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長呂傳勝律師病逝後 呂秀蓮曝他影響美麗島大審秘辛

前副總統呂秀蓮。(本報資料照/陳信翰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的兄長呂傳勝1月17日病逝,呂秀蓮26日在臉書上發文回顧過去相處的點滴,並表示哀悼之情。追念兄長之餘,呂秀蓮更揭露一件外人鮮少知悉,但確實影響美麗島軍法大審,甚至台灣民主發展的秘密。

呂秀蓮26日在臉書上表示,2021年1月17日晚間,我接到唯一的兄長呂傳勝律師病逝的噩耗,他享壽84歲,「他是此生影響我最深的哥哥,天人永隔的澈痛使我淚潸潸」,並在臉書貼文中,細數兩人相處和成長的點滴。

呂秀蓮更在臉書上透露了一件美麗島事件時不為人知的祕辛,她指出,美麗島事件於1979年12月10日晚上在高雄市爆發,而她是當晚最主要的演講者,並在12月13日清晨第一個被逮捕入獄,看到當天的新聞後,呂秀蓮的母親昏倒並跌斷右腿,哥哥呂傳勝也瞬間得到胃潰瘍,且多年未痊癒。

呂秀蓮回憶,在專案小組日以繼夜的疲勞偵訊之下,她被迫簽下許多認罪的證詞,在1980年2月27日上午第一次見到大姐和哥哥,兄姊十分關心她的情況,還旁敲側擊地詢問有無遭到刑求,呂傳勝還對她說,「妳是學法律的,自白必須出於自由意願才合法,妳好好想想,這幾個月來有受到什麼冤屈的話,明天法庭上通通講出來。」

不過,當下呂秀蓮卻對家人的說法感到半信半疑,但回到押房後,她閉起眼睛,慢慢地理出頭緒,相信他們一定有盤算,不可能害自己。回想起偵訊過程種種,呂秀蓮認為,只能用「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移花接木式」,及「欺騙威嚇式」來形容偵訊取供的方式,而她也決定在法庭上為自己的清白而戰。

呂秀蓮發現,其他被告不見得認識他們的律師,至少沒有人像我這樣,律師是我的哥哥和嫂嫂的哥哥,我完全信任。其他被告彼此之間缺乏互信,甚至懷疑律師是國民黨請來的,哪敢相信?果然,隔天開庭,前面幾位被告都誠惶誠恐,承認偵訊期間受到很好的照顧,自白都出於自願,「我心想完了,我如何唱獨腳戲翻供?」幸好這時候呂傳勝起身發言,要求讓呂秀蓮上庭,而審判長也只好讓呂秀蓮發言。

這時,呂秀蓮忽然悲從中來,痛哭失聲道,「我沒有被刑求,但有刑求以外不正的方法,他們用比刑求更高明的方法」,而她的另一位辯護人鄭冠禮律師立即接口,「請審判長問被告,什麼比刑求更高明?」而審判長只好讓她述說偵訊過程,而她則委婉說出「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法庭上立即一片譁然,旁聽席上的記者們都豎耳傾聽。我斷斷續續說完話,法庭氣氛為之逆轉,其他被告的律師也爭相要求問明每個被告的偵訊過程有無違法。

呂秀蓮指出,由於她的律師跟自己特有的關係,使她配合辯護策略而巧妙翻供,終於帶動案情大翻轉,第二天各報都有完整報導,而原本封閉的戒嚴體制也因十天軍法大審中,審判長與被告和律師的精彩舌戰被充分報導,而受到空前的衝激,台灣民眾的政治意識因軍法大審而被啟蒙開來,她更回憶起當時呂傳勝的一句話,「審判官們!今天你們在法庭上審判八名被告,別忘了,全國同胞在外面審判你們。而明天,歷史會審判你我大家」。

呂秀蓮審不住直言,後來歷史果真審判美麗島,在軍法大審20年後,當時最年輕的辯護律師陳水扁居然和被判「暴力叛亂」罪的呂秀蓮搭檔,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讓一黨專政50年的國民黨下台,實踐政黨輪替的民主憲政。不過,如果當時沒有哥哥和她之間的兄妹情誼,在法庭上無人敢翻供,審判的結果必然更悲慘,台灣的民主化或許遙遙無期。

最後,呂秀蓮也說,「我的哥哥呂傳勝一生光明磊落,走正道,行公義,不忮不求。從小到大,他呵護我,引導我,更影響我的今生今世。兄妹一場,願您上天堂,護佑家人和台灣!」

手足情深憶難忘 2021.01.25 2021年1月17日晚間,我接到唯一的兄長呂傳勝律師病逝的噩耗,他享壽84歲。他是此生影響我最深的哥哥,天人永隔的澈痛使我淚潸潸。 兒時童趣 …

呂秀蓮發佈於 2021年1月26日 星期二

更多精彩內容
部桃感染不會衝擊蔡政府民調? 名醫曝一大咖將從中得利
牛年國運籤出爐 桃園議員解籤呼籲蔡總統:瘋狂的事少做一點
象棋占卜曝5大咖牛年運勢 謝龍介鐵口直斷蔡總統未來打算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