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不是你想買就能買─大唐限房令

房子不是你想買就能買─大唐限房令。(示意圖/shutterstock)

‧唐朝人搶著當和尚?

‧唐朝人不吃豬肉?

‧唐朝男人迎娶闖關會有生命危險?

‧唐朝女人不需要上醫美診所?

‧唐朝已經有大賣場?

‧唐朝很多違章建築?

‧唐朝就有離婚協議書?

‧唐朝人隨口就來句唐詩?

大唐風俗文化全紀錄!

唐朝是中國歷史輝煌的王朝之一,無論是政治制度、經濟水準、軍事力量、人口數量,還是國土疆域、國際影響力,都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強大國家。首都長安成為世界的中心,群賢畢至,萬國來朝;各色人種、文化,各種風俗、習慣,各種知識、觀念交流碰撞,形成唐朝社會獨一無二的生活圖景。

本書從飲食、裝扮、婚戀、居住、宗教、文化教育、醫療衛生、出行購物等各方面,重現唐朝宮廷與百姓的實際生活狀態,展現出一幅唐朝人日常生活的立體場景圖。

讀完這本書,你可說是半個唐朝人了!

【精彩書摘】

前面說了那麼多,其實就是大白天作了一個夢,和那幾年演的那些穿越劇一樣。好端端的,現代人真的能穿越回唐朝嗎?還想跑到唐朝的長安城買房子?這種事除了出現在電視劇,也只會發生在夢裡了。

可是你以為對一個像我這樣靠稿費過日子的人來說,在今天的西安城買間房子難道就不是夢嗎?我媽就說從現在起早貪黑地奮鬥一年,還買不起我家洗手間大小的面積。有什麼辦法呢?房價高得離譜。即便如此,還不是你想買就能買。前兩年我姊住的地方要蓋房子,必須開立證明夫妻名下沒有房,才能買房。

原以為這好像計畫經濟時代,買糧、買油都要憑票證一樣,是歷史走到今天這個新時代裡的新產物,結果有一天,突然翻開歷史資料,我真是嚇了一大跳,唐朝人連限房令都走在我們前面,他們實在潮得太離譜了。

一千年前的投資客

前面說過土地所有權,唐朝實行均田制,按「良口三人以下給一畝,三口加一畝;賤口五人給一畝,五口加一畝」的原則授予。意思是一個三口之家至少可以擁有一畝(約六百多平方公尺)土地,當然這是指普通老百姓。貴族呢?另有規定:「若京城及州、縣郭下園宅,不在此例。」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對一個小老百姓來說,國家對你擁有的土地嚴格限制,但那些住在長安、洛陽、揚州、成都等城市中的貴族們,他們不在這些規定的

範圍裡。

當年白居易的宅院「地方十七畝,屋室三之一」,一畝如果以六六七平方公尺計算,白居易的住房占地總面積為一萬多平方公尺,這讓我們蝸居在小鴿子籠裡的打工族情何以堪呀!

不過這都不算厲害。

那位在安史之亂中立下大功的郭子儀家,「在親仁里,居其里四分之一」。親仁坊就是前面介紹過一百零八個坊中的一個,規模只是中等水準,有歷史學家專門考證過,坊的東西長一〇二〇~一一二五公尺,南北寬五〇〇~五九〇公尺。取平均數計算,親仁坊面積至少約六十萬平方公尺。郭子儀的家占了這個坊的四分之一,將近十五萬平方公尺。這樣的住宅面積,你問我到底有多大,我也說不出來,但史書上說,郭子儀的眾多宅院中有一條長長的巷子,傭人們每天在這條巷子來來往往,彼此見面都不知道對方住在什麼地方。用這個例子來說明郭子儀家的住房面積到底有多大,夠生動具體了吧?

當然現在說的都是唐朝的一些王公大臣,在唐朝擁有住房面積最多的其實還不是他們,皇宮裡的公主們才是大唐真正的大地主,比投資客還要厲害好幾倍。太平、安樂、長寧……這些公主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一個比誰的衣服穿得漂亮,誰的首飾貴,誰住的房子大。這種風氣由大唐李氏的公主們逐漸蔓延到家中的媳婦們,就連宮裡的嬪妃也紛紛效仿,一時奢靡之風盛行。她們買房圈地,只要是她們看上的,想方設法也要占到手。楊玉環的姊姊虢國夫人就是個例子,她看上了一家人的房子,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就要了過來,還美其名說是「買」,其實和強占沒什麼區別。

事情鬧到這一步,大唐皇帝坐不住了,眼看大臣一個個屋舍極其奢華,身邊的女人也個個占房買地,再不想辦法制止這股奢侈之風,搞不好就把大唐江山揮霍完了。好,就從房地產開始著手吧!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其實對房地產業的整治工作從唐朝初年就已經開始,只不過似乎歷來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即使三令五申,唐朝人的樓房還是愈蓋愈高,地還是愈圈愈大,讓皇帝非常頭疼。

唐初的房屋限購令說:「士庶公私第宅,皆不得造樓閣臨視人家。」意思非常清楚,蓋小平房住著就行了。但自從大唐開國,那些王公貴族的家,蓋得一家比一家高。前面那幾位都不說了,都是京官,四川有個叫李晦的地方官,職務大約相當於現在的副市長,不僅替自己家蓋了小樓,還在小樓旁蓋了一座四合院,冠冕堂皇地經營起酒店生意。

既然無論京官還是地方官都能無視朝廷的禁令,普通老百姓自然也跟著效仿起來。當然,這些普通百姓指的只是頭上沒有官帽,但腰包裡卻有錢的人。不然蓋一座樓不是在開玩笑,那是要花錢的。韋應物有一首詩說:「豪家沽酒長安陌,一旦起樓高百尺。」看到沒有,高百尺的樓,一定要是富豪才蓋得起。而白居易的鄰居也非等閒人士,「東鄰起樓高百尺,璿題照日光相射」。這些都是老百姓的房子,雖然詩人筆下的百尺高樓可能運用了誇飾的手法,但一定也相當高了,我相信無論哪個詩人都不會把杜工部筆下的茅屋,寫成百尺高樓的樣子。

當時社會富足,國家有錢,百姓的日子也好過,他們這樣炫富,皇帝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們喜歡蓋就蓋吧!

安史之亂是唐朝社會經濟的一個轉捩點,從此,一個盛世開始逐漸走向衰落,曾經的富貴繁榮終成過眼雲煙。儘管一度出現短暫的中興,但也不過是曇花一現。

唐代宗李豫,安史之亂後的第二位皇帝。

他在安史之亂結束不久便登上皇位,眼看國家遭受那麼大的創傷,代宗痛定思痛,一定要緊衣縮食過日子,重整祖宗家業。西元七八〇年,代宗下了一道令:「諸坊市邸店,樓屋皆不得起,凡樓閣臨視人家,限百日內毀拆。」意思是說市民和商人都不許蓋樓房,已經建成的樓房,只要站在上面可以俯視其他住戶房頂,都必須在百日之內拆除。唐代宗的這個政策非常嚴厲,也是下決心要在全國吹起一股節儉過日子的風氣。不但要求市民與商人不許蓋樓加舍,就連政府官員蓋樓也在限制之內,誰敢蓋樓加舍,誰就挨板子,絕無二話。

這一政令下達後多少產生了些作用,但時間一長,又不被當一回事了。所以六十年後,又有一位皇帝把限房令拿出來重申一遍,他就是唐文宗。

唐文宗的這道禁令是:「士庶公私宅邸,皆不得造樓閣臨視人家。於令有違者,仗一百。」幾乎是把代宗的話重複一遍。估計這時造房子的風氣又有些剎不住了,文宗翻了案宗,想起這一條,趕緊下道旨,重申一下大唐天子對房產業的規定。

其實縱觀唐朝歷史,朝廷對房屋的限制政策其實還有很多,比如對各級官員蓋房子的規格,前面都提過,但好像一直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只要有錢、有權,能蓋房子的就抓緊時間蓋房子,能買地的就想辦法買地,唯獨對老百姓就是一板一眼。尤其是「求田問舍,先問親鄰」的政策,就是說買房也好,買地也好,不光是要徵得原業主同意,還要徵得四鄰族人的同意。如果鄰居不同意,就是拿著錢也未必能夠買到房。當然這個政策可能在社會安定上產生了一定的作用,但對大多數無權無勢的百姓來說,想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可能就難上加難了。

(本文摘自《時尚大唐》/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王一凡

地地道道的關中女子,喜歡用自己的文字書寫關中的歷史故事與傳奇。

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穿過塵霧》,2018年出版長篇小說《離離原上草》。

現為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

更多精彩內容
坦然面對不適坦然面對不適
病要治,更要防
什麼才是愛?

相關文章

分享