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舞評家戴安娜驟逝 林懷民不捨向老友致敬

長年書寫舞蹈報導與評論,美籍在台舞評家戴安娜.貝肯(Diane Baker)日前在家中驟逝。(張曉雄提供)

 長年書寫舞蹈報導與評論,美籍在台舞評家戴安娜.貝肯(Diane Baker)日前在家中驟逝,消息傳開來,文化界人士紛紛不捨,發文悼念。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表示,「戴安娜可說是台灣認真的傑出舞評家。驟然往生,我非常難過!」

 北藝大舞蹈系主任張曉雄也表示非常不捨,「戴安娜對於台灣舞蹈界非常關心,她經常出席各種演出,特別是學生的表演,給予支持和鼓勵。」

 林懷民表示,原籍美國維吉尼亞州的戴安娜從年輕時就是舞迷,「華府甘迺迪中心的大小演出是她的啟蒙,學生時代,她會早上五六點去霸住售票口,搶便宜的票。長居台灣的理由是因為島嶼的劇場,尤其舞蹈,活力迸發。」林懷民表示,「在紙本媒體幾乎完全放棄舞評的台灣,ㄧ位美國記者竟然成為台灣最活躍,發表率最高的舞評家。」

 由於戴安娜的正職是報社編輯,林懷民表示,舞評是她爭取來的「愛的磨難」,「Diane幾乎每週都去看舞,有時一週趕三場。近年來身體不好,柱著枴杖,艱難搬動壯碩身驅的Diane仍是舞蹈演出觀眾席中不變的身影,在大劇院和小劇場,在台北、台中、高雄、嘉義,她可以為年輕團隊的表演南北奔波。」

 

 回憶老友柱著拐杖,在劇院掙扎著上下階梯的身影,林懷民說,「她總笑著說,看舞是最有效的靈藥。我會懷念觀眾席裡那龐大的身影。我會搜尋那接替她,填滿她遺下的空位的聲音。」

林懷民全文如下:

Diane,裹好,別著涼!

她是台灣最認真的傑出舞評家。驟然往生,我非常難過!

原籍維吉尼亞州的Diane Baker從年輕時就是舞迷。華府甘迺迪中心的大小演出是她的啟蒙。學生時代,她會早上五六點去霸住售票口,搶便宜的票。長居台灣的理由是因為島嶼的劇場,尤其舞蹈,活力迸發。

她的正職是Taipei Times的編輯,舞評是她自己爭取來的「愛的磨難」。Diane幾乎每週都去看舞,有時ㄧ週趕三場。近年來身體不好,柱著枴杖,艱難搬動壯碩身驅的Diane仍是舞蹈演出觀眾席中不變的身影,在大劇院和小劇場,在台北、台中、高雄、嘉義… 她可以為年輕團隊的表演南北奔波。

在紙本媒體幾乎完全放棄舞評的台灣,ㄧ位美國記者竟然成為台灣最活躍,發表率最高的舞評家。

她的評論接地氣,是給大眾看的文章,不掉書袋,人人讀得懂,用力鼓吹Taipei Times讀者進劇院支持舞蹈。她語氣溫和,好惡清楚,但對年輕人總是鼓勵多於責難,最多委婉表達遺撼,期待下一個好作品。

即使不完全讀得懂,Diane Baker的英文舞評成為年輕編舞家翻字典的「必讀」,因為那極可能是唯一的舞評!許多舞團對歐美劇場的自我介紹,Diane的英文舞評,也成為最重要的引句。

看她在劇院掙扎著上下階梯,不免勸她多休息。她總笑著說,看舞是最有效的靈藥。

我會懷念觀眾席裡那龐大的身影。我會搜尋那接替她,填滿她遺下的空位的聲音。

很少人知道,Diane Baker早已融入台灣人的日常生活。很長ㄧ段時間,兩廳院開演前的英文告知是她的錄音。每一天,Diane字正腔圓,溫暖平和的聲音總是陪伴指引高鐵、北捷的乘客,全年無休。

舞終人散,離開劇院,或午夜時分,步出捷運時,我說,Good Night,  Diane!

然而,故鄉白雪皓皓,幾近零度… Diane,裹好,別著涼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