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要治 更要防

病要治,更要防。(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唐朝人搶著當和尚?

‧唐朝人不吃豬肉?

‧唐朝男人迎娶闖關會有生命危險?

‧唐朝女人不需要上醫美診所?

‧唐朝已經有大賣場?

‧唐朝很多違章建築?

‧唐朝就有離婚協議書?

‧唐朝人隨口就來句唐詩?

大唐風俗文化全紀錄!

唐朝是中國歷史輝煌的王朝之一,無論是政治制度、經濟水準、軍事力量、人口數量,還是國土疆域、國際影響力,都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強大國家。首都長安成為世界的中心,群賢畢至,萬國來朝;各色人種、文化,各種風俗、習慣,各種知識、觀念交流碰撞,形成唐朝社會獨一無二的生活圖景。

【精彩書摘】

介紹對唐朝百姓生命健康造成重大威脅的一些疾病時,提到最多的就是傳染病。

不僅是唐朝的老百姓,其實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提到傳染病,誰聽了都害怕。前兩天約一個朋友喝茶,她來的時候竟然帶著十歲的小女兒。那天是週二,正是孩子上課的時間,我很納悶怎麼把女兒帶出來了。她擔憂地說:「學校有人中了流感,怕孩子被傳染了。」

你看,一個小小的流感,我的朋友就擔心成這樣,更何況那些有可能要人命的傳染病。不知道你對SARS和新冠肺炎是否餘悸猶存?疫情之下,好多人連班都不上了,整天手裡拎著酒精,走哪噴哪,好像所有東西都帶著病菌一樣。這也難怪,疫情猛於虎,可能會要人命。

那些躲都躲不掉的「疫」

其實說起來,傳染病一直都是歷朝歷代政府心裡的陰影,大唐也不例外。千萬不要以為一場疫情造成的結果,不過是丟失一些生命這麼簡單(當然,這本身已經不是小事)。如果疫情無法控制,小則直接危害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大則社會的安定和經濟的發展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不用看唐朝,SARS和新冠肺炎就是典型的例子。除了賣口罩和酒精以外,很多商家都關門不做生意,街道上冷冷清清。每天人心惶惶,誰還有心思進行經濟建設啊!

好在我活了幾十年,就遇到這兩次。不過如果時間往回倒推一千多年,唐朝的疫情可是時不時就會鬧一次。翻開《新唐書》和《舊唐書》,隨便摘錄幾段,就能看出來大唐疫情發生的頻率:

貞觀十年(西元六三六年)關內河東大疫;貞觀十五年(西元六四一年)三月澤州疫;

貞觀十六年(西元六四二年)夏谷涇徐戴虢五州疫; 貞觀十七年(西元六四三年)夏,潭、濠、廬三州疫;

貞觀十八年(西元六四四年)廬、濠、巴、善、郴五州疫;

貞觀二十二年(西元六四八年)卿州大疫;永徽六年(西元六五五年)三月楚州大疫;

永淳元年(西元六八二年)六月關中初雨,麥苗澇損,後旱,京兆、岐、隴螟蝗食苗並盡,加以民多疫癘,死者枕籍於路,詔所在官司埋瘞;

垂拱三年(西元六八七年)是春,自京師至山東疫疾,民死者眾;

景龍元年(西元七〇七年)夏,自京師至山東、河北疫死者千數;

寶應元年(西元七六二年)江東大疫,死者過半;

廣德元年(西元七六三年)是歲,江東大疫,死者過半;

貞元五年(西元七八九年)是夏,淮南、浙東、浙西、福建等道旱,井泉多涸,人渴乏,疫死者眾。

看這個記載,疫情發生的頻率非常高,幾乎每過幾年就會有一次,要嘛「死者眾」,要嘛「死者千數」,聽起來實在非常嚇人。再看看每次疫情發生的區域,幾乎都會遍及好幾個州府。可以想像,當時的老百姓真的是受夠了疫情之苦。

為什麼這些疫情會頻繁發生呢?和當時的自然條件與社會狀況直接相關。

有句話說:「大災之後必有大疫。」古代的人們對自然災害的預防與控制能力比較薄弱,所以自然災害很多,例如蟲災、水災、旱災後,自然環境受到破壞,病菌馬上見縫插針地開始禍害起來。

戰爭也是造成疫情的一大重要原因。古代打仗經常都是長途跋涉,往往從南方行軍到北方,或者由北方行軍到南方,氣候變化常常讓部隊裡的士兵身體不適,也就是水土不服,容易滋生病菌,導致疫情發生。

當然除了這些,當時人們的衛生習慣、飲食習慣與居住環境也是造成疫情大面積氾濫的原因。那麼面對疫情,政府會採取哪些措施來預防和控制呢?

那些來自朝廷的關懷

疫情這麼嚴重,過幾年就來一次,看著老百姓受苦,誰最著急呢?皇帝,他的心裡其實比誰都著急。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個把老百姓健康時時刻刻掛在心上的好皇帝,他知道民間疫情嚴重,於是親自設計配方「廣濟方」,專門應對疫情防控的方子。他把這個方子下發到全國各地,讓老百姓按這個方子防疫。

可是方子發下去後,唐玄宗還覺得不放心,萬一有人看不到,或者看到後又忘了怎麼辦?於是他又下了一道詔書:

朕頃者所撰《廣濟方》,救人疾患,頒行已久,計傳習亦多,猶慮單貧之家,未能繕寫。閭閣之內,或有不知。倘醫療之時,因致橫夭,性命之際,寧忘惻隱。宜命郡縣長官,就《廣濟方》中逐要者,於大板上件錄,當村坊要路榜示。仍委採訪使勾當,無令脫錯。

意思是說,為了能讓更多人看到廣濟方和記住它,無論是鄉間還是城市,各地的官員要把這個方子刻在路旁的木板上,以便時時刻刻提醒老百姓防疫。

你看,還真的是為老百姓操碎了心的好皇帝。

像唐玄宗這樣關心疫情的好皇帝不只一個,文宗皇帝也非常重視傳染病的防控工作,特別是疫情嚴重地區老百姓的生活,送醫送藥,下詔書減免戶稅,並下詔要求地方官員妥善處理無人收管的屍體,防止再次傳染。

除了這些細微的關懷以外,想要更好地預防疫情發生,其實更有效的辦法,還是對醫學常識的普及和教育。這一點,大唐皇帝也想到了,再來看一條唐玄宗的詔書:

開元十一年七月,諸州置醫學博士敕。敕,神農辨草,以療人疾,岐伯品藥,以輔人命,朕全覽古方,永念黎庶,或營衛內癕,或寒暑外攻。因而不救,良可難息。自今遠路僻州,醫術全無,下人疾苦,將何侍賴?宜令天下諸州,各置職事醫學博士一員。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老百姓的健康問題實在讓皇帝感到非常擔憂,於是便在各州設立醫學博士一名,藉此促進該地區的醫療衛生工作。

前面提過醫學博士,他帶著一個助手和一、二十名醫學生,組成當時官辦的地方醫療機構,承擔各地區的醫療教育工作,當然,同時也承擔著傳染疾病的防控工作。

講到這裡,忽然想起智嚴和尚。他當時住在癘人坊,其實就是隔離痲瘋病人的醫院。這是大唐政府對傳染病防控的一種手段─將傳染病人隔離治療。不用說,這當然對預防病情的蔓延與擴散,有著積極的作用。

而從《高僧傳》的另一則故事,還能看到這種隔離醫院的入住方式和供給:

收養癘疾,男女別坊,四時供承,務令周給。

意思是說,被隔離在這些醫院的傳染病人,男女要分開入住,病坊會按時提供飲食和藥物給他們。

傳染病要治,更要防患於未然

有句話說:「禍從口出,病從口入。」這個道理其實在唐朝時就意識到了。關於疫情,他們早就想到,除了醫藥的防控外,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也至關重要。唐初一位叫巢元方的醫學家寫過一本醫書《諸病源候論》,當中就提出飲食衛生的概念,指出人們食用正常的肉類食品不會有問題,但一定不要吃那些患傳染病死亡或吃了毒草死亡的動物,否則也會感染病毒,導致死亡。另外孫思邈的《千金要方》還提到關於水淨化處理的問題,這個辦法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將配好的藥材沉入井中,藉此發揮改善水質、防控疾病的作用。他說:

一人飲,一家無疫;一家飲,一里無疫。飲藥酒得,三朝還滓置井中,能仍歲飲,可世無病。當家內外有井,皆悉著藥,辟溫氣也。

這是這位醫學家從醫學角度提出的水治理措施,同時,孫思邈還提出了居住環境和人類健康的關係。他說:

必在人野相近,心遠地偏,背山臨水,氣候高爽,土地良沃,泉水清美,如此得十畝平坦處便可構居。

其實就是指居住環境對人身體健康的影響,背山臨水,氣候高爽,不正是現代人嚮往的田園生活嗎?人少,汙染小,空氣又好,病菌自然就少,當然有利於健康。

但總有一些人不可能離開城市去鄉村生活,而且城市要發展,也不可能把人口全都遷居到鄉村,所以城市的環境衛生就不能忽視了。特別是城市的排汙工作,一定要做好,否則病菌就有可能從中滋生,影響人們的健康。

所以唐朝時期,率先有一條法律規定,在城市裡一定要注意環境衛生,誰家亂倒垃圾、亂排汙,就要挨板子。不信可以翻翻《唐律疏議》,裡面有一條規定:

其穿垣出穢汙者,杖六十;出水者,勿論。主司不禁,與同罪。

看到沒有,亂丟垃圾真的要挨板子。

好吧!就算垃圾可以自行處理,生活中的汙水應該排放到哪呢?別煩惱,大唐的地下排汙工程其實已經相當到位,完全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雖然我們現在已經不可能看到當時的整體情況,但從西安的一些唐朝遺址上還能看出當時的狀況:西安市東門外中興路一帶,曾出土唐代的排放生活汙水與雨水的地下水道;大唐西市遺址也有完整的地下排汙管道。這些或許可以說明,唐朝的地下排汙設施已經相當完備了。

(本文摘自《時尚大唐》/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王一凡

地地道道的關中女子,喜歡用自己的文字書寫關中的歷史故事與傳奇。

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穿過塵霧》,2018年出版長篇小說《離離原上草》。

現為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

更多精彩內容
希臘大力士華麗變身
玉皇大帝為何封孫行者為「弼馬溫」?
宋朝的新流行 是以軍事、兵法來比擬下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