第一手下,一路下,然後說:這局白子本來會大勝,卻在哪一著失誤了;再擺第二局,又從第一手開始,然後說:這局黑子已經有勝勢,可惜哪一子沒下好……。就這樣,他將之前所看的十幾盤棋記得清清楚楚,分析得頭頭是道,藉由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絕對不是為了要毀棋,所以翻了棋盤。

他當然有本事將剛剛的那一盤棋原原本本地擺回來。然後他說:「你們都以為我輸了,但我知道我能贏,你們有人能想得出我可以贏的下法嗎?」這變成考試了。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給意見,等有意見的人都說完了,他竟將棋子下在沒有任何人想到的位置,接著更清楚預言,二十手之後是關鍵。

於是兩人繼續下棋。果然下到二十多手後,棋局逆轉,終局劉仲甫勝十三目。哇,這真的很傳奇!兩個人下了一百二十手左右停下來,再下到一百五十手左右,竟然還有一方能大勝十三目,以我有限的棋力,怎麼想都想不透如何有可能。

劉仲甫留下了一本書,也叫做《棋訣》,而且書中有一個開創性的寫法。他將書分成四章,分別是〈布置〉、〈侵凌〉、〈用戰〉和〈取捨〉。標題就顯示得很明白,他用的都是軍事上的術語。宋朝的新流行,是以軍事、兵法來比擬、討論、理解下棋。

(本文摘自《不一樣的中國史8》/遠流出版)

【作者簡介】

楊照

本名李明駿,1963年生,臺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曾為哈佛大學史學博士候選人。

擅長將繁複的概念與厚重的知識,化為淺顯易懂的故事,寫作經常旁徵博引,在學院經典與新聞掌故間左右逢源,字裡行間洋溢人文精神,並流露其文學情懷。近年來累積大量評論文字,以公共態度探討公共議題,樹立公共知識份子的形象與標竿。

曾任《明日報》總主筆、遠流出版公司編輯部製作總監、臺北藝術大學兼任講師、《新新聞》週報總編輯、總主筆、副社長等職;現為「新匯流基金會」董事長, BRAVO FM91.3電台「閱讀音樂」、臺北電台「楊照說書」節目主持人,並固定在「誠品講堂」、「敏隆講堂」、「趨勢講堂」及「藝集講堂」開設長期課程。著有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散文、文學文化評論集、現代經典細讀等著作數十冊。

更多精彩內容
宋朝的「祖宗家法」如何管束宦官?
如何對韓愈、柳宗元的成就進行排序?
元稹和白居易筆下的「胡旋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